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征在即

  这日,焦妍妍醒来,紫儿伺候焦妍妍梳洗,为焦妍妍披上裘衣。

  “这是……”焦妍妍看见身上的雪白的裘衣,样式像极了她那件貂毛。

  “这是将军命人做的,样式是将军画的。这件裘衣自几个月前将军就已经开始命人准备了,为了抓白色的狐狸,可是费了好一番心血呢。”紫儿絮絮的说着。

  自从紫儿知道他们的身份后,紫儿细细的想了很久,也想通了,自己不过奴婢,妍妍小姐待自己这般真心,也许这便是命吧,想通后,每次杨舒烈过来,紫儿都会自动退下,并阻止任何人打扰。

  焦妍妍自然不知,可杨舒烈何等人,经过几次,他便知道紫儿定是知道了一些事,也命人盯紧紫儿,可后来发现紫儿并无恶意。便安心下来。有些事,便不再刻意避开紫儿。有了紫儿盯梢。杨舒烈这些日子过得极其舒适。

  “紫儿喜欢吗?我也送一件给紫儿。”说完,转身进了屋,取了那件貂毛。然后走到紫儿面前。

  “这样给你,”焦妍妍把貂毛递给紫儿。

  紫儿接过貂毛,细细的看着,发现样式跟焦妍妍身上的一样,领口还有珍珠点缀,虽比焦妍妍身上的短了些,却更为精致。

  “小姐,这……太贵重了。”紫儿将貂毛递给焦妍妍。

  焦妍妍推了回去,说到,“是贵重,这件是貂毛的,样式是我自己设计的,但紫儿对于我更是贵重。在有一个地方有这么一句话,女子出嫁,少不得一件貂皮。这件也是我为你准备的嫁妆之一。”

  “小姐……”紫儿听了焦妍妍的话,热泪盈眶。从未有人把自己看的重要,哪怕是以前的蓝儿小姐,虽对她还好,毕竟也只是当她是奴婢。

  “收着吧。这些日子我虽不曾问你,可看出来了,你啊,有小心思了,怕是离出嫁不远了。”

  “小姐……”紫儿红了耳根,她知道焦妍妍说的是谁,醉仙楼的傅康。

  因为焦妍妍的关系,傅康出没将军府也成了常事,与紫儿接触也多了,一来二去,便生了情愫。紫儿正愁着如何跟焦妍妍说呢。

  “傅康我虽接触不多,但醉仙楼经营的实在不错,看的出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前先日子,我便让大哥去打探了一番。结果也是让我甚是满意。等过了年,让傅康来我这一趟,带上他母亲,我与他母亲商讨下你们的婚事。哎!女大不中留啊。”焦妍妍看着紫儿羞红的脸,调侃道。

  “小姐,越发会玩笑了。紫儿不理你了,将军等着小姐早膳呢。别让将军等急了,饿着了将军。”

  “恩,走吧。”

  …………………………

  “大哥,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焦妍妍见杨舒烈从早膳时就心不在焉。

  “妍妍,今日早朝,东吴有大军压境。快着年底,慢着开春,我便要出征了。”杨舒烈扶着焦妍妍,怕焦妍妍听到后会受惊吓。

  焦妍妍红着眼睛看着杨舒烈,她不敢哭,怕杨舒烈难过,担忧。强忍着眼中的泪,强颜欢笑,哽咽的说道,“我等你回来。”

  杨舒烈一把抱住焦妍妍。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恩,等我回来。回来我便请旨。娶你为妻。”

  焦妍妍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湿透了杨舒烈的衣襟。焦妍妍不敢说话,只能不住的点头。

  ………………

  “紫儿,替我打造两幅这样的面具。要轻盈些的。”焦妍妍把图纸递给紫儿。

  焦妍妍知道杨舒烈要出征,不知道该为他做些什么。一路魂不守舍的回兰陵院。在看见兰陵院的匾额时。她想起了兰陵王,一个俊美的战神。

  于是进屋画了一副凶神恶煞鬼面具。还有一副金面具。她要为他,为所有的将士献上一曲一舞。

  “这……小姐,这面具太吓人了。”紫儿被这面具吓的不轻。

  “去吧,这是战神的面具。”焦妍妍没有抬头,而是继续谱曲。

  ………………

  金满楼

  “楼主。”

  “夏青,我需要从楼中选18位善舞的。这是曲谱,给貂蝉她们四个,让她们四个最近联系,要合奏。这去叫兰陵王入阵曲。”焦妍妍把曲谱给了夏青。

  “是。小的这就让人带18位善舞的姑娘过来。”夏青退了下去。不一会带了18位姑娘上来。

  “楼主。”几个年轻的女子上前行礼。

  “免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教你们一曲兰陵王入阵舞,你们给我伴舞。”

  “是。”几个女子看着眼前带面纱的楼主。虽说第一次见,却也知道这是给她们别样生活的人,都恭敬的听命。

  焦妍妍开始教授伴舞的动作。接下来的几日都是如此。

  由于出征在即,杨舒烈也忙的不可开交。焦妍妍便几乎日日在金满楼中练舞。

  到了晚间才回府。

  “妍妍,最近管家总说你白日里都不在府中。很忙的样子。晚间见你也是一脸疲惫。”杨舒烈搂紧焦妍妍。自从知道自己要出征,焦妍妍便日日都宿在紫轩阁中。

  “出征的日子可定下来了?”焦妍妍不想回答,因为怕他心疼,便移开话题。

  “定下来了,下月初三。边出征。”杨舒烈抱着焦妍妍的手又紧了几分,头靠在焦妍妍的脖颈,用力的吸气,他要牢牢的记住她的味道。他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不足半月了。”焦妍妍从脖子上摘下挂件。转过身带在杨舒烈脖子上。

  杨舒烈看见那个挂件。是之前送焦妍妍的圆环。焦妍妍把镯子里的那块红宝石弄了下来,镶了进去。便一直带在身上。

  “妍妍……”杨舒烈握着焦妍妍给他带挂件的手。

  “烈,应该是它把我带到你身边,我信它也可以把你平安的带回我的身边。我在京中很安全。”

  “妍妍……我……对不起”杨舒烈吻了下焦妍妍的额间。愧疚自责。

  “烈,跟你交个战神的故事吧。”焦妍妍懂。可又不知道如何做。只能讲别的。

  “好,我最喜妍妍讲的故事。”杨舒烈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让焦妍妍靠的自己更舒适先。

  “很久以前,有一个貌美的男子,姓高,字长恭,被世人称为兰陵王。因长相其实貌美,出征时总是带上一副十分恐怖的鬼面具。御敌无数,敌军闻之色变,以五百骑兵破敌替金墉解围,从此一战成名……后来军中善音律的结合当地的音律,谱了一曲称为兰陵王入阵曲…………”

  “这曲,妍妍会?”

  “会。只是我觉得柔了先,打算改编一番。”

  “不知道出征之前能否听的到妍妍改的曲。听不到也没事。回来之时,妍妍弹给我听,可好?”

  “好,这曲我外你而改,为所有跟随你出征的将士而改。希望你们会喜欢。”

  

出征在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