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征前夜

  这些日子焦妍妍为杨舒烈整理行装。时间入流水般匆匆过去。再过两日,便是出征的日子了。

  焦妍妍排练的舞曲,也差不多了。焦妍妍派人去请了瑞王。

  “杨蓝蓝,我最近忙的不行,说吧,找我何事?”燕栩听闻焦妍妍记着找他,说务必一见,便赶来了将军府。

  “我想让你跟皇上上一道折子,大军出征前,在城门外,金满楼想为出征的将士舞上一曲。希望将士们凯旋归来。”

  “啊……跳舞?这不是胡闹嘛!”燕栩听了觉得焦妍妍无理取闹。哪有出征时,让女子在那扭扭捏捏的跳舞的。

  “不是一般的舞。是将士出征的站舞。”

  “战舞?我未曾听闻过。”燕栩有些迟疑。

  “就你那见识,能知道什么?”焦妍妍瞄了一眼燕栩,不屑的说。

  “你……行,我去跟皇兄说,答应与否,我可不管。”

  “恩,瑞王,谢谢!”焦妍妍听燕栩答应了,心里松了口气。知道瑞王答应了,哪怕皇上不同意,他也是定能说服皇上的。

  燕栩听焦妍妍的这句谢谢,弄得心慌意乱。这丫头何时跟他客气过。这么真诚的话,不会有诈吧。燕栩摇摇头,觉得自己多想了。

  于是进宫见了燕钰。

  “蓝儿要为出征的战士舞战曲?”燕钰听闻战舞,便想起了之前焦妍妍舞的鼓舞。居然还能再见一次,心中甚是欢喜。

  “是。出征时,城门外。”燕栩回答道。

  “好,于安,传旨下去,命出征之日,所有将士在城门外等候。朕亲自送行。”

  “奴才遵旨。”于安带燕钰的口谕出了宫。

  …………

  第二日,焦妍妍收到了燕栩的传信。便命紫儿知会夏青,让夏青派人连夜搭起了台子,一个两米多高的台子,并通知下去,明日丑时三刻城门外准备。

  而焦妍妍便一直在府中等着杨舒烈回府。明日一走,不知要多久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杨舒烈也回了府中。

  这些天由于焦妍妍到了晚间便会在他屋中,便直奔自己屋中去了。

  刚一进屋,便被眼前的景色迷的狂乱不止。

  焦妍妍见杨舒烈进屋。解掉披着的裘衣,裘衣缓缓落下。

  “妍……妍……冷……”杨舒烈见焦妍妍解了裘衣,里面只穿着一件剔透的薄纱。隐隐的能看见焦妍妍所谓的内衣内裤。之前杨舒烈要求了好几次,让焦妍妍穿给他看,焦妍妍都严词拒绝了。没想到……

  “将军没发现屋中多了两处暖炉吗?再说,这不是将军要求我做的嘛,怎么如将军意了,将军却结巴了。”焦妍妍光着脚,走向杨舒烈。挑起他的下巴。

  杨舒烈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咽干涸的喉,伸向焦妍妍。

  焦妍妍一个回转,散下的发丝因她的转动,飘飘扬起。扫过杨舒烈的脸颊。

  “将军别急,待我为你舞上一曲,如何?”焦妍妍见杨舒烈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掩嘴而笑。

  “将军可看好了,切勿忘记。”

  焦妍妍围着他扭动着,时而用手拨弄着他,等他伸出手打算握住她时。焦妍妍一甩袖。躲了过去。转到了远处。

  双臂软若无骨在空中舞动,身躯如波浪般浮动。眼神中充满柔情。

  时而对他勾勾小指头。示意他靠近,杨舒烈不自觉便走进她,焦妍妍牵起他的手,举过头顶,在他的掌下旋转,手慢慢降下,焦妍妍随着杨舒烈的手臂,转进了杨舒烈的怀中,楼上了他的脖颈,一个后仰。

  杨舒烈赶紧搂住焦妍妍的腰,接住她提起的腿。

  焦妍妍一笑。离开了杨舒烈的怀抱,却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

  杨舒烈用舌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甚是香甜。今日的焦妍妍比初次见到的跳舞的她,更是撩人心弦。要不是自己已拥有她,怕自己这刻,非被勾魂摄魄不可。天下男子谁经住焦妍妍这般诱惑。

  “小妖精,你可是要本将的魂魄不成。”杨舒烈追上焦妍妍,抱入怀中。

  “将军莫胡言。小妖只是舞曲而已。何来夺魂摄魄之说。”焦妍妍抚上杨舒烈的胸膛。柔柔弱弱的说道。

  “妍妍,我现在更能体会你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了。”杨舒烈扶着焦妍妍的杨柳细腰。

  “什么话。”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我也想如此。”杨舒烈惆怅的说。

  “哈哈哈,幸好你不是帝王,否则定是个昏君。”焦妍妍见杨舒烈惆怅,戏谑的说道。

  “虽不是帝王,但也快是昏将了。我巴不得与你,春从春游夜专夜。”

  “你不会的,至少现在不会。再则我也不是杨贵妃,你也非唐玄宗。我们啊,是皇帝御下的苦命鸳鸯还差不多。”焦妍妍嘟囔着嘴,有些怨气。又不是自己的江山,费尽心机也是为他人做嫁衣。

  “哈哈哈哈,妍妍这形容倒是贴切,是一对苦命鸳鸯不假。但若妍妍想要,我也能为妍妍打个天下回来。”杨舒烈知道,焦妍妍一直觉得命握别人手中不安全。此番话虽大逆不道,但若皇上再他凯旋而归时,不同意他的婚事。他便带着焦妍妍走。可若想护得住焦妍妍,他知道他需要一番势力,他不要焦妍妍跟他过亡命天涯的生活。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万”

  杨舒烈听到焦妍妍说出一串数字,十分不解,“这是何意?”

  “五亿(无意)”焦妍妍明白杨舒烈的意思。但打个天下何其难。拿命去拼,太危险。

  杨舒烈这才反应过来,亲了下焦妍妍,“妍妍不想做人上人?”

  “不是不想,只是人生数载,青春也就那匆匆几年,人上人虽好,却也苦恼。寻一处世外桃源,隐姓埋名,虽清苦些,却也是惬意。”

  “妍妍可想好去何处?”

  焦妍妍摇摇头,“天下之大,我却只认得燕京这一地。不曾去过别处。”焦妍妍抬头看向杨舒烈,“你是怕皇上不同意?”

  杨舒烈点点头,“前些日子,瑞王曾问起,问我是否会让你嫁人?还玩笑的说起蓝儿曾有意皇上的事,我怕……”

  “放心,如真是皇上,他想娶我更是妄想,别忘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再者你都是你的猜测。”焦妍妍虽安慰杨舒烈,心中却起来戒心。

  “希望是我多疑了,妍妍,春宵苦短。”说完便抱起了焦妍妍,与其苦苦思念,不如立即拥有。

  “你这流氓样,要改……”焦妍妍有点小抱怨,好好的说着话,又突然这般吓她一跳。

  “恩,好,改,不过不是现在,从进屋便想了,明日便出征了,今夜由我随性一回,可好?”

  焦妍妍羞红了耳根点点头。平日里,焦妍妍十分克制杨舒烈,绝不让他予取予求。今日便随他一回。

  可到后来焦妍妍便后悔了,这随他一回的代价太惨烈了。

  中途焦妍妍苦苦求饶,杨舒烈总是说最后一次。可最后一次后还有最后一次。直到焦妍妍半昏过去,杨舒烈才作罢。

  这才抱着焦妍妍沉沉睡去。

  

出征前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