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7

  燕钰一直就合衣坐着,他在等,等于安禀报。

  于安在外也心急的不行。是不是的便派人去玄玉宫瞧瞧。

  接近午时时,玄玉宫终于来人说焦妍妍睡熟了。于安赶忙进去禀报燕钰。

  燕钰一听,立马站了起来,大步去了玄玉宫。

  到了玄玉宫门口,燕钰却停了下来。

  “皇上。”于安不知道燕钰怎么了。

  “她……她会不会中途醒来?”燕钰有些胆怯。

  “不会的,焦小姐今日累极了,太医也开了安神的汤药。不会醒的。她……”

  还没等于安说完,燕钰轻轻推开门,轻轻走到焦妍妍床前。

  燕钰坐在床边,缓缓拿起焦妍妍的手,握在掌中,看着熟睡的焦妍妍,燕钰满足的笑了,轻轻抚过焦妍妍的脸颊。抬起焦妍妍的手,放到自己的嘴边,亲了下。

  燕钰笑的更开心了。可当他看见焦妍妍的手因被抬起,遮掩手部的衣服花落,看的燕钰触目惊心。心疼的无法呼吸。大大小小好几个地方都是淤青,

  燕钰压着嗓子,低声怒吼道,“怎么回事?”

  宫女立刻跪了下去,一边哭一边轻声说,“小姐,今日被扶回来后,养了会,有了些精神,便砸了屋里的东西,因为身子软,到处跌跌撞撞的,所以……所以才……皇上恕罪。”

  “于安,明日等她谁醒了,把一切不必要的都搬出去,尖锐的都收了,所有硬物都包上棉絮。别再让她再磕着一星半点。”燕钰听了宫女的话,气,很气,气自己怎么会想不到呢!她性子如此烈。“今日她可哭闹?”

  “有……有……桑……嗓子哑了。”一个宫女战战兢兢,吞吞吐吐的说。

  燕钰吸了一口冷气,这口气就好像万剑,直挫他的心。却也只能忍着,燕钰知道,焦妍妍也不好受。

  燕钰伸手摸上焦妍妍的喉咙。

  焦妍妍因为不适,哼了一下。

  燕钰听见焦妍妍的哼声,沙哑的不成样子,便也知道她应该是无法说话了。一滴泪从燕钰燕角掉落。

  于安看在眼中,却不敢上前,他伺候皇上二十多年了,从未见皇上落过泪。看来这焦妍妍小姐,只怕是皇上今生都无法忘了的了。

  燕钰就这样握着焦妍妍的手,坐一夜,也看了一夜,直到于安提醒要早朝时,燕钰才离开,离开前交代让焦妍妍醒来后尽量喝点润嗓子的汤药。

  宫女们一一答应着。她们经过这一夜,清楚的知道,自己伺候的这位小姐是何人了,哪里还敢有半点不进心。

  就这样,焦妍妍在宫中,醒来便闹,因为她心里很急很怕,怕杨舒烈出事。却不知道如何通知的他。

  她疯了一样,一直闹,一直叫,一直哭。终于几天下来,病倒了。

  燕钰每晚都在焦妍妍睡熟后偷偷去看他,一看就是一夜。每天看着焦妍妍一日比一日消瘦,急的不行,却不知道怎么办。直到听到焦妍妍病倒了,燕钰也晕了过去。

  太医两头忙,就这样忙了好几日。期间燕栩进宫,看见燕钰的样子,吓的不轻,问于安,于安只是摇头,轻道一句,“王爷,你管不了,皇上心里苦很苦。”

  于是燕栩便去了将军府,想找焦妍妍讨个对策,可大门开后,是一个陌生的老头出来说,“小姐重病,无法见客,王爷请回。”

  说完不等燕栩再问,就关上门。

  但眼尖的燕栩从门缝见看见了禁军。到底怎么回事?将军府怎么会有禁军?皇兄病了,杨蓝蓝也病了,于安说心苦,很苦。

  “不会……不会皇兄把杨蓝蓝强行带到宫中了吧,皇兄是不是疯了?”燕栩马不停蹄的又到了宫中,找了一圈,发现玄玉宫戒备森严。

  燕栩回来瑞王府,整理不出头绪,觉得只能找到焦妍妍好好问问。

  于是他又来到了宫中,看见有御医进出,便打晕了一个内侍。端着药混进了玄玉宫。

  当他看见床上的焦妍妍,他都闷了。这哪是他认识的那个女匪寇啊。白色惨白,瘦的不成样子。

  燕栩深吸一口气,走到床前,看两个在外屋打着瞌睡。

  燕栩摇晃着焦妍妍。

  焦妍妍艰难的睁开眼,看见是燕栩穿着内侍的衣服。

  立刻来了精神。

  “杨蓝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在宫中?怎么病成这样?”

  “王爷,答应我,答应我”焦妍妍虚弱的说。

  “你说,你说,我答应。”燕栩听到焦妍妍嗓子哑的都不是声音了,心都扎疼了,哪里还会拒绝。

  “马上……马上去找大哥……告诉大哥……别回来……千万……别回来。”焦妍妍吃力的说。

  “好,我马上派人去。”燕栩扶住激动的焦妍妍。

  焦妍妍一把抓住燕栩的手,坚定的说。“不……亲自……亲自……去……马上……马上去”

  “好好好,我亲自马上你,你别激动,你先好好养着,这几日不要再闹自己了,安心吃药,等我回来,答应我,否则我不去。”燕栩也是慌了。

  “好……你……马上……去,快”焦妍妍催促道。推开燕栩,示意他走。

  燕栩没有办法,只好起身离开。

  到底有没有人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所有人几日不见都变了,都过得这般惨,到底是什么?发生了什么呀?燕栩都快被逼疯了。

  但燕栩记得焦妍妍的嘱托。回府带了换洗的衣物和钱财,便去找杨舒烈了。

  而那一头,杨舒烈也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好多天了,平时一两天便会有焦妍妍的信,可这都8天了,都没有信。他直觉,焦妍妍出事了。

  而这边的战事比较乐观,杨舒烈找来昊锐齐,“锐齐,剩下的交给你了。”

  “什么?什么叫剩下的?”昊锐齐不解。

  “我要回京,她肯定出事了。”杨舒烈坚定的说道。

  “将军,你疯了吗?你是在战场。”昊锐齐抓住杨舒烈的衣襟,他这回是彻底怒了。哪有哪个将军为了一个女人,丢下这么多将士的性命。

  “于我而言,只有她才是最重要的。”杨舒烈任由昊锐齐这么抓着,因为他知道这不应该。

  昊锐齐一拳打了过去,“你真是疯了,你爱上的是妖女吗?让你变得这般不知轻重。”

  “也许她是,可我爱上了。对不起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了,今生应该无缘再见了,我回去找到她,会马上带她离开。对不起,瑞气,原谅我的自私。”说完杨舒烈一手披了下去。打晕了昊锐齐。

  然后烧掉了焦妍妍给她的信件,还有丝帕,他不知道回京以后会是什么,不能留下证据,只带了金屋。

  然后直奔京城。

  

4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