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3

  有平淡无奇的过了好些日子。期间也收过杨舒烈的信件,有千叮咛,有万嘱托,有绵绵思念,有浓浓爱意。让焦妍妍如同泡在蜜罐中,全身散发的浓情蜜意。时而会无缘无故的傻笑。看的紫儿是无可奈何。

  这日,傅康携老母登门。管家上来禀报。

  “迎置大厅。我一会就来。”焦妍妍淡淡的说。

  管家确是一惊,管家认得傅康,是醉仙楼的管事。也是小姐的奴才。

  大厅是迎贵客的,奴才见主子只能在偏厅候着。这……

  管家不敢违逆,于是将人带入大厅奉茶。恭敬的说,“傅管事,小姐一会就来,你先和老太太吃点茶水。”

  “杨管家,奴才是主子的下人,还是去屋外等会吧。”傅康说道。

  “傅管事,是小姐交代的,老太太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就在屋内等候吧。”

  说话间,焦妍妍带着紫儿走了进来。紫儿偷偷看了一眼傅康,有赶紧低下头。

  傅康看见紫儿,嘴角挂笑,扶着自己的母亲。走到焦妍妍跟前。

  “主子。”

  傅康的母亲白氏也恭敬的叫了一句小姐,白氏已经听傅康说过。知道焦妍妍是他家的恩人。今日是为儿子的婚事来的。她也是满心欢喜。

  “不用多礼,都坐吧,紫儿,你也坐,今日是你的大日子,别拘着。”焦妍妍心里也是高兴。

  “谢小姐,”紫儿也坐了下来。

  “傅康,紫儿虽是我的丫鬟,却与旁的丫鬟不同。这点你该知道。别的要求也不多,但有一条,你必须答应。”

  “主子请说。”傅康心里十分清楚,紫儿在自己主子心中的地位。

  “紫儿虽说丫鬟,但比的那些闺秀小姐们。我要你答应我,娶了紫儿,你三十五岁,紫儿在那之前若不能为你生下一儿半女,你方可纳妾。”

  “主子说笑了,傅康也是奴才,怎能纳妾。娶妻都已是主子的恩典了。”傅康说到,在燕北,奴才之身不可纳妾,娶与嫁,都是主子的恩典。

  “是否说笑,我心中明白,你答应或是不答应,”

  “奴才答应,奴才用不纳妾。”傅康看着紫儿说。

  紫儿心中甚是感动。感动傅康的承诺,还有焦妍妍为自己考虑的这般周到。

  “紫儿,记得今日傅康的话。”焦妍妍对紫儿说道,“另外,我也有嘱托你的,傅康的母亲养育傅康不易,你要记得她也是你的母亲,不可依仗我对你的疼惜,趾高气扬。对傅康不可,对他母亲更是不许。若我知道你背逆了这么,我会劝傅康休了你。”

  “是,小姐,紫儿定当谨记在心。”

  焦妍妍点点头。柔柔的对白氏说道,“老太太,我就把我这个妹妹交给您了,若她照顾不好您,或惹您生气了,请看着我的面子上,让人传句话过来,我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小姐放心,老妇人定把紫儿当女儿般疼爱。”白氏说道。

  焦妍妍该嘱托的都嘱托了,从袖子拿出一张地契,递给傅康,

  “这是我给紫儿的嫁妆之一。虽不是很大,却应该也是够你们住的了,理醉仙楼也近。里面的东西我都让人布置了,也请了个丫鬟照顾老太太。这些费用都会由金满楼支付,你和老太太无需操心。”又对白氏说,“老太太,我年纪轻,不懂嫁娶的事,您操劳些,有什么需要的传句话过来。我让人置办。您看可好?”

  焦妍妍这么说,心中也是试探,逼近这老太太她也是第一次接触,看是不是也是个贪的计较的。若是,她就要再做些安排,免得紫儿受了欺负。

  “小姐客气了,康儿在小姐下面做事,月钱都存着,虽不多,但也是应该够的,小姐有给宅子又雇人照顾老妇人,不能再让小姐破费了,老妇人会心有不安的。”

  焦妍妍听了白氏的话,才彻底安心。“那有劳您了,算好日子,成亲的流程您让傅康跟我说,紫儿便从杨府出嫁吧。等紫儿嫁过去了,让她好好伺候您老。”

  “老妇人高兴,高兴”

  焦妍妍留康复他们吃了午膳。才送走他们。

  “可高兴?”焦妍妍看着紫儿,笑着问到。

  “恩,谢谢小姐!”紫儿红着眼说。

  “高兴就好,以后好好过日子,孝顺婆婆,体谅夫婿,你可做的到?”焦妍妍替紫儿擦了眼泪。

  “紫儿做的到,小姐,若是紫儿嫁了,你怎么办?”

  “放心吧,府中这么多人,害怕委屈我吗?”

  “要不等将军回来后,紫儿再嫁人吧。”这话紫儿之前跟焦妍妍提过,只是焦妍妍笑着说,紫儿不给新人挪位子。

  “好了,这些话,不可再说了,要不我该嫌你啰嗦了。”

  “小姐跟将军……你们何时?”

  “不知道,不过等他回来了,就有定数了,”至于是走是留,却只有天知道了,这些时日,她做的都是走的安排。

  焦妍妍抬头看看天空。心中想着远处战场上的人。

  战场上的杨舒烈此刻确实受了伤,当不太严重。

  “将军,此次偷袭,毁敌军粮草,8万,我方士兵伤3500人,死135人。”昊锐齐禀报道。

  “将军此计甚是成功。将军率兵偷袭,末将率一对精兵毁粮草。只是害将军中了一剑。”先锋毛阿宁说道。

  “战死的将士报上去,请赏。受伤的让军医好生照料。”杨舒烈说道。

  “这次的兵器真是不错。瑞王真有办法,竟然炼出如此兵器。”昊锐齐拿起手中的兵器,赞叹道。

  此事一个小兵过了,送上一个盒子。

  杨舒烈知道,这是自己的小妖精送的,这些日子时时能收到她的信,有一些生活琐碎,有一些特别的笑话。第一次看见的一个笑话,他到现在记得,说的是,

  乌龟受伤,让蜗牛去买药,两个小时过去了,蜗牛还没回来,乌龟骂到:“他妈的还没回来,老子快死了!”这时候门外传来一声:“他妈的,再骂老子不去了!

  当时他正在与下属商量。接到信便按捺不住,偷偷打开看了,一时没克制住,当场就笑出来了,场面十分尴尬,从那以后,他便不敢偷看了,怕小妖精又出新招数,让他出丑。

  后来还有骂皇上的话,说皇上跟她抢女人什么的,虽然离开很久了,可因为这些信,他觉得他的妖精就好似在身边一样。心里暖洋洋的。

  所有人退了下去,但昊锐齐留下了。因为杨舒烈左右不便,他看见有盒子,怕杨舒烈打开盒子时会伤到手。于是走向前,对杨舒烈说道,“将军手不方便,末将帮你打开吧。”

  杨舒烈看看盒子,又看看昊锐齐。很是为难,他不知道盒子里放着什么,上次给的锦盒放着一副美人图。这次呢?

  昊锐齐见杨舒烈皱眉深思,很苦闹的样子。于是出声,“将军?”

  杨舒烈想了好半天,想到了法子,“你闭上眼睛,打开盒子,我没说让你睁开时,不许睁开。”

  “什……什么?”昊锐齐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要求,那姑娘送的什么宝贝啊,看都不让看,看杨舒烈一本正经的样,看来是铁了心了,无奈说到,“知道了。”

  然后蹲在一旁,闭上眼睛,在杨舒烈的指挥下打开了盒子。

  

4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