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万事俱备

  焦妍妍跟着杨舒烈回来府,也把鼓还有部分做好的东西一起带回。

  马车上,杨舒烈摘掉了焦妍妍嘴上的胡子,吻了上去。吻了半天。杨舒烈才放开焦妍妍,望着她,说道,

  “妍妍,我有些想把你藏起来,藏的好好的,不想让任何男人看见你。怎么办?”

  焦妍妍顺势倒在杨舒烈怀中,杨舒烈抱着她,闻着焦妍妍身上淡淡的香味,如痴如醉。“你是吃醋了?为何?”

  “不知,只是别的男人看你的眼神,十分不喜。哪怕是皇上。也不喜。”

  焦妍妍转过头,看着杨舒烈,然后扬起头轻轻在杨舒烈嘴上啄了下,

  “哪他夺了我?我不愿,你不想,又有何人能强取豪夺?大不了,走就是了,天下如此纷争不断,他需要你,也需要我。等安定了,我们也变走了。”

  “道理我知道,可我还是不安。”

  “烈,你信命吗?你信注定吗?”

  杨舒烈看着焦妍妍不语。

  焦妍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好,“我们那,有些话,有些人信,有些人不信,那些话被称为禅语。说的是,万事皆有因,然后毕有果。所有的相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没有偶然,只有必然。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要发生的,是永远躲不过的。躲的过的,永远不会发生。”

  “妍妍!”杨舒烈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千言万语,只能唤着怀中的爱人。

  “烈,你只要不负我,我便不会担忧,更不会怕。我不会负你,所以也请你不要担忧,不要怕。好吗?”焦妍妍握握杨舒烈的手。

  “好。”杨舒烈回握焦妍妍。

  回到府中后,焦妍妍命人在自己院中挪了一间空房出来。里面摆放了各种音乐器材。而鼓因为过大,便放置在院中。

  接下来的几日,便都在院中教貂蝉,飞燕,妲己,褒姒她们几个琴艺,笛子,鼓艺。

  结合踢踏舞,焦妍妍编制了鼓上舞。而在兰陵院的对面。杨舒烈虽不曾到焦妍妍的院中打扰焦妍妍的教学。

  但杨舒烈却命人在自己房中,焦妍妍院中。都摆放了笔墨纸砚。

  闲时,便会画一袭轻纱的焦妍妍。画中的焦妍妍舞动时犹如花中蝴蝶,清丝扬起,衣裙随舞步灵动。抚媚妖娆。

  弹琴时。焦妍妍犹如夜间皎洁的月光。双手平台。十指如水中鱼儿般在琴弦上自由穿梭。冷艳高贵。

  时而焦妍妍的回眸一笑,让杨舒烈心如那般琴弦,被焦妍妍拨弄。一颤一抖,都随着琴音而起。

  这几日。杨舒烈虽未与焦妍妍独处,然,能为焦妍妍沏一杯清茶,送上一方丝帕。然后静静坐那看着。也觉得岁月静好。

  与紫儿不同。貂蝉,飞燕,妲己,褒姒几个都是经历欢场的女子。看出了杨舒烈对焦妍妍不同与兄妹之情的情愫。

  一日。

  貂蝉见就她们几人,有些按耐不住,“对于将军与主子,你们怎么看?”

  其他三人,动作皆是一停。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围坐在一起沉默半天。

  “撇开将军与主子的身份不说,将军对主子是真情。定也会好好待主子一生。”妲己说。

  “我只知道,主子是我的恩人,这辈子都是。只要主子的决定。我便跟随,不问因由,不问罪孽。”飞燕道。

  “主子是与别的女子不同。不亚于世间男子。其才华,容貌,智慧。定是知道各种厉害关系的。定也是知道将军的深情。主子待将军也是不同的。既然主子接受。自然有接受的道理。不是我们能去过问的。今日的谈话,全都埋在今日,不可再说起。免给主人惹祸事。既然记得,主子是我们恩人。便是了。”褒姒严肃的告诫几人。

  其他三人皆是点头。

  各自练习去了。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

  金满楼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其间燕栩送来了慢慢两车黄金。因为换粮的事解决了。百炼钢也打造出来了。燕栩送来黄金的同时。也送来了一把上好的百炼钢,还有一副铠甲给杨舒烈。

  杨管家交给了焦妍妍。看着百炼钢与铠甲。这些都是焦妍妍设计的。剑鞘是黑檀木制作的包上黄金边。剑柄则是黄金打造。剑柄前段镶嵌几颗钻石,红宝石。这几颗裸钻也是当日收到的生日礼物。她一直放在貂皮大衣里。

  后来画图纸的时候。想起想给杨舒烈装饰剑身。便拿下了床定的包裹。找到了几颗钻石。然后从项链上拆了红宝石下来。

  当时递给燕栩的时候。燕栩问她,“这是什么?晶莹剔透。这个又是红的?”

  “无意间得到的几个石头呗。还能是什么?看着漂亮,就收起来了。”焦妍妍随意的答着。

  “哪里寻得的?我也去寻些,放在剑身的确好看。”燕栩极其喜欢这些石头。

  “水帘洞天,记得寻到了跟我说一声。我也好给师父们请安去。”焦妍妍不屑的开了一眼燕栩。燕栩绝望了。看来不用想了。但又看看焦妍妍,不死心的问。“你那可还有?送我一颗呗!”

  “哪有那么多啊。我要是有,剑鞘上还不装上了。”焦妍妍其实想的是,十制的剑鞘镶宝石太浪费。电视上总是演那些侠客总是把剑鞘当暗器。又去无回。那多浪费。

  再说铠甲。焦妍妍让燕栩在铁甲上镀了一层金。

  “为什么啊?”燕栩有问。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我喜欢啊。”

  “你……你真是……”燕栩想了半天没一时竟想出来用什么词.

  “任性?”焦妍妍看燕栩这么为难,提醒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燕栩立马赞同的说。

  “我乐意。哼。”

  而今日看见这幅铠甲,美轮美奂。想着杨舒烈穿上一定威风凛凛的。

  检查好铠甲和捡后。焦妍妍想就差兵书了,这些日子,她字也认的差不多了。便拿起笔。坐在书案前聚精会神的默写着以前看过的兵书。《孙子兵法》、《吴子》、《司马法》、《尉缭子》、《六韬》、《三略》、《唐太宗李靖问对》。这些都是现代有的,她先全部默写下来。直接翻译出来太多字,太累。想着以后再慢慢给杨舒烈讲解吧。

  

万事俱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