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副美人图

  这日,杨舒烈与几位副将在营中商讨敌方的兵力部署,领军将领等问题时。一个小兵进来。

  “将军,有人派送差使送来此物,说是给将军的。”

  “拿过来吧。”

  小兵把锦盒递给杨舒烈,退了下去。其他人继续讨论。

  杨舒烈拿着锦盒,看四周封了蜡。满是好奇。拿起随身匕首,划开封蜡。看见一个信封。

  他解开信封倒了出来。除了信,里面还有个信封。他更是好奇,信未来的急看,便再解开信封,倒出一块丝帕。杨舒烈不解,正要打开来看。便听见一声叫唤

  “将军!”

  “啊,刚说什么?”杨舒烈觉得尴尬,便喝了口水。却无心对方所说。一手喝着茶,一手掀开桌上的丝帕。

  那名将领继续重复刚说的问题,可还没说完。只听后面传来噗呲一声,接着是剧烈的咳嗽。

  “将军,”在场的所有人看向杨舒烈,杨舒烈一把抓起桌上的丝帕,藏入怀中。

  在场的所有人以为杨舒烈呛到了,所以面红耳赤,只有杨舒烈自己知道,自己是羞红的脸。

  昊锐齐在杨舒烈收回手的时候,看见了一绢丝帕,于是出门说,“先让将军歇息一刻钟。等将军好点再议。”

  其他人见杨舒烈咳嗽不知,纷纷表示赞同。都退了出去。

  杨舒烈掏出丝帕打开。之见丝帕上画着一个人,全身赤裸,单臂抱胸,长发散在身旁,下身被一段锦缎遮掩,双腿叠加在一起。而另一只手做出勾动食指的小动作。边上还有一句小字,“将军,小妖等着你!”

  “小妖精,非被你逼疯不可。”杨舒烈话是这么说的,但却看的津津有味。看了好白天,才想起有信。于是拿起信。看到。里面写着。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忧君思念,献上美人,望君勿念,放在心中,聊以慰藉。望君喜之。劝君一句。路过的野花不许采。否则后果自负。(注解:美人独自欣赏)”

  杨舒烈看完,大笑不止。

  外面等候的将领们互相对望,不知将军何故发笑。

  只有昊锐齐知道,这定是将军的心尖人发来的书信。还附上了礼物,那绢丝帕定有乾坤。

  没过一会,杨舒烈便传了所有人进去,商议正事。全程杨舒烈面带桃色,虽不在走神,可偶尔总是会偷偷的笑。

  待一些商讨结束。其他人都走了,昊锐齐留了下来。盯着杨舒烈看了半天,说到,“将军,气色真好。”

  “是吗?哈哈”杨舒烈有忍不住发笑,“我也这么觉得。”

  “可是那位姑娘送了什么好礼,让将军如此开怀?”

  “恩,一份重礼,珍贵无比。我甚是喜欢。”

  “见将军一扫几日前的惆怅,末将也放心不少”,昊锐齐其实是好奇什么礼能有如此效果,却不敢多问。

  “放心,有此礼,我便有了寄托。虽思念,却有解相思的药。再过7 8日应该就到了。”杨舒烈想着,快点打完胜战,早回去。

  “是,既然将军已无事,那末将便退下了。”

  杨舒烈点点头。

  杨舒烈再昊锐齐退下后兵营外的士兵拿来了镜子。

  一边对着镜子,一边画着画。好了好久,总算画好。有写了回信。装还。便命营外的士兵去让人把信送回京。

  而自己又拿出丝帕,一边端详,一边傻傻发笑。

  任谁见了都不会觉得他是号令三军的大将军,而是一痴傻的呆儿。

  …………

  “啊栩,你可看出,周狄束对金满楼的妲己,有兴趣。”

  “妲己?”燕栩有些不解。

  “那个唱歌的,天竺少女的”燕钰说到。

  “哦,想起来了,周狄束对她动心了?”

  “也许,你去安排一下,让那个妲己这几日伺候周狄束。”

  “皇兄,那个妲己是杨蓝蓝的人,她曾说过,她金满楼的姑娘不伺候任何男人。”燕栩一听,自己的皇兄竟然想的是这主意,立马说到。

  “让那个女子伺候西周的九皇子,说不定是未来的皇帝,伺候好了,说不定能博一个妃位。还有不愿意的?”燕钰见燕栩不赞同,有些许不高兴。

  “皇兄,不是那女子赞同与否,是杨蓝蓝不会答应,你知道我说不过那个杨蓝蓝,我也拿她没办法,我去找她说这事,定会被她臭骂一顿。”燕栩不悦的说道,不想找骂是一回事,更多的他也不希望迫害一个无辜之人,青楼女子入宫?那简直痴人说梦。

  “你不去?”这下燕钰恼了,这还是燕栩第一次拒绝他。

  “不去,明知道结果如何,我还去讨骂,皇兄你是知道的,我怕那个杨蓝蓝。”燕栩自己忍怂。

  “那朕自己去。”燕钰一甩袖,不等燕栩回答,便自己出来宫。

  …………

  燕钰来到将军府,却半天等不到焦妍妍,正要派人去催,焦妍妍便进来了。

  “蓝儿,许久不见了。”燕钰看着焦妍妍,心中刚那点怒火被欣喜所代替。

  “王爷,找我何时?”焦妍妍淡淡的说。

  “今日找你,是想跟你借用几天那个妲己。”

  “不借。”焦妍妍一口拒绝。

  燕钰被焦妍妍的一口拒绝给弄闷了,不问理由直接拒绝。太干脆,干脆的他都不知道如何说。

  “蓝儿,价钱好商量,就借用几天而已。”燕钰耐着性子说。

  “她是人,不是东西,我说了不借就是不借。”这下焦妍妍恼了。

  “皇上只是想让妲己陪九皇子几日,九皇子说不定会是西周的未来皇帝,若妲己得他欢心,说不定将来能博一个妃位也未可知啊。”燕钰见焦妍妍恼了,更是耐着性子解释。

  “这么有前程,这么不让皇上自己的妃子去啊,他宫里多的是女人,打我什么主意。”

  “你说什么?”燕钰这下真恼了,居然让他送自己的妃子去伺候别的男人。

  “你冲我吼什么?我难道说错了吗,他皇上的女人是女人,别的女人就不是了是不是,别把他说的有多有情,自古帝王最薄幸。他的女人连说都不让说,却来强要我的人,告诉他,做梦。再告诉他,别用牺牲女人法子去祸害别人,有这种歪心思,不如好好励精图治。”说完焦妍妍扭头就走了。

  留下燕钰再里头呆站着。他都不知道自己这刻想什么。

  燕钰也不知道怎么是怎么走出将军府的,回来宫。

  心中有怒,有惆怅,更多的是伤心,因为他看见,自己心中的人今日与他说话,眼神中透露的是厌恶。

  燕钰扶着头靠在软榻上。不知如何是好。

  于安见燕钰从将军府回来一路神色都不太对,却不敢说话。只能默默地站着。

  

一副美人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