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百炼钢

  杨舒烈回府,已经是晚间,听了杨管家禀报了今日的事。便去了兰陵院中。

  见焦妍妍埋头苦干。便走进细看。字他都认识,组合在一起便开始不太明白了。于是念了起来。

  “武侯问曰:“若敌众我寡,为之奈何?”

  起对曰:“避之于易,邀之于阝厄。故曰,以一击十,莫善于阝厄;以十击百,莫善于险;以干击万,莫善于阻。今有少卒卒起,击金鸣鼓于阝厄路,虽有大众,莫不惊动。故曰,用众者务易,用少者务隘。”

  焦妍妍吓一跳。抬头便看见了杨舒烈。笑笑说,“再等我一会,马上就好了。”

  于是杨舒烈点点头,候在一边。

  终于,焦妍妍写好了。伸了个懒腰。看见杨舒烈还站在,便笑笑起来身,然后拉杨舒烈坐在刚她做的椅子上,自己则是侧做在她怀中。靠在杨舒烈身上说,

  “我给你写了七不兵书。不过都是文言文,你应该看不大懂。我翻译给你听。这些都是我们那流传千年的。好多都失传了。留下的也不多了。”

  “你今日一天都在写兵书?”杨舒烈感动的同时,也心疼。摸摸焦妍妍的头。

  “恩,总是要写的,最近事多。今日有些空闲,就写了,我给你讲解吧。”,焦妍妍拿起杨舒烈刚读的那篇讲解道,“武侯问:“如果敌众我寡,怎么办呢?”

  吴起答:“在平坦地形上避免和它作战,而要在险要地形上截击它,所以说,以一击十,最好是利用狭窄隘路;以十击百,最好是利用险要地形;以千击万,最好是利用阻绝地带。如果用少数兵力,突然出击,在狭隘道路上击鼓鸣金,敌人虽多,也莫不惊慌一騷一动。所以说,使用众多兵力,务必选择平坦地形;使用少数兵力,务必选择险要地形。”

  “却是精辟,写这书的人不简单,都是一人所著”杨舒烈十分佩服写书之人。

  “自然不是。这些都是不同的人写的,都是自己参照别人的悟出来的,有计谋,有战略,有练兵之法等等。多着呢。你们现在只能靠自己去打,那都是有限的。只有吸取别人的经验加以领悟,才能是你的本事。”焦妍妍拿起另一篇,打算继续讲解。

  杨舒烈拿过焦妍妍的手,放在手心,说到,“不急,来日方长。最近与南魏达成了盟约,东吴已经不敢妄动了。以后慢慢讲解,今日一天没见到你了,很是想你。”

  焦妍妍听杨舒烈这般说。便伸手搂住杨舒烈的脖子吻了上去。

  吻着吻着,杨舒烈的手不知觉的攀上了焦妍妍,因为焦妍妍现在都穿着襦裙。对杨舒烈的手而言,方便了很多。

  等杨舒烈反应过来时,他的手停留在不该停留的位子。立刻羞红了脸。

  焦妍妍回过神,看见杨舒烈。邪邪一笑,调戏道,“将军可是又想小妖了?”

  “小妖精”,杨舒烈闭上眼,平复心情。无奈的说道。

  引来焦妍妍银铃般的笑声。

  然后焦妍妍起身拉起杨舒烈。带着杨舒烈去卧室。

  杨舒烈见是去卧室,便想起卧室的那日。不免有些激动。于是说道,“妍妍,这样不好,你知道我……”

  焦妍妍一听,便知道杨舒烈想多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打断了杨舒烈的话,

  “大哥,你想什么呢?我是有东西给你,太沉,我拿不动而已。”

  这下杨舒烈囧的不行。于是不敢言语了。只是默默的跟着。

  到了卧室,杨舒烈看见桌上的剑和旁边挂着的一副铠甲。杨舒烈拿起剑。拔了出来。剑身轻薄。剑刃锋利,范着银光。剑柄上有一颗红色的石头,边上围着几颗透明的石头。

  “这是?”

  “红色的叫宝石,透明的叫钻石。这些在我们那预示着爱情。也算我们那比较珍贵的。也是你们这没有的。这些是我来的时候带过来的,我来那天是我的生辰。我把它们镶在百炼钢上,希望你在战场上看见它们的时候,想起我,我在等你回来,带我走。”

  “我一定会平安回来,一定带你走。”杨舒烈一把抱住焦妍妍。

  “这个百炼钢,有一个典故,说的是西晋的最后一个大将军刘琨。他中伏背腹受敌,绝处逢生,率残部转自并州投靠幽州刺史段匹磾,不料段匹磾背信弃义将他囚禁,这段匹磾先前他一见如故拜为兄弟,准备共同匡扶晋室,后又惧怕刘琨威望过高压过自己,便秘密唆人把他关了起来,后秘密杀害。便有了一句话,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所以你在战场上,不仅要攻打敌人,还要防范小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切记。”

  “我知道,妍妍的话我一定谨记在心。”

  “我给你唱首歌吧,虽悲了些,但好听。也是说着百炼钢的歌。”

  “好。”杨舒烈放开焦妍妍坐在一旁。

  焦妍妍拿来琴,一边弹,一边唱,“月光下

  楼影中

  醉乘清风无人留

  独舐忧愁

  皆已成空泪肆流

  又回首

  眉轻皱

  百炼钢成绕指柔

  时间匆匆把一切带走

  爱已走

  情难收

  物换星移几度秋

  夜色幽幽

  欲说还休

  愿难求

  萤火流

  雀啁啾

  哀鸣声声何所投

  总有春来花语莫深愁

  幕临北斗挂西楼

  漠然踌躇俯长流

  清风贯耳至左右

  流水淙淙销客愁

  日夜随风独自游

  拈花何由满衣袖

  披霞戴露为谁秀

  说好的长久化作须有

  愿看透

  凭添忧

  别作深巷一段愁

  碧水悠悠

  浩歌清绝听者愁

  独守候

  却惊秋

  蹙眉欲语泪先流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焦妍妍停下琴,“这首叫夜怨。”焦妍妍唱的也有些感伤了起来。战场凶险。万一杨舒烈……她该如何?

  杨舒烈听着焦妍妍的歌声,悲伤凄凉。见焦妍妍的表情,知道她该是担心自己了。

  便抱着她。再三保证,“我如果出征,会回来的,一定,一定回来,回到你身边。相信我。”

  “不能骗我,一定要回来,别丢下我,我会怕。”焦妍妍紧紧抱着杨舒烈,怕那万一。

  “不会的,不定会回来的。你生,我一定生。因为要陪你。若你死了,我也陪着你,不让你一人。”

  “不,我生,你一定要生,若我死了,你便等我,你忘了,我来历非常。定有非凡之处。帮我找办法吧。等我回来。”焦妍妍心里却想,人生无常,她只希望杨舒烈能好好的活着,给他一个借口,让他活着,比什么都好。

  “好,若真有那一天,我用尽一生,也定去寻找,一定会找到法子。”杨舒烈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不想的,可又想起焦妍妍的来历,便知道真有这可能。

  “恩,一定哦,等我活了,再来找你,生生世世与你一起。”

  “恩,一定,生生世世,除了你,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也不许你娶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要不我回来了怎么办?”焦妍妍扬起头倔强的说道。

  杨舒烈被逗乐了。摸摸焦妍妍的头,宠溺的说,“好,生生世世只娶你。”

  

百炼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