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的?像假的吗

  待燕钰走远了,杨舒烈走到焦妍妍身边。看着焦妍妍用只有两个人的能听到的声音说,

  “是真的吗?”

  焦妍妍看着杨舒烈,反问。“像假的吗?”

  “不像”

  焦妍妍伸出手环住杨舒烈的脖子,哈哈大笑。而杨舒烈很自然的双手搭在她的腰间,也笑。

  “为何?选今天?”

  “时机正好!”

  “什么时机?”

  “能做住的人,来了。”

  杨舒烈放焦妍妍腰间的手微微一掐。很轻。焦妍妍身子一抖。摆了他一眼。

  “你如何得知?”杨舒烈问。

  “你的那句爷,还有他后来的问题。”

  “你真聪明,”杨舒烈顿了下,不知道叫他什么,又问“如果不叫蓝儿,喜欢我叫你什么?”

  “姓焦名妍妍,”

  “哪两个字?什么意思?”

  “诤语貌,抗辩貌,意思是能说回到,长的有好看的意思。”

  “很适合你。”

  “我知道。换我问你。你如何知道的?”

  “书!你那时候问我看什么书?所以你应该是看书的,可刚刚你从头到位都说是听故事。所以我怀疑是假的。我问你,是真的吗?你反问我。以你平时的说话习惯,如果是真的,你一定承认的。所以我认定是假的。所以你没有失忆。唯一的解释,你不是。”

  “真聪明,比那些蠢的聪明。嘻嘻”

  “你从何时知道我的心意?”杨舒烈红透了脸。

  “进府没几天。”

  “如何?”杨舒烈很少不解。

  “你刚见我的时候,自称大哥,后来就变成我了。我也是好些天才主意到。”

  “那你今日是……?”

  “今日以为他要杀你,我很害怕,很慌乱,便知道了,既然知道,我为什么拒绝,我和这里的女孩不一样的。”

  突然想到还不知道她几岁呢!万一还很小怎么办,“那个……你几岁了?”杨舒烈又紧张又尴尬。

  焦妍妍被她这表情头乐了,然后说,“22”

  杨舒烈一愣,焦妍妍的样子朕看不出来22岁。

  焦妍妍看杨舒烈愣住不说话。问,“你嫌我老?”

  “不是,不是,只是看不出来你22岁。”杨舒烈立马摇头答道,

  “自然跟这里没法比。你们这15岁家嫁人生孩子了。老的很快的。我们那15岁,还在读书。15岁嫁人是犯法的。”

  “你们那跟这很不一样?”

  “恩,我们那很和平,不打仗的。还有很多你们没有的东西,”

  “就好像你说的百炼钢?”

  “那种东西我们早不用了。我们不需要这些兵器。我们那如果要打仗的话,全国几亿人几天就全死完了!所以各个国家只谈判,不打仗。”

  “几亿?是多少?”

  “这个……你们燕北有多少人?”

  “面前算50万吧。”

  “几千倍。”

  几千倍?那就是几千个燕北,杨舒烈吓一跳。

  “这……这么大。”

  逗的焦妍妍哈哈大笑。

  “这就吓到你了?那如果我说其他的,你不是要吓傻了?”

  “那你在你的国家是……?”

  “我在我的国家是老百姓。我爸爸,就是我爹,他是个商人,一个比一般商人大一点的商人。所以有些钱。然后让我学很多东西。”

  “那你娘呢?”

  “这个怎么解释呢,就好像你们这的私生子。差不多。”

  “那你大娘对你好吗?”

  “大娘?”焦妍妍有笑了。“我没有大娘,我爹娶有去妻子。”

  “你爹很喜欢你娘?”

  “他不喜欢。”

  “那为什么不娶呢?都有你了,总是要给你名分的。”

  焦妍妍感觉解释不清楚了,想了想说,“我们那跟你们想法是不同的,我们那,一个男人只娶一个女人。还是无论是嫡出还是私人子,享受的权利是一样的,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我们没有皇帝,而治理国家的人,每隔几年就会换一个。大家都是为自己活的,因为国家很安定,无论谁,哪怕是当官的都不能打老百姓,更不能杀老百姓。还有很多很多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你那真好。你会回去吗?”

  “我不知道,如果能回去,跟我一起回去吧,在这里,命都挂别人手里,我害怕。”

  “好,”

  “如果回不去,我们找个地方隐居吧。”

  “好。”

  “我曾经看过一段历史,就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时。吴国跟越国打仗,越国败了,吴王夫差抓了越王勾践和王后当奴隶。越王勾践有一个大将军叫范蠡,范蠡有个很美很美的妻子,为了救出越王勾践跟王后。范蠡把自己的妻子西施,献给了吴王夫差。后来勾践回来越过,经过几年努力,打败了吴王夫差,夫差最后自杀死了,西施跳下了城楼,也死了。”

  杨舒烈紧紧的抱住焦妍妍,说“我不会是范蠡,如果有那一天,我便带你走。”

  “一言为定。不要骗我”。焦妍妍也回抱杨舒烈。

  “对了,你到底买了什么,被皇上威胁。”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两两个两个楼?”焦妍妍把脸埋在杨舒烈胸前。不敢抬头。

  “什么楼?”杨舒烈感觉这两个楼不太好。

  “青楼跟酒楼。”

  “什么?你买了什么楼?”杨舒烈把焦妍妍从怀里啦开。

  “青楼,酒楼”焦妍妍把视线撇向一边,扁着说。打算着,杨舒烈一生气,她立马哭给他看。

  杨舒烈看着焦妍妍的样子。一副快哭了的样子,便不忍心责怪了。说“以后让杨管家打理,你不能随便去。”

  “恩,我知道,大哥真好。”焦妍妍破涕为笑。“我就出出主意。我要留点银子起来。万一以后用到呢。”

  “你啊。拿你没办法。”

  “我这么厉害,放心好了,我要做燕北的首富。”

  “好。”

  “大哥。明天教我识字吧,我总不能不认识字吧。”

  “好。我明天起教你。”

  “大哥,真好,人长得帅,脾气有好。”

  “帅?”

  “就是好看的意思。在我们那,大哥这样的容貌,会有很多女人喜欢的。你们这里人眼神有问题。”

  “哈哈,那你的意思,你是被我美色所获的?”杨舒烈第一次庆幸自己的相貌。

  “难道你不是被我得美色所获?”

  杨舒烈摸着她的头说,“不全是。”

  “大哥,我好饿,”

  “走用晚膳去。”杨舒烈,牵着焦妍妍的手,出了书房。

  ”

真的?像假的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