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出一计

  第二日,焦妍妍着一身男装,到了金满楼。

  在金满楼的雅室内见了景复,一个粗犷的男子,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焦妍妍瞬间觉得原来她的时代里都是美男啊。

  “景公子,听闻你要赎我楼中的貂蝉姑娘?”焦妍妍倒了杯茶放在景复桌前。

  “你是楼主?不知如何称呼?”

  “诸葛严。”

  “听闻诸楼主与瑞王,杨大将军都关系密切,但该知道,我是谁,我看的上貂蝉姑娘,愿意赎,你该知道,这已经是给你体面了”景复扫了一眼焦妍妍,眼中全身蔑视。

  “景公子错了,我姓诸葛,名严。至于瑞王与杨将军,他们欠我一个人情,我也是拿人钱财,与人办事。初来燕北,自是找个庇荫之所为好。

  至于貂蝉,若我没猜错,应该是你打算送于延安王的吧。”焦妍妍拿起茶,轻轻呡了一口。

  “你知道些什么?”景复这下紧张了,这个想法,他对谁都不曾提起。这个楼主是如何得知的。

  “哈哈哈哈,景公子不必紧张,诸葛我没什么爱好,就爱钱财。你出的起价,我便给你出一计,比你这种送美人强上许多。”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延安王。”

  “你有好计谋?”景复心一紧,自从皇上下旨延安王位可以世袭,尤其是他大哥景寿,开心的不行。好似这个位子就是他的一般。自己不比大哥差,就是被皇后压制着,自己只差一个机会。

  “自然是有的,只是这个价钱嘛……”

  “只要有用,价格好说。”

  “还是先说价格吧,我助你一把,我要一车黄金,再加五百钱。我这金满楼还不够亮。我的美人们可缺着呢。”焦妍妍摸着家胡子,淡淡的说。

  “黄金?就是你这金满楼的黄金,你要来做什么?”

  “金屋藏娇啊,我中意的美人喜欢,我要为她打造黄金屋。缺的紧,瑞王小气的很。替他做事,只给一点点。我要何时才能抱的美人归啊。”焦妍妍一脸哀伤的说。

  “美人?将军府杨蓝蓝?”景复听他如此说,想起美人,他又住将军府。将军府的杨蓝蓝是燕北第一美人。难道是她?

  “景公子真是慧眼。”

  “我却诸葛楼主莫打杨蓝蓝的主意,杨将军怕是不会同意。”

  “哈哈哈哈,难道景复公子不知?蓝儿与那杨舒烈可是面和心不和。蓝儿已经答应,只有我给她建一座黄金屋,她便嫁与我。”

  “既然诸葛楼主心意已决,在下便不多言,你开的条件,我答应。”

  “景公子是个爽快人。那我便说说吧。以你目前的形式,不该找美人,去诱惑延安王,此机不该在这时候用,要等你有足够能力与景寿对抗时,此计才能用之,过早,只会被他人发现,扼杀。”

  “那我改如何?”

  “景寿与西宁侯燕兆丰结交,你何不找一个与之抗衡之人。比如瑞王,瑞王乃是当今皇上的胞弟,甚是看中,你若无意中就他一命,你说皇上会如何报答你?”

  “如何救?”

  “机会总是要自己争取,创造的嘛?”

  “你的意思是……找人……”景复被焦妍妍的话吓一跳,谋害皇族可是重罪啊。

  “福贵险中取,江湖上不是有专门做这行的嘛,让他人出面,来一出苦肉计。取得皇上信任,这是对外。对内,扶持未有子嗣的姨太太,与其找个生面孔让人产生紧惕,不如找个熟人,既不显眼,又让被扶持的人对你感恩戴德。日后定能大用。”

  “可府中的姨太太们,她们……哎!”景复听焦妍妍说,觉得很少有道理,可延安王府的那些不受宠的,都是小家小户的。难登大雅之堂。

  “找个相貌好,偷偷送了金满楼吧,我让她们给你调教。”

  景复一听,拍案叫好。这金满楼调教出来的四大美人,他可是见识过的,风情万种。让男人甚是着迷。

  “那就有劳诸葛楼主了。”

  “不必,我们各取所需。而已。”

  ………………

  瑞王府

  “皇兄,下面报上了,延安王的二子去了金满楼,杨蓝蓝也去了。”燕栩看看便衣出宫的燕钰。

  燕钰淡淡喝了口茶,“看来今日朕找你要商量的事,已被蓝儿解决了。就是不知蓝儿给景复出了什么主意。朕有些好奇。”

  “那个杨蓝蓝就是诡计多,不知为何,臣弟刚眼皮一直跳。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燕钰不禁笑了,“你该不会是怕蓝儿找你要黄金或是钱吧。”

  “皇兄这一提醒,她可真做的出此事,不行,臣弟出去躲几天。”燕栩被燕钰这么一提醒,煞有此事般,不自觉就想躲。

  “给她便是,她为朕解决一难题,应得的。”燕钰则是一脸笑意。

  燕栩看着燕钰,觉得一段时日不见,燕钰变了许多,尤其是对那个女匪寇。等等,他刚是不是叫那个女匪寇蓝儿,燕栩脸色瞬间不好了,“皇兄,你该不会是对那个女匪寇有意思吧?应该不是,对吧,是我想多了吧。”

  燕钰继续喝了一口差,然后抬头看向燕栩,一如之前的口气,“是又如何?”

  燕栩听着燕钰云淡风轻的口气,却觉得像是晴天霹雳,“皇兄,若是两年前,你若喜欢,纳进宫中也就是了,可现在的杨蓝蓝,只怕已非……”

  “朕何曾不知,若不是顾及这些,朕早命她入宫了,”燕钰打断燕栩的话,他不想听到后面的字,“可即便如此,朕也喜她,啊栩,这是朕第一次动心。朕犹豫过,挣扎过,也决定放弃过,可蓝儿的身影总在朕的眼前浮现。只是目前形势逼人,朕给不了蓝儿太多,等局势稳定下来,朕会纳她为妃。”

  “皇兄,你这是何苦,明知不单是朝臣,宗亲,怕是连舒烈也不会同意。怕皇兄还不知道,皇兄第一次去将军府时,被杨蓝蓝看见了,后来跟舒烈要求,嫁入皇宫为妃。舒烈拒绝了,当时杨老将军临终说嘱托过,杨家女,不与他人为妾,皇兄,你死了这份心吧。以前杨家不同意,现在更不会同意。”

  燕钰听了燕栩的话,顿时心花怒放,原来蓝儿早对他种下情愫,并非自己单相思,即便蓝儿现在忘了,但感情如何会散呢!这下他信心满满。意志坚定的说,“既然杨老将军说杨家女不与他人为妾,那朕让她为妻。”

  “皇兄,你真是魔障了,这种话如何说的,别说皇后现在有延安王撑着,就是没了延安王,皇后何罪?你要废后。”燕栩气的不轻,觉得燕钰疯了,燕北立国到现在还没有废后,只有病逝的先后。想到这燕栩一身冷汗,“皇兄,你不会是没想过废后,而是……”

  “啊栩,你越礼了,这些是朕的家事,今日就议到着吧。今日之事,只在我们兄弟间,朕不想第三个人知道此事。包括蓝儿。”说完,燕钰便离开了瑞王府。

  与满心欢喜的燕钰不同,燕栩愁容满面,不知如何是好。

  

再出一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