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

  这一日,焦妍妍在府中闲着没事,便抚琴做了乐,不行听见院外的争吵声。

  “王爷,您且稍后,让老奴先去禀报小姐吧,小姐的闺房不能闯啊,王爷。”杨管家跟在怒气冲冲的燕栩后面一路小跑,他想拦下,却又不敢。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让外面的小斯去找将军。

  “你家小姐是寻常女子吗?本王差点被她算计的命都没了,谋害王爷!胆子越大大了。”

  杨管家被燕栩的话吓得直打哆嗦,谋害王爷?这……这从何说起啊。

  “杨蓝蓝,你给我出来。”燕栩一边找一边怒吼。听见一处院中传来琴声。变知道定是焦妍妍的住处。直奔而且。

  “王爷,你这是怎么了?这般恼怒,”焦妍妍一边抚琴一边悠悠的说着。好似问候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的平淡无奇。

  “你还问我,是不是你出景复出的主意,居然找刺客行刺。你胆子不小。万一伤了我,你打算如何?”燕栩坐到焦妍妍对面,质问道。

  “王爷这不是好好的嘛,王爷何时胆子如此小了。还是惊着了?找我索赔来了?我可是替你们做事。我都没跟你要报酬,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了。”琴音不断的从焦妍妍手下传出。

  “那个……你好歹只会我一声呀。让我有个准备不是。”燕栩听了焦妍妍的话一下子底气都散了。

  “如何?这次给多少啊,我只有黄金。”

  “你一个女子一天到晚想着报酬。俗气不俗气。”

  “这话,王爷可真说对了,啊呀,就一俗人。”

  “那个……先赊着,你与景复定是做了交易,现在给你会被起疑。”

  “可以。我这人好说话。若无其他事,王爷回吧。”焦妍妍有些不耐烦了。

  “你这琴弹的不错。”

  焦妍妍抚平琴,收回手,打量着燕栩,嫣嫣一笑,“你是想听?还是想学?想听,边去金满楼,想学嘛,规矩你懂的。”

  “小气,你之前手收了我不少呢!”说到这个,燕栩还一阵心疼。

  “哈哈,原来瑞王还记得呢。行,为你来一曲,听的懂,我便免费教你如何?”焦妍妍想起杨舒烈跟她说,瑞王那次被她气晕了,不禁乐了。

  “好,但不能只抚琴,总有有字吧”

  “没问题。我唱上一曲。”焦妍妍抬起双手,撩动琴弦。然后娓娓唱起: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众香拱之,幽幽其芳。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以日以年,我行四方。

  文王梦熊,渭水泱泱。

  采而佩之,奕奕清芳。

  雪霜茂茂,蕾蕾于冬,

  君子之守,子孙之昌。

  焦妍妍的歌声宛转悠扬,余音绕梁,久久不能散去。燕栩听的如痴如醉。

  “何如?懂吗?”

  燕栩咳了一声,沉默不语,他确实不懂。只觉得好听。

  “就知道你不懂。”

  燕栩见焦妍妍一脸的轻视。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轰击。不服气的说,“你唱的谁不懂。”

  “我懂。”杨舒烈走近焦妍妍,其实他来了有一会了,当他听说瑞王气冲冲的来找焦妍妍,立刻快马回来。见焦妍妍无事,便安心了。又听见焦妍妍唱歌,便默默站那听着。

  “你懂?那什么意思啊”燕栩不服气的说。

  “妍妍,文王梦熊,渭水泱泱,这该是个典故吧。”

  “大哥真是智勇双全,的确,字面意思是说周文王梦见一直飞熊入怀,命人去渭水之畔找寻。”

  “那我明白了。意思是,

  兰花的叶子很漂亮,在风中摆动时,很香;众多的花香拱卫着兰香,兰花兰是香中之王,如果不去采摘佩戴他,对兰花有什么妨害呢……………………”杨舒烈解释完问到,“如何?”

  “大哥厉害了,这么短的时间就会解了,”焦妍妍也是佩服,也是自豪。

  “就这么几句话解释,舒烈你能说出这么一大段来?”燕栩听着不可思议。

  “其实说白了,我觉得最后一句才是重点,若人如果有兰花这样的品性,后代子孙必定昌盛。”杨舒烈说道。

  “杨蓝蓝,你这些哪学的?你的那些师父?”

  “是啊,我的那些师父,都是智者,其实你能懂的。”焦妍妍对杨舒烈眨了眨眼。

  杨舒烈也焦妍妍又糊弄着瑞王,会心一笑

  燕栩觉得自己来,真是找罪受。

  ………………

  燕栩走后。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管家派人来说瑞王恼怒了,怕你受委屈,不过这在看的,我的妍妍岂是一般人能欺负的了的。”杨舒烈勾勾焦妍妍的鼻尖,打趣的说。

  “景复开始动作了。”

  “恩,我知道,皇上为报答景复就瑞王,封了他五品的御郎中。与景寿同级。怕延安王府要动荡了。”

  说道这个,杨舒烈突然想起便问焦妍妍,“皇上赏了一车的黄金给景复。可是你的主意,你是如何跟景复解释我们的关系的,他应该知道你住将军府才是,”

  “这个嘛,我当时男装出现的,说我中意你妹妹,想金屋藏娇,为你妹妹打造个金屋。燕北大概都知道你之前跟杨蓝蓝关系不好吧。”焦妍妍说着牵杨舒烈进屋。

  “就你点子多,打造金屋,你要藏何人啊?”

  “自然是你与我,就我们两个,还有我们的孩子,藏我们一家人。”到了屋内,焦妍妍便深深的吻了上去。

  杨舒烈回应着。一会便情难自控了,“妍妍,你屋内的浴池也弄好好几日了,我们试试,和用于否?”说完便抱起焦妍妍往浴池走去。

  ………………

  “你愈发不节制了。不好。”焦妍妍软软靠在杨舒烈的怀中,羞涩的说道。

  “恩,知道,只是前几日看了书,有些好奇,便找你商讨一番。现在觉得此书不错,值得借鉴,妍妍以为如何?”

  “流氓。”焦妍妍打算起身,离开浴池。

  却被杨舒烈一把拉回怀中。

  “妍妍可知,书中还有其他法子。我想一一试验。”说完又吻了上去。

  焦妍妍躲开了。“将军该知道,小则怡情,多,则伤身。”

  “哈哈哈,对本将军来说,小,不足,多,宴足。”

  “可……可我……饿了”焦妍妍被杨舒烈的话**的不知如何回答。

  “你瞧,本将方才才说,小,不足。来本将喂你。”

  “我…………”不还未说出口。已经被杨舒烈吞没在口中。

  低吟沉沉,水声潺潺。水花朵朵,好一副春江花月夜。

  

3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