下拉阅读上一章

坦白,另一个骗局

  杨舒烈哄了好半天,焦妍妍才停止了眼泪。杨舒烈有帮她擦了擦眼泪。

  燕钰看着心里难受。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惹她哭了,所以愧疚了?毕竟她还是孩子,还没成年呢。燕钰心里这么想着舒服多了。

  “那,你跟我说说,那个人什么情况吧!要不我没法帮你。”

  “他是延安王,是本朝的第一个异性王,太后的兄弟,皇后的父亲。他的嫡子是禁卫统领。朝中有一种的党羽。皇上动不了他,因为他手上有兵权,一旦动他,怕引起内乱?”

  “那他死后,王位给谁?”

  “自然是收回,连皇上的亲兄弟,到了下一代,也是要降位份的,这是祖宗规定的。”燕钰说。

  “那他儿子多吗?有本事的,还是都是草包?”

  “延安王一共有16子,8女。”

  “那既然如此,你寻个由头,太后生辰或者皇后生辰啊,又或者延安王生辰啊,让皇上赏他个恩典。世袭罔替。”

  “世袭罔替?什么意思?”

  “让他儿子继承呗。”

  “什么?”燕钰站起来,“我是要他消失,你还让他儿子继承?”

  “你跟那个有钱王爷都同母的吧,怎么都这么笨啊。”焦妍妍嫌弃的看了下燕钰。

  “蓝儿。你又开始胡说了,爷,你别建议,蓝儿不是有心的。”杨舒烈忙解释。

  “大哥,我没说错,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都不懂。不是笨,是什么啊,单纯吗?”焦妍妍拽的杨舒烈说。

  “蓝儿,你知道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很难让人一下子懂的。”

  “大哥,你也不懂吗?这不是最容易明白的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很好懂的东西。可我知道,你懂的东西太多,所以说的话很难让人懂。”

  焦妍妍想了想。好想有可能,他们好像连常识都不知道,“大哥,你别生气。我以后改还不成吗?我马上解释我刚刚的话。

  我说的这种方法叫借刀杀人。再者,一个大的家族,从外面杀进去,时一时半会杀不进去,那就让他们内部杀起来,外面的人只在往里加火就好了。”

  “如何让内部杀起来?又如何加火。”燕钰问

  “给他们一块饼,叫延安王的饼。这你应该最清楚啊。自古皇位之争都是最激烈的,在延安王府也一样,延安王的儿子这么多。一旦世袭,那边轻轻松松的坐到了高位。一步登天的事情谁不想。如果他那么多儿子,只有一个出息的,那便让皇上扶持一个或者两个,这个数,得皇上定,不能让人生疑,让那些扶持上去的与那个出息的内斗。一旦斗起来了,那些家族里不法的事一件会接一件的出来。皇上只要捡证据就行了。他们说不定还对皇上感恩戴德呢!等内耗差不过了,一锅把他们端了,不就好了嘛。”

  “的确是兵不血刃的好办法。”燕钰看着焦妍妍,觉得她像极了宝库,里面好多好多的宝物。天下怎会有如此的女人,如此毒的计谋,她说的堂堂荡荡。说了平平常常。她经常经历这些吗?不像啊,刚一个误会哭成那样。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这个问题我回答完了。”叫妍妍说。

  “你对如何为帝?怎么看?”燕钰不想这么快离开,随便找了个话题,

  “这个不能说,大哥说不能说。”焦妍妍看着杨舒烈。

  “你不用看你大哥,我让你说的,我自然不会告诉别人,你大哥更不会,难道你会说。说的好,我给你加。”

  “真的,你可别骗我,一定要加哦。”焦妍妍提到钱,她立马就精神充沛了。

  “皇上我没见过他,我就不说他什么了?我说什么对目前的燕北的看法吧。听大哥说,他的兵还多没兵器。听有钱王爷说男丁很少,都没法干农活了。

  所以我觉得可以让部分士兵在军营附近重粮。所重得的粮食,可以减免等额的家中赋税。这样一能解决部分无战事时的军粮的补给问题。

  然后广泛的传播农物技巧,包括农具的试用,再让御医们研制抗虫之类对粮食有好处的药物。增加农户的粮食收入。

  这是粮食问题。军事上研发新的攻击武器。比如投石器之类的,加固城门,城楼,给士兵门配上盔甲。有条件的话配上战马。而将领门学习兵法,阵法。学些都能降低自身的损失。”

  “兵法?阵法?投石器?你都知道?”燕钰听着,却不敢打断,怕他又嫌弃自己。

  “兵法。我知道一些,但我不会用,我只能具列子给你们听。阵法我知道几个,但不会用,投石器,是攻打远距离的,还有弓箭,我知道原理,用途,其他的都要靠你们自己摸索。”

  “你是不是知道的很多方法。但都不会用?”燕钰问,因为她说的话。产生了这个疑问。

  焦妍妍点点头。因为她最近表现的太多,必定引人怀疑,她需要靠山。而她选的边上燕北的皇帝。这几天一直是各种问题,所以她确定一件事。那就是皇上需要她,需要她强兵,富国。所以她才愿意说。

  “那你是谁?从哪知道的?”燕钰问。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山谷里,我在哪里呆了很久,那里有好几个人。这些东西都是他们说给我听的,当故事说的。我有兴趣的我就认真听,没兴趣的,就随便听听,所以有很多都知道,却不精通。我在那里学的字,可跟这里的字不同,所以不认识。后来我跟师父们说想找家人,师父们说我出来,就再也不能回去了,后来给我吃了药,等我再醒来就到燕京附近了,师父们也不见了。”她这么说,总不会再起疑了吧,这套说辞她想了很久,自己知道的太杂,都认几个师父吧。

  “那你师父们,怎么叫那个地方?”燕钰想,果然有好几个师父。

  “水帘洞天。”

  “你可以画出来吗?”燕钰问。

  “可以,那里住了很久,熟的很。”

  燕钰让人哪来纸笔。

  焦妍妍没有丝毫犹豫,一气呵成,画完山水画,这画她在脑中想了,千百遍。还在山水画里的一块石头上写上水帘洞天四个字。

  开玩笑,焦妍妍把瀑布后面结构图都想好了,绝对万无一失。

  “那你记得师父们的样子吗?”

  “记得。”

  “能画吗?”

  “能。”

  然后又开始画了人物,不过全身三国人物。哈哈,因为三国人物好记。每个人的特征明显,一眼就知道是谁。以后谁再试探都没用。然后递给他。

  “他们都擅长什么?”

  “刘备师父懂政治,关羽师父擅长兵器,张飞师父擅长武艺,诸葛亮师父最厉害,擅长的东西很多,几乎什么都知道兵法,阵法,会行商,更会算天命。还很准的。小乔师姐会琴棋诗画,会跳舞。人也美。其他人师父们不让我见,说族里的规矩,外人不得到处走动,要待满30年才算族里的人……”焦妍妍还说了他们之间的一些生活故事。编的是有头有尾,丰富多彩。

  “好,我知道了,我先走了”。燕钰说。“你们不用说,你们聊。”

  

坦白,另一个骗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