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杨舒烈的交代

  杨舒烈见里面有一个金子做的金屋,拿了出来,金屋下还有一封信。也拿了出来,看见在无其他,便安心了,对昊锐齐说道,“可以睁开了。”

  昊锐齐睁开眼,看见盒子空了,杨舒烈前的摆放这一个精致的金屋,还有一封信。其他就没了。

  心中暗想,就这两样东西,至于这般小心翼翼吗?还以为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杨舒烈将信递给昊锐齐。昊锐齐拆开信,还给杨舒烈,然后便在一旁看着。之见杨舒烈的脸如那花朵般,越来越灿烂。

  心中很是不解,身边的弟兄们也有很多成亲了的,也有心仪女子的,可没有一个会想将军这般……这般……痴傻!对就是痴傻。看不见时,痴痴的等,看见时,傻傻的笑。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受不太住。看着又有些于心不忍,有些心疼。

  杨舒烈此刻幸福感爆棚,因为信中,焦妍妍告诉你,给他亲手做了一个新年礼物,金屋,金屋内有内有乾坤,这个叫八音盒,将发条插入孔中慢慢摇动便会有音乐出来,该音乐叫婚礼进行曲。是她那每个人举行婚礼时一定要放的曲子。

  杨舒烈放下信,打开金屋的屋顶,取出发条,慢慢摇动着,一曲欢快的乐声从金屋中传出来,甚是悦耳。

  “这是什么?好神奇,有曲子,这首曲子真是好听,”站在一旁的昊锐齐看着杨舒烈的动做,还有发出声音的金屋,惊叹不已。

  杨舒烈听见声音,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见立在一旁的昊锐齐,微微皱眉,嫌弃的说道,“你怎么还在啊?”

  昊锐齐被杨舒烈的话给问闷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半天才说,“将军没让我出去啊。”

  “哦那你出去那,”杨舒烈淡淡的说,好似他说的是一句最正常不过的话。

  可昊锐齐听着确实想大吼一声,吼出他的委屈。

  可一转眼,昊锐齐有见杨舒烈开始摇动,声音有传了出来,最要命的是,杨舒烈又开始傻笑。昊锐齐实在忍不住了,出声问,“这金屋是……”

  “藏我的。”

  昊锐齐听着杨舒烈的回答差点吐血,他想问这金屋是什么?可将军居然回答藏他的,这又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完全想不明白了。于是又问,“这曲子是……”

  “婚礼进行曲”

  昊锐齐终于听到正常的回答了,心里有舒服了些。可看着杨舒烈的的样子,又有些担忧,问到,“将军,可开心?”

  “很开心!”

  “万一她以后背叛你呢?”

  “她不会。”

  “为何?”昊锐齐有些不解,为何杨舒烈如此肯定。

  “她怕麻烦。”

  “麻……烦?”这回答,让昊锐齐无言以对,“哪万一她以后不怕麻烦,变心了呢?”

  “我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万一,她只能是我的。”

  昊锐齐看见杨舒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自己一脸霸气,他着眼中全身杀意。吓的昊锐齐咽了口口水,不敢再说哪位姑娘的不是,缓和的说道。“那位姑娘真是手巧。金屋很精致。”

  杨舒烈听昊锐齐夸张焦妍妍,立马眉开眼笑,回答道,“恩,手很巧,人也美,还很聪慧,就是偶尔很调皮,很淘气,不过也很可爱。”

  昊锐齐看着杨舒烈变脸的整个过程,他甚至觉得杨舒烈魔障了。

  “将军打算何时娶她?”

  “这次回去就娶她。”

  昊锐齐沉默了很久,就这么看着杨舒烈傻傻的笑,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将军,你变了,彻底变了,让我有一种你魔障了感觉。”

  杨舒烈再次停下动作,想了一会,恢复常态,看着昊锐齐,“锐齐,坐。”

  昊锐齐见杨舒烈恢复了正常,坐到杨舒烈对面。

  “锐气,我知道自己变了,出征之前,我日日与她相对,我也非这般模样,可离开她一日,我觉得自己快疯了,疯了一样想她,她给了我许多不曾有过的感觉。

  如果要形容,我以前就好似一个杀人的工具,只知道上战场打仗,杀敌。我现在有了自己想要的,我想要快乐,我想要家,我想要家人,这些只有她能给我,他曾经告诉我,人的一生很短,青春很短,在允许的情况下,要为自己想。

  瑞齐,你可有非常非常想要,必须得到不可的人或者东西。我现在有了,那便是她,她是我唯一想要的。非她不可。她告诉我,这是命,是上天带来给我的,是上天为我特地带来我身边的。

  可能你不定我为何如此肯定。但这是事实。”

  昊锐齐听了杨舒烈的话,知道他并非魔障了,只是爱那姑娘爱的很深很深。昊锐齐说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感觉,好像有羡慕,好像有开心,又好像有些伤感。

  “那她呢?也如你这般肯定吗?若你不再是将军了?她还愿意吗?”

  杨舒烈笑了,“若我不是将军了,怕最开心的便是她。”

  昊锐齐先是有些吃惊,因为这时间几乎没有那个女子不想嫁个有权有势的男子。“将军,你是打算?”

  “目前不知道,打完这场战再说,若可能,便再多带两年兵,多带些将领出来,为燕北保家卫国。若……那便指望你们了。”

  “将军?你想离开?”昊锐齐之前只是想到,可得到肯定的答案,还是接受不了。

  “迟早要离开的,这是我承诺过她的,她不想为我担惊受怕。”杨舒烈淡淡的说。

  “那也未必非要离开啊!不上战场也可以坐镇后方啊。”

  “一个不会再带兵打仗的将军,那就已经不再拥有留下来的资格。”杨舒烈严肃的说道。

  “可是……将军……”昊锐齐有些哽咽。

  “好了,今日这些话也算是一种交代吧!这场仗,我们会凯旋而归,因为她在等我回去,你们的家人也在等你们回去。”杨舒烈从焦妍妍的信中可以看出,她已经开始交代了,准备离开前的交代,而自己,也该交代一些。万一走的匆忙。留下的人怕是会惊慌。

  “将军……”

  杨舒烈起身走到一个柜子前。拿了几本书。折了回来,“这些是兵书,是她为我写的,现在我便交给你。每日我会为你讲解兵书。”

  “兵书?就是这次你用的计谋?全是那位姑娘为将军写的?”昊锐齐问到。

  “恩,她为我做了很多,我不能辜负,也舍不得辜负。这些给你,目前只能秘密的为你讲解,待你以后懂了,再讲解给其他人听吧。”说罢,杨舒烈拿起兵书,开始讲解。

  

杨舒烈的交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