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世

  焦妍妍回到屋内,指着床定说,“在上面的包裹里。”

  杨舒烈纵身一跃,取下了包裹。

  “这个?”

  “恩。”焦妍妍打开包裹。搜索这那个镯子。

  杨舒烈看着里面奇奇怪怪的衣物,拿个一个半圆形的东西,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焦妍妍抬头一看,立马抢了过来,白了杨舒烈一眼,说到,“别乱动。”然后又低头找镯子。

  杨舒烈又看见一块小布料,花色跟刚刚拿起的那个一样,又问,“这又是什么?”

  焦妍妍又抬起头,再一次伸手去抢,却被杨舒烈躲开了。

  焦妍妍无奈了,低声说,“内衣内裤。”

  “内衣内裤?是什么?”

  “就是你们这的亵衣亵裤。”焦妍妍没好气的说。

  “这么小?这么穿啊?”杨舒烈看着焦妍妍,眼中带着光亮。

  焦妍妍被杨舒烈看的汗毛都粟立起来了。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

  杨舒烈凑近焦妍妍的耳边,

  “我想看,下次穿给我看吧,我好奇。”

  “妍妍真乖……”杨舒烈贼贼的笑着。

  “讨厌,别闹了。”焦妍妍推开杨舒烈,双手捧住脸。脸颊已经微热了。

  “恩,好,我们迟点再继续商讨!”杨舒烈满脸的不正经。

  “流氓……你……”

  “妍妍,仔细找镯子。我们迟点继续什么时候穿的问题,现在不急。”杨舒烈把这不正经的话说的极其严肃。

  这样焦妍妍很是无奈,想想算了,算不算还不是她说了算,焦妍妍低下头,继续在各个各个口袋中找着。

  “找到了,就是这个。”

  杨舒烈接过镯子,拿出圆环,比对了下,说到,“果然是一套的。”

  焦妍妍也拿过两个仔细比对着,感觉好像镯子的这块红宝石里有东西,便办两样拿到阳光下,对着阳光。

  “妍妍,你发现了什么?”

  “是个“齐”子字,一个繁体的齐字。”焦妍妍把字写了出来,然后把圆环里的纹路也画了出来。

  “你认识这个字?什么意思?还有这纹路是什么?蛇?”杨舒烈拿起焦妍妍画的纹路图。

  “这个是我们那里的字,只是早就不用了,字体叫隶书,我们几千年前的字体,在古代,雕刻在宝石中的,应该是姓氏。至于这些纹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如果是蛇,我们那的古代有代表财富,权利的意思。”

  “姓齐?财富?权利?隶书?”杨舒烈双眉深锁。

  “恩,其他的不说,这个齐的字体,应该不是你们这有的。你不会跟我一样穿越过来的吧。”焦妍妍被自己的想法也是吓一跳。

  “穿越?”

  “对啊,一个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你怎么来的?这块圆环吗?如果真是。那看来你也回不去了,都这么多年了。”焦妍妍叹息道。

  “无妨,二十多年都过去了,现在有你就够了。”杨舒烈将焦妍妍抱坐在自己怀中。把玩着焦妍妍的手。

  “那你是怎么来到杨家的?怎么成了杨家的儿子的?”焦妍妍很是好奇,就算老将军认错,曲姨太太怎么会认错呢。

  “那时候曲姨太太在边城生下儿子,久久等不到人接她母子入京,便带幼子悄悄入京。不料途中曲姨太太的儿子体弱病逝,她怕从此没了依仗,便捡了我,又怕被人边境的熟人发现,便东躲西藏待我长大变了相貌才去找了大将军。”

  “那她也不知道你的来历?你有是如何得知的?”

  “那时候蓝儿失踪,我重伤回府,随我来的还有一个大夫。那个大夫无意间看见了偷偷跑来看我的曲姨太太,当时我虽昏迷,意识却是清醒的,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原来那个大夫就是给曲姨太太儿子看病的大夫。醒后我便去见了曲姨太太,她也承认了,只是她也并不知道我的来历,只说捡到我时,脖颈里就带着圆环。”

  “那曲姨太太怎么疯的?”

  “她没疯,是我让人传出去的。她虽不是我亲生母亲,毕竟养育了我。我那时候怕蓝儿回来会对付她,所以才说她疯了,可谁知,蓝儿她……”

  “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难过。都是天命如此,不是你的责任。”焦妍妍抱着杨舒烈,让他靠在自己怀中。

  “我知道,只是有负杨老将军嘱托,蓝儿是她唯一的血脉,我没保护好。”杨舒烈紧紧抱着焦妍妍。

  “烈,别难过,你不也姓杨嘛,替杨老将军好好活着,生恩不及养恩大,反正你我都要在这里一辈子的。我们的孩子也是姓杨的,是不是?”

  “恩,无论之前我姓什么,以后只会姓杨,我们孩子也姓杨。”说完,杨舒烈吻上了焦妍妍的唇。

  焦妍妍回应着。

  没多久,焦妍妍发现身下的变化,立马推开了杨舒烈,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杨舒烈。

  杨舒烈一脸窘迫,咳了一声,说到,“这个……我不是有意的。”

  焦妍妍也是无奈了,刚开荤的男人实在可怕。撇开话题说道,“我教你识字吧,学我们那的文化。虽回不去,但多认识些,总是好的,以后我写东西,也可以不用讲解了。也可以作为我们之间的密语。”

  “好。妍妍,再教我抚琴吧。”

  “琴?”

  “恩,你跳舞的时候很迷人,我想为你抚琴。”

  焦妍妍莞尔一笑说道,“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什么意思?”

  “这个一段新婚夫妻的生活中的一个故事,意思是和你一起共同举杯饮酒,一直和你白头偕老,我们弹奏琴瑟增加酒兴这是何等舒服快乐的美事啊。”焦妍妍解释道。

  “很美的意境,也适合我们。”杨舒烈环住焦妍妍,“还有别的吗?适合我们的。”

  焦妍妍转过身,环住杨舒烈的脖颈,“有啊,很多很多,但现在最适合我们的是早膳,我饿了。”

  “恩,确实,昨夜把妍妍累坏了,今日定要好好补补。”

  “把流氓的话说的这般义正辞严,不愧是大将军。佩服佩服。”

  杨舒烈看焦妍妍对自己行礼作作揖的样子,不禁笑了。

  “好了,不闹了,不是饿了吗?走吧。”

  

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