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金满楼开业

  陆陆续续焦妍妍细心栽培貂蝉,飞燕,妲己,褒姒等人。终于让她们脱胎换骨了一番。

  金满楼也迎来了开业。

  这一天,金满楼前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引起了燕北京中各家公子们的注意。来迎来了他们的兴趣。

  夏青等几个妈妈们迎来送往。

  “景寿兄,这个金满楼真是与众不同啊。”说着话的是当朝的西宁侯燕兆丰。也是宗亲。

  “自是不同,据消息说,这是瑞王所购,却不知又送于何人,但能让瑞王送如此贵重的礼物的人,定是不简单。”景寿回答。

  “瑞王?那还真是稀罕。连景寿兄都不知道是何人?那还真是神秘人物呢。”燕兆丰也沉思。

  “是神秘。只知道与杨府有关。又好似与大将军杨舒烈无关。杨府中密不通风。实在猜不透啊”景寿也是苦恼。最近感觉燕北有些不同。皇上悄无声息就换得了一批粮食。

  这让他与他的父亲延安王也是十分的不解。

  “好了,恼人的事,今日不想了吧。看看,这京中,各府公子倒是来的齐全。”燕兆丰看看周边。对景寿说到,“再说听宫中人说,最近皇后十分受宠,你这个国舅,不应该高兴嘛?别想了,咋们好好看看,听说这楼不同与其他青楼,楼中姑娘不侍候人呢。我倒是想知道,这楼主打算以什么手段招揽的住人。”

  说话间,夏青走向前,“西宁侯,京大人,贵客贵客啊,楼上雅座,那是最好的看台,贵客们楼上请。”

  燕兆丰点头,与景寿一起,跟着一个丫鬟上了楼。

  进来一间雅座。这件雅座极其精致。轻纱珠帘。墙上有一副极大的木雕。里面香气宜人。让人闻着全身都松懈了下来。对面是一处可以看见楼下的情景。丫鬟说,这是赏月台。

  赏月台前放置这几把非常精致的椅子。坐上去感觉自己坐在了云端。软软的,极为舒适。

  “这楼主,果然不同凡响。”燕兆丰惊叹道。

  说话间丫鬟送上茶水,点心。

  “这是……?”景寿问丫鬟。

  “这是一套黄金茶盅,由奴婢替贵客们当场泡茶,这些都是楼主吩咐的,每间雅座都配上一个丫鬟专门侍候里面的贵客。而这些点心,也是这京中独一份的。贵客们请尝尝。”丫鬟缓缓的解释着。

  燕兆丰拿起一块点心,吃了一口,入口即化,甜儿不腻。

  “你们这倒是与众不同,身上的衣裳也是你们楼主让专人定做的?”燕兆丰见丫鬟玉颈外露,裙高至胸前。更显女人的妩媚。

  “是的,楼主说,这叫襦裙。”

  燕兆丰点点头,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下面是一处搭起略高的台子。而乐声就是从台上传来。

  “这是什么声音?”景寿问丫鬟。

  “贵客,下面人弹的是琴,这首曲叫高山流水。”

  “却是妙哉!”景寿又是一阵赞叹。

  “贵客,请稍等,等会会有我们楼中的4位姑娘会在台上为贵客们舞上一曲……”丫鬟解释着等会的流程。

  没多久,楼下传来了夏青的声音,“今日金满楼开业,接下来,由我们楼中的4大美人,为贵客们舞上一舞。希望贵客们喜欢。”

  说完,台上原先被遮掩的纱幔被拉开,同时传来阵阵鼓声与琴声交织在一起。飞燕在鼓中翩翩起舞。

  所有人都被这鼓声吸引。专注的看着。

  飞燕今日跳的就是惊鸿舞。飞燕善鼓舞。

  貂蝉善结合踢踏舞鼓舞,妲己善肚皮舞。褒姒善古典舞。

  一个一曲。技惊四座。就此扬名于燕京。

  而另一雅座。坐的是燕钰,燕栩还有赵奕。

  “杨蓝蓝真是厉害啊。”燕栩看完四人的表演,不得不佩服焦妍妍。

  “的确,原以为蓝蓝小姐精通谋略,居然还有这些巧计。这金满楼怕是要在这京中掀起巨浪了。”赵奕也是一脸佩服。

  燕钰虽不语,可心中也是就就不能平静,想起焦妍妍那时在相府的鼓舞。比今日的飞燕更是精湛。每每想起,心中总是瘙痒难耐。很想见到焦妍妍。却迫于形势,按耐了下来。

  她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啊。

  在万人都在感叹金满楼的不凡时,焦妍妍正在府中悠哉悠哉的研究着菜单,还有酒的研制。今日真好她之前埋下的酒也成了。是之前刚入府时,让紫儿她们摘下的梅花。酿的梅花酒。

  “大哥,来尝尝我的梅花酒。”焦妍妍倒了一杯给杨舒烈。

  杨舒烈拿起杯子,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股梅花清香扑鼻而来。然后呡了一口。味道浑圆。入口微甜,齿间也是留着梅花的清香。

  燕北的酒只有一种。很烈,很辣。焦妍妍自己喝不惯,所以焦妍妍询问了酒法。加以改进。便有现在的梅花酒。

  “如何?”焦妍妍紧张的问,

  “很好喝,这种酒适合大多数人吧,喝酒误事,我平时也是极少喝的,但这种酒,味道甚是有何,不似燕北的酒,辣,冲喉。”杨舒烈不禁又喝了几口。

  “大哥,少喝些,虽然这梅花酒没那么烈,可也是酒,也是会醉的。”焦妍妍看着杨舒烈微微有些发红的脸,劝说道。

  “梅花酒,想不到妍妍还会酿酒!”杨舒烈连喝了好几杯。开始觉得全身微微发热。看焦妍妍的眼神开始有些迷离。

  焦妍妍见自己劝解,杨舒烈根本没听。想想今日应该也是无事。便取来了琴,在一边为杨舒烈抚琴。

  杨舒烈听着琴声,看着焦妍妍。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自醉。杨舒烈越听越觉得口干舌燥。于是酒一杯一杯的入口。喝的越多,躁动也越是无法压制。

  “妍妍。”

  紫儿一直在一旁伺候着。听见杨舒烈的叫唤。纳闷,于是问到,“将军,努力是紫儿。”

  焦妍妍听到吓一跳,立刻停了琴,走到杨舒烈身边,对紫儿说,“紫儿,看来大哥是醉了,你下去吧,这边不用伺候了。今日是金满楼重新营业,你去打探打探,看如何,大哥醉了也好,省的他知道。怕是今日金满楼会有比较大的动静了。”

  “是,紫儿马上去。”

  “记得把具体的情况记下来。”

  “是。”

  打发了紫儿,焦妍妍便去关了院中的大门,回到杨舒烈身边。见他看着自己痴痴的笑,焦妍妍于是问,“你在看什么?”

  “看妍妍。”

  “你可知刚刚紫儿在?”

  “不知。”

  焦妍妍听着杨舒烈的回答,无语了。

  “你现在感觉如何?”焦妍妍伸出手摸摸杨舒烈发烫的脸。

  “刚很难受,现在舒服多了。”杨舒烈紧紧抓着焦妍妍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感觉到焦妍妍的手能抚平自己的躁动,又怎会轻易松开。

  焦妍妍被杨舒烈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感觉有些难为情。“我扶你去歇会,可好?”

  杨舒烈点点头。

  焦妍妍上去,把杨舒烈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自己的手则是搂上杨舒烈的腰,打算扶他回去休息。

  

金满楼开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