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杨舒烈回府时。听杨管家禀报瑞王跟赵相来府见小姐。

  杨舒烈便去了大厅。这几日,焦妍妍告诉她好多焦妍妍原来地方的事情。也知道焦妍妍能帮燕北富国强兵。便不再过分的约束她。他想等到燕北强大起来后,便带焦妍妍走。这也是他答应焦妍妍的。

  “大哥,你回来啦。”焦妍妍看见她。立刻跑了过去。

  “恩,回来了。你可不许为难赵奕。”杨舒烈摸了摸焦妍妍的头。有想起前几次焦妍妍所获的银子。怕焦妍妍也坑了赵奕。赵奕可没那么多银子。

  “别随便摸我头,我又不是动物。没为难他,不信,你问他。”焦妍妍不满的说。

  “舒烈,杨小姐却是没为难我。我昨日回来,皇上让我在府中休整两日。我们也有一段日子没见了,恭喜你找到令妹。”赵奕与杨舒烈相交多年,也知杨蓝蓝是杨老将军临终所托,杨舒烈十分疼爱杨蓝蓝。

  后来杨蓝蓝失踪,杨舒烈便一直寻找,也消沉了不少。今日见过杨舒烈。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脸色比以往好了许多。也为杨舒烈开心。

  “赵奕,谢谢。此行回来,你倒是消减了不少。”杨舒烈看向赵奕,又对燕栩说到,“瑞王,多日不见。上次让你破费了。”

  燕栩本来忘的也差不多了,杨舒烈一提,燕栩一会想,整个人都不舒服了,但又不能说,闷着气。“杨蓝蓝喜欢就好。”

  “哈哈,我可是很愿意为瑞王分忧的呢,十分的愿意。”焦妍妍看燕栩的表情黑的不行。便打趣的说。

  “赵相,我们说说你的问题吧。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杨小姐尽力便是,这也不是你的责任。”说完这话。赵奕便介绍起来边境几个城中的情况。

  杨舒烈与燕栩有一直听着,尤其杨舒烈,脸色越听越不好。焦妍妍倒还好。她知道,打仗劳民伤财。这种事历史上太多了。只微微叹了一句

  “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民。”

  “大哥,是何国攻打?”

  “东吴。这几年东吴一直如此,所以边境才这般不安稳。”杨舒烈叹息。

  “与东吴接染的只有我们燕北与南魏。可南魏兵器虽不足,可国富,兵多,东吴不敢随意攻打。”燕栩说到。

  “那与燕北接染的有何国?”焦妍妍问。

  杨舒烈起身,去了书房。然后拿来疆域图。指着疆域图对焦妍妍讲解。“这事我不燕北。西方是西周,与西周接染的这三城,地势高,易守难攻。再加之西周内乱,近两年也算太平。南边为南魏。以两涯为界,隔着这条流沙河深万丈。下边水流十分湍急。这里只有百人的一对人看守。若想去南魏,只能从东吴或者西周过去。东边边上东吴。这里一马平川。所以是防不胜防。”

  “我记得东吴能炼铁,其他国却不能。而南魏富庶,我们既然无粮可食。何不换粮?”

  “换粮?拿什么换,如何换?”赵奕问道。

  “拿铁换,用生铁。瑞王,你那铁路可有进展?”

  “很多细节不知道如何下手。”燕栩摇头说道。

  “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你们有银首饰还有青铜嘛。哦,青铜就是你们的钱。虽然不是很好很纯。但你们有。”焦妍妍突然想到这个问。银不是银矿石提炼的吗。

  “你的意思是。银和钱跟铁的方法一样?”燕栩问。

  “恩,差不多。”焦妍妍说道。“但具体的,我需要亲眼见见。”

  “好。我去禀报皇兄。钱是造钱营做的。不是谁都进的,要旨意。”燕栩说道。

  “好。最好给我讨一个旨,能许我女扮男装。这样我行事也方便。”焦妍妍想,既然让她办事,总要给好处吧,这样也方便她以后走动。

  “这……我去问问吧。”燕栩回答到,不过以后需要她的地方多,的确男装比较方便。女装的她太引人注意。怕引来各方的怀疑。现在还不能引起他国注意。

  商讨完后,燕栩与赵奕便告辞了。

  焦妍妍则拿过领域图看着。她看见燕北的北边没有国家,便问

  “大哥,北边是什么地方。”

  杨舒烈看着焦妍妍指的地方。答到,“哪里是雪域,常年积雪。万年不化。也无人烟。”

  “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倒是个十分合适的葬身之地。”

  “又乱言。这也是能打趣的事?”杨舒烈申手掐焦妍妍的腰间。他知道焦妍妍极其怕痒。也只舍的挠挠她的痒处。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了嘛,”焦妍妍开口讨人。

  “以后不许了,我听不得。”

  焦妍妍看着杨舒烈眼里的那一抹忧伤。敛容屏气的说,“烈,这个时代太多危险。命都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人生太多意外,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但我会努力活下去。命只有一条。我很珍惜。”

  杨舒烈知道焦妍妍说的,他无法反驳。他收紧手臂,把焦妍妍圈入怀在,“在等等,我便带你走。妍妍,我带你走。”

  焦妍妍伸出双手捧住杨舒烈的脸。嫣然一笑。

  杨舒烈一愣神。这么近距离的对视,让杨舒烈紧张万分,侯中干涩。面红耳赤。“妍……”

  还没等他说完。焦妍妍附上自己的双唇。

  杨舒烈感觉全身好似被雷电击中一般。血液都在颤抖,战栗。

  焦妍妍见杨舒烈呆若木鸡,不懂反应。便申出舌头轻轻略过杨舒烈的唇。杨舒烈的下唇十分饱满,十分性感。焦妍妍觉得,人生无常。杨舒烈既然已经知道她来自异地,那便想吻就吻,何必克制自己。

  那头焦妍妍是随性了,这头的杨舒烈可是十分不好呢。

  杨舒烈感觉唇边一阵湿热。有软软且温热的东西划过自己的唇。喉咙控制不住,上下起伏。脑中嗡的一声。耳中便再也听不见声音。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越来越响,越来越快。感觉它一直往喉咙方向串。杨舒烈本能的抱着焦妍妍的手,更紧了几分。

  “你想勒死………………”焦妍妍被杨舒烈抱的无法呼吸。便收回唇。打算抗议。可抗议的内容还没说完。便感觉自己的唇上湿哒哒的。

  “恩~”焦妍妍忍不住发出声。

  杨舒烈听见焦妍妍的声音更是狂风暴雨般的席卷。

  焦妍妍一头黑线,因为她感受到的不是情意绵绵的吻。而是肆意妄为的啃。

  难道他没吻过女人吗?没办法。

  焦妍妍伸出舌头慢慢安抚激动不已的杨舒烈。然后引导他走向正路。

  杨舒烈感受到焦妍妍的安抚。慢慢放慢接着,跟着焦妍妍的拍子。

  慢慢的,杨舒烈已经不那么激动了,他开始感受。如置身云端。一切飘飘然。如久旱逢甘露。如琼浆玉液……

  吻了好久,焦妍妍松开。看着一脸通红的杨舒烈。忍不住打趣他,

  “吻我的时候,不懂换气吗?我在不松开。你是不是会成为这世上因为接吻而窒息的将军呢!”

  杨舒烈一听。脸上更是红色几分,感觉都能滴出血来。杨舒烈抿了抿嘴,想说什么,可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抱焦妍妍再度抱入怀中。

  良久。焦妍妍听见耳边传来焦妍妍的声音,

  “生死相随!”

  焦妍妍抱紧杨舒烈。回来住,

  “定不相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