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城门送行

  到了寅时,杨舒烈醒来,看着怀中沉睡的焦妍妍。十分不舍,真想带着她一起走。可是不行,战场太危险。

  杨舒烈看了好久焦妍妍,却不敢动,怕惊醒了焦妍妍。直到天开始放亮,他知道,他该走了。轻轻的起身,穿好衣裳,本该穿的铠甲,却拿在手中,他怕铠甲的声响吵醒焦妍妍。

  正打算出门时,便听见焦妍妍叫他,他进来里屋,见焦妍妍一起坐起。

  “你怎么醒了,再多睡会吧,昨晚累着你了。”杨舒烈摸摸焦妍妍的脸。把焦妍妍散落的一缕丝发勾置耳后。

  焦妍妍摇摇头,“让我为你覆甲吧!我从未为你穿过衣裳。”

  “好,”杨舒烈见焦妍妍的神情不忍拒绝。站直身,把铠甲递给焦妍妍。

  焦妍妍把铠甲穿在杨舒烈身上,铠甲很重,杨舒烈在旁帮衬着。待一切穿好后。焦妍妍看着杨舒烈,说到,

  “携手等欢爱,宿昔同裘裳。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等我平安回来。”杨舒烈不敢抱焦妍妍,一是怕铠甲冰凉,冻着她,而是怕自己抱了会无法放手。说完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千言万语,化作相思泪。

  杨舒烈打开门,看见紫儿立在门前。不自觉皱眉,然后松开,淡淡的说,“照顾好小姐,若出意外,你改知道后果。”

  “将军放心,奴婢敬重小姐,绝不会伤小姐分毫。奴婢会用性命守护好小姐,等将军归来。”紫儿没有跪下,只是微微俯身,虽然她知道自己今日不该来的,可是她怕小姐会因将军的离开伤心,想陪着小姐,便来了。

  杨舒烈听了紫儿的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便离开了。

  紫儿进了屋。看见焦妍妍呆呆的站着,把手中的衣物首饰放下,拿过衣架上的裘衣披在焦妍妍身上,“小姐,金满楼的姑娘们都在城门外候着呢,你也该梳洗一番,出发了。”

  “紫儿?你……”焦妍妍感觉有人说话,却发现是紫儿。很是惊讶,一扫之前的伤心。

  “小姐,紫儿都知道,但在紫儿心里,你很重要。将军出征最是放心不下你,你准备了这么久的礼物,该好好送上。”

  “恩,为我梳洗吧,之前让傅康做的,可都做好了?”

  “是,傅康昨日已经让人送过来给将军的那份,其他的都在城门口候着。”

  焦妍妍点点头。

  ………………

  城门口。

  “舒烈,这次出征又有劳你了。”燕钰拍着杨舒烈的肩膀,“朕等你凯旋而归。”

  杨舒烈单膝跪地,一手握剑,一手放于膝盖。“臣想在此求皇上一个恩典,待臣凯旋归来之日,请皇上为臣赐婚,臣心有所属,想娶她为妻。”

  燕钰听完先是一愣,心有所属?何时?不过转而一想,他也是正常男子,便道,“好,待卿归来之日,便下旨赐婚,让你如愿以偿。无论何人,朕必让你得偿所愿。”

  “谢皇上”杨舒烈这才松口气。

  “城门外,诸位将士,有惊喜等着你们,出去看看吧!”燕钰对边上所有即将出征的将士道。

  城门打开,

  之见一处高台立于城门口不远处。台上有十多名女子,一个身穿红衣,面带金色面具的女子立于一个大姑之上。

  杨舒烈心中一紧,是妍妍,妍妍来送行了。心中说不出的暖意。

  红衣女子微微行礼,一阵琴声响起。女子开始舞动,脚下的鼓也随之响起,呼应这琴声。琴声悠远,鼓声镇魂。交相辉映。

  随着女子舞步的急缓,脚下的鼓发出的鼓声高低不同,女子就好像一位将军,指挥着所有的音律冲锋陷阵。随着女子的手方向,那些立在一侧的鼓由白衣女子击响。十多个白衣女子看着红衣女子的手势控制着各自手中的鼓声。时轻时重,时缓时急。

  红衣女子随风舞动,动作开始变得简洁干练,也正在此时,鼓声震天,如战场冲锋陷阵时,让听人激情澎湃。仿佛身如其境。

  慢慢鼓声开始消散,琴声盖过了鼓声,红衣女子动作又变的轻柔,欢快。让听着人中喜悦,不禁想着,这是战胜后的喜悦。真好。

  当鼓停了,琴停了,红衣女子突然飞身而起,杨舒烈吓的差点从策马扬鞭奔向她,却见她嘴角上扬,这才安心下来。

  可百姓哪里知道,各个跪地直呼,“是仙女,是仙女下凡了。”

  女子飞到杨舒烈跟前,脚尖轻轻立于杨舒烈所骑的战马的头上。然后递给杨舒烈一个面具。

  杨舒烈接过面具,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贵面具。满脸笑意宠溺的说到,“又调皮,冻着,摔着可如何?”

  “可还喜欢?”焦妍妍低头问到。

  “恩,甚是喜欢,你送的礼物,前者尤其钟爱。”杨舒烈看着焦妍妍,眼中柔情似水。

  而焦妍妍则是听着红了脸,只有她知道,杨舒烈说的是昨夜的事,还好带着面具。“等你平安归来。”说完,一个转身,飞回了之前的高台。站在那看着杨舒烈,而杨舒烈也看着她。

  “将军,”

  杨舒烈低头,看见紫儿。捧着一个盒子。

  “将军,这是小姐为你准备的,有牛肉干,猪肉脯,还有小姐自己亲自做的饼****也准备了将士们的,有辆车,在后头。”

  杨舒烈接过箱子,里面每一样上面都贴了一张纸,箱子内侧写着,

  “勿念,勿忘,勿急。

  切记用膳。”

  杨舒烈心中有说不出的甜。抬起头对焦妍妍喊道,“l love you ”

  焦妍妍破涕为笑,也喊道,“ love you too ”

  “出发”杨舒烈一声令下,大军出发。

  城门口站在的燕钰看见焦妍妍的今日的舞姿,比之前更是倾心不已,恨不得立马带回宫。但又见两人的互动,心中甚是不适。

  “啊栩,你懂他们说的意思吗?矮冷虎油?是什么?”

  “不知道,杨蓝蓝懂的太多,我等会儿问问她,”燕栩知道,今日之后,宫中怕是要起变故了。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恩,知道了,告诉朕”

  “是。”说完燕栩便向焦妍妍走去。

  “杨蓝蓝,你的金满楼以后怕是要红遍大江南北了呢!”燕栩看着焦妍妍,近看,她更是美的勾人魂魄。哪怕带着面具依旧掩盖不了她的光芒。

  “有话快说,我要回府了,冻死了。”

  “你刚跟舒烈说的矮冷虎油是什么?”

  焦妍妍一听,笑的眼泪都出来,但又不能说真正的意思,于是说,“这是一种糕点,以前师父们外出,回来就会给我带,师父说那叫矮冷虎。形状似老虎脸所以得名,我嫌这种糕点太油。便叫它矮冷虎油。昨日我跟大哥说起此事。刚大哥问我要不要回来给我带矮冷虎油。我说想吐。”

  “原来如此,还以为你们打暗语呢!”

  “哪来那么多暗语啊,不跟你说了。我回府了,紫儿,走吧”说完,焦妍妍带着紫儿走了。

  燕栩也回禀了燕钰。

  “原来蓝儿不喜吃矮冷虎啊,”燕钰笑了笑,笑的是自己多心了。心情也好了些,便带着于安回宫了。

  

城门送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