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

  醉仙楼由于金满楼的宣传,开业时,也是火了一把,渐渐也走上了正规。

  闲暇来的焦妍妍除了每日教杨舒烈,还有变是教授那些带回来的孩子们。俨然成了教书先生。

  这日金满楼的夏青匆匆赶来。

  “楼主,有一位景复公子来金满楼要为貂蝉姑娘赎身。”

  “景复?貂蝉可同意?”景复这个名字焦妍妍觉得很少陌生。

  “是延安王府的二公子。貂蝉不愿意。”夏青立在一旁。

  “貂蝉不愿意就不让他赎。延安王府的?有趣。替我安排,三日后我亲自见他。”焦妍妍淡淡的说,心里却想这景复的目的。只是单纯看上貂蝉了?还是皇上已经动手了。

  “是,”然后夏青汇报了金满楼的情况。

  “夏妈妈,等会回去,通知下去,开始主意来客们之间的谈话,把内容记下来,尤其是官家与富商,皇家的事。”焦妍妍开始觉得朝中怕是真要动作起来了。

  “是。”夏青说完,便退下了。

  “紫儿,大哥回来,让他立马来我这一趟,我有事问他。”

  “是,我马上通知管家。”紫儿也退了下去。

  …………

  杨舒烈从军营回府,听管家禀报焦妍妍找他。立马去了兰陵院。

  “妍妍,你找我?”

  “大哥,皇上是不是动手了?”

  “是,世袭的诏令前几日发下去给延安王了!怎么了?”

  “昨日一个叫景复的来金满楼要赎貂蝉。景复什么背景?”

  “景复是延安王的第二个儿子,其生母安喜珍,虽说是姨太太,地位在延安王府地位算高,是安郎令的庶妹,安郎令官居三品。所以安喜珍地位自然也高些。而延安王最喜爱的妾是一个商贾之女,叫宝菲儿,今年二十,无子。

  延安王16子中成年的有5子,分别是景寿,景复,景阳,景伟,景乔。其中只有景寿由于其妹是皇后,当了禁军统领。其他的,

  其一是皇上压制,其二是皇后不许,怕压自己的兄长一头。延安王也便就此作罢。”

  “你说,他想干什么?赎貂蝉是为自己还是送与他人?”

  “怕是送延安王。”杨舒烈倒了杯茶递给焦妍妍,“宝菲儿受宠,却是延安王妃安排给延安王的。”

  “看来延安王府的水也深着呢。”焦妍妍喝了口水,看向杨舒烈。

  杨舒烈看的焦妍妍的眼神不太对劲,一下不明白原因,“妍妍,你怎么如此看我。”

  “烈,你以后可是要三妻四妾?儿女连成串?”

  “自然不会,我的孩子只能你出。我的妻是你,妾也是你,你不是说你那不能三妻四妾嘛?”

  “男人有劣根性,你以后要是敢招惹别的女人,别怪我出手灭了她们。我可不要别人的孩子叫我母亲。恶心。”

  “一定不会,真有那天,你连我也灭我,可好?”杨舒烈被焦妍妍的样给逗乐了,没发现她居然还是个醋坛子呢。

  “一言为定。”

  “恩,一言为定。”

  焦妍妍这才放心些,坐到杨舒烈腿上,环住他的脖子,“烈,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们古人怎么想的,这么多女人用一个男人,那男的跟妓院里的男妓有什么区别,还引以为豪。就算不说这样亏身子,那也不卫生啊,也不怕染病。多恶心啊。”

  杨舒烈则是被焦妍妍的这番言论彻底惊呆了,完全反应不过来。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

  焦妍妍见杨舒烈不反驳,觉得他是赞同自己的,于是接着说,“还有孩子,又不是种猪,生那么多做什么?教养的好一个两个就够了,生那么多猪狗不如的东西,那都是找罪受。自古以来,尤其是帝位,父杀子,子弑父,骨肉相残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生那么合着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的。有病。”

  “子弑父?你那的历史上有?”这种违背伦理的事,杨舒烈完全不曾听闻过。

  “有啊,很多呢!因为子嗣太多,便顾及不到,父子感情淡泊的有之。因对帝位疯狂的也有。但是也有子弑父,诛杀手足后成为一代明君的。帝王向来多疑,诛杀功臣的历朝历代都是有的,烈,留心点当今皇上,尤其在铲除延安王后。不可握太多兵权。手握重兵是大忌。”

  “恩,我明白,等除了延安王,我不会接手他手中的兵权。你放心。”

  “恩,最近瑞王的兵器可打造好?”

  “打造好了,赵奕与瑞王这几个月一直整顿燕北,用你之前提的政策,照目前的进度,明年开春,北燕不仅有兵,粮草也是充足的。这几个月,我提拔了一些兵将,你给的兵书,我也有教他们,现在他们差一个实战的机会,最快,明年年底,我们便可离开了。”

  “真的?”焦妍妍听到这个消息。开心极了。觉得时间变得都美好了。但她现在可以抓紧时间敛财才行。

  “恩,真的。”杨舒烈见焦妍妍这般开心,心里自然也是欢喜的。

  可焦妍妍因为开心,不自觉就搂紧了杨舒烈的脖颈,杨舒烈的脸紧紧的贴在焦妍妍的胸前,两条腿还不停地甩动着,这可让杨舒烈不太好过了。也渐渐开始起来变化。

  “妍妍……我……”

  “恩~”焦妍妍正在想如何敛财,哪里还能知道身下杨舒烈的变化,只是听见自己的名字,本能的应了下。

  这叫应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杨舒烈的耳中,焦妍妍随意的应答,却成了羞涩的答应。

  杨舒烈一把抱起焦妍妍,疾步走入内室,拉下纱幔。吻了上去……

  等焦妍妍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也只有接受的份了。

  洞内风光媚,房中春意浓。

  …………

  “妍妍,你房中缺一个浴池。我命人打造一个,可好?”杨舒烈宴足后开始思索善后的问题。总不能动不动让紫儿打水吧。

  焦妍妍有些累,便猫在杨舒烈的怀中。懒得回答他那些不正经的话。

  “累了?”

  焦妍妍微微点点头。

  看着焦妍妍懒散的样,杨舒烈不忍扰了她,便起身去打水,等回来时,焦妍妍也睡着了。只能稍稍擦拭一番,便抱着焦妍妍,沉沉的睡去了。

  

3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