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齐浩然

  “王爷,您醒了,你终于醒了。快,快进宫秘密禀报娘娘,说王爷醒了。”一个年纪稍大的妇人喜极而泣。

  “你是?”

  “奴婢是王爷的奶娘,曲佳”妇人说到。

  “王爷?”

  “是,您是当今皇上的第五子睿亲王齐浩然。您母亲是当今的熹贵妃东方容。”曲佳解释道。

  “我怎么了?”齐浩然问道。

  “奴婢不知,王爷两岁多时突然晕倒,查不出原因,您已经整整昏睡了22年了。天可怜见,您终于醒了。”曲佳双手合拢,如佛前求导一般。

  齐浩然按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好长好长的梦,至于有什么他记不清了。

  “奶娘,给我讲讲这二十多年发生的事吧!”齐浩然说道。

  从曲佳的叙述中。齐浩然知道他是齐国的睿亲王,齐国立国已经两百多年了,生母熹贵妃东方容,因生他时难产大出血,虽两人都抱住了命,母亲却坏了身子。所以膝下就他一人。

  当年因他昏迷,御医束手无策,东方容不顾皇帝齐广的反对。去全国各大寺庙参拜。终于有一日,遇到一位高僧,高僧对东方容说,“双星相聚时,便是真龙出海日。施主莫忧。”

  东方容问道,“敢问大师何时双星相聚?”

  “何时出,何时聚!都是定数。强求不得。耐心等待。”

  于是东方容寻了一名易容高手,并且学了易容术。为齐浩然找了替身替他易容。而她则在幕后操作。只等时机到,齐浩然醒来。

  东方容是齐国四大家族之首的东方家的嫡女,因爱慕当是还是太子的齐广,不惜为妾。也要嫁于齐广。

  红颜未老恩先断,最是无情帝王家。

  而当今太子齐浩宣是姜皇后姜淑芬的儿子,其父姜达文是当今左宰相。在东方容多年的斡旋下,支持齐浩然的人也站了一角,还有一角便是大皇子肃亲王齐浩阳。其母徳妃江苏儿。四妃之首。其父太师江云。

  ………………

  齐浩然听着曲佳的叙述,他对这个母妃,有佩服,有感激。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端庄,秀丽的女子走进屋中,看见齐浩然,热泪盈眶。喜极而泣,“然儿,你醒了,母妃终于等到你醒了,感谢上苍。”然后冲过来抱住齐浩然。

  “母妃,这些年,辛苦了。”齐浩然回抱东方容。

  “不辛苦,我的然儿醒了,母妃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是我命。什么都没你重要。只要你要的,只要能保护好你的,母妃都会去做。”东方容摸着齐浩然的脸,说道。

  “放心,母妃,那个帝位,我要了。一切交给我。”齐浩然淡淡的说。

  “好。”东方容先是一震,又想起了那位高僧的话,真龙出海?东方容笑了,笑的很开心,上天待她不薄。原本担心然儿醒来会如孩童般,可看着这个成熟稳重的齐浩然。她甚是欣喜。

  “然儿,你刚醒来。感觉如何?”

  “母妃,我很好,母妃,我有一事相求。”

  “你我母子,何来相求之说。”

  “母妃,我刚醒,听奶娘说我两岁多便昏迷了,目前我还不能出现。母亲麻烦你教我习字,读书。其他的,等我理清些了,再去应对,这段时间还有有劳母妃帮我照看着”说完齐浩然对东方容行了一个大礼。

  东方容扶起齐浩然,欣慰的说到,“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东方容以拜神为名,偷偷来到宅院中教授齐浩然,让她惊愕的是她发现齐浩然似乎学过一般,居然会。

  “然儿,你学会?”

  齐浩然也是皱眉,想了半天,可是记得不清,“我在梦中,好像有个人教过我,可我不知道她什么样!是一个女子,母妃教我时,稍稍记起一切场景。却不清晰。”

  “还有这事?”东方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东方容见齐浩然识的字。便开始读书给她听,从最简单的开始读。

  “母妃,这个意思我懂,我会背了。”

  就这样东方容念了一下午的书,都换来一句。

  母妃,这个意思我懂,我会背了。

  “然儿,你会做诗吗?”东方容现在是彻底不知道该怎么教了。感觉齐浩然可能懂的比她还多。

  “诗?”齐浩然想了一下。开口道。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东方容听的目瞪口呆。“然儿,你的学问在我之上,这个我交不了你了,你可有心仪之人,这首诗好是悲凉。”

  “不知。母妃问起,我脑中便出现了这首诗。”齐浩然说道,他有一点没说,就是他觉得心口好疼。但不想东方容担忧,便瞒了下来。

  东方容也不知道怎么说,“那我们看些兵书吧,你作为王爷,行军打仗总要懂一些,虽齐国是大国,可并非唯一的国家,边境也时常会有战事。懂一些下面的将领与你汇报时,你也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于是东方容开始讲起了兵书。还有齐国的几次战役。

  齐浩然听了直皱眉。

  东方容见齐浩然皱眉,于是问,“然而是不懂?母妃可以再细说。”

  “不是,我是觉得,打的差强人意。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再者,领军着该懂得用阵法。

  数阵者,为不可掇。锥行之阵者,所以决绝也。雁行之阵者,所以接射也。钩行之阵者,所以变质易虑也。玄襄之阵者,所以疑众难故也。火阵者,所以拔也。水阵者,所以伥固也。方阵之法,必薄中厚方,居阵在后……”齐浩然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一边画着各种阵法的列队图。

  齐浩然半天没听见动静,停了下来,看见东方容目瞪口呆的样子,“母妃?你怎么了?我说的你不懂?我可以给你解释的再细致先的。”

  东方容哭笑不得,这话不是她刚说过的吗,“然儿,只怕齐国没一个人是你用兵打战的对手。可能还不止这齐国,也许是天下。你的兵法太精湛了。”

  “母妃。”

  “然儿,”东方容上前摸着齐浩然。“这回我怕真要信了。你昏迷的二十多年,在梦中有奇遇。你定是运到了一位神人,她教授你的东西。非凡品。好好运用你从她那学到的东西,莫辜负了她的教导。母妃怕是没什么可以教你了。该认的人,你也记得了,该知道的关系,你也该缕清了,回睿王府吧”说完,便走了出去。

  齐浩然站在愿地,问自己,是谁,是谁教他的。梦里人是谁。

  这一夜,齐浩然在梦中看见一个女子,面上带着面纱。只穿了一身薄纱围着他舞动,她的指尖时而划过自己的脸颊,时而靠着他,妩媚妖娆。她还对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听不见,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起她,轻轻放于床上,一夜鸾凤和鸣。

  等他醒来时,亵裤已湿。齐浩然想起昨夜的梦,红至耳根。

  曲佳时候齐浩然梳洗时,看见了齐浩然换下的亵裤。笑着说到,

  “奴婢倒是把这个人忘了,王爷,睿王府姬妾不少。等会回府,您先见见,合你您眼的,让东寻为你安排下去。”

  齐浩然想起昨夜的梦,觉得大概真如曲佳所言,于是点了点头。

  曲佳乐极了,终于王爷要有子嗣了。

  

齐浩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