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睿王府

  齐浩然梳洗完,一个长相与他一般无二的男子走了进来。

  “属下刘东寻参见王爷”,刘东寻摘下脸上的面具,一个清秀的男子,跪在齐浩然面前。“从今日起,属下会是王爷的贴身侍卫。之前负责顶替王爷早朝及必要的宫廷宴会。”

  “起来吧。与本王说说这几日朝中的大事,及其他文武大臣的言语,明日本王好在朝中应对。”

  刘东寻仔仔细细的说着这些时日朝中的大事及文武大臣的对话。

  刘东寻是东方容在拜佛时捡的一个弃子,当时6岁的他,因重病,父母把他丢在山中,被东方容多救。

  齐浩然听完,理清后,齐浩然便回来王府,

  刚一进门,一个全身散发着熏香的女子迎面而来,对着齐浩然说到,“王爷,锦儿在此等了好久了。脚都等软了。”说着往齐浩然身上靠。

  齐浩然眉头深锁。一个躲闪。避了开。头也不回的往里走。

  刘东寻立刻上去道,“玉侍仪,王爷今日累了,您先回吧。”说完便跟上了。

  刘东寻应着齐浩然到了寝屋。

  “府中这样的女子有多少?”齐浩然不悦的问道。

  “25个。”刘东寻回答道。

  齐浩然听到这个数字有些意外,又想想,大概多半是探子。于是问,“这先女人之前是怎么处理的?夜间。”

  刘东寻吸了一口冷气,“有17个是各府的探子,娘娘让属下冒充的您去的,给他们流露一些消息。娘娘说,那些探子都是要拔出的。给每人偷偷喂着药,不让受孕。其他那8个不是的,除了第一夜由曲嬷嬷用了些药,迷幻了她们,然后再掐些痕迹出来,就在没见过了。”

  “母妃却是用了一个好法子。那些你继续用着。那8个本王倒是要见见,”齐浩然淡淡的说道。

  刘东寻一身冷汗。女人多他也不觉得是好事啊。

  “府中可有王妃?”

  “不曾,现在府中是由梅雪侧妃,管理。她是兵部郎中梅溯的三小姐,是庶女。不是眼线。”

  “恩,今晚本王去看看她。你派人禀报吧!”齐浩然淡淡说道。

  “是。”刘东寻便退了下去,让丫鬟去禀报梅雪。

  凌云阁是梅雪的院子。

  丫鬟彩玉匆匆跑来,“娘娘,大喜事,刚王爷派人来报说晚间过来用膳。”

  梅雪停下手中的笔,一阵激动,嫁来王府三年了,除了第一夜,王爷再不曾来过。今日终于想起她了。

  “快,快,替我梳洗打扮。”

  “是,娘娘。”彩玉立刻上前,挑选衣物配饰。

  “娘娘,您说,王爷会宿凌云阁吗?这三年王爷不曾来过,今夜,娘娘,无论如何也要留住王爷啊。”彩玉说道。

  梅雪有何尝不知呢。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庆幸无人生下王爷的子嗣。还有机会。这个机会万不能错过。“彩玉,出嫁前,母亲给我的香囊一并拿出来。”

  彩玉一听,对啊,她怎么把那东西忘了呢。

  彩玉立刻去找了来,梅雪把它挂在自己腰间。这些年她虽管理着这王府,也极为用心,看着王爷一个一个宠信年轻貌美的女子,她看着心中着实难受。还要照顾她们。

  “彩玉,我有老了吗?”梅雪看着镜中的自己。

  “娘娘依旧美颜动人。”彩玉梳着梅雪的秀发。

  “可王爷为何不喜我呢?”梅雪有些惆怅。

  “娘娘,王爷是皇子,帝王家的人,并非寻常百姓。女人多些也是自然的,这不王爷想起您了嘛。您最善舞,要不给王爷跳上一段。”彩玉建议道。

  “恩,是个法子。我好生想想,”说完,便沉思着跳什么舞。

  就这样,到了晚膳时,齐浩然进来凌云阁。

  梅雪迎了上去。“王爷,金安!”其他丫鬟也纷纷跪下

  “起来吧。”齐浩然进直走向主位。

  “彩玉,传膳。”然后坐在齐浩然身旁。偷偷的看着齐浩然。不禁脸微红,心道,王爷真是生的一副好模样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

  齐浩然从进门之时到晚膳结束,都是一副冰冰冷冷的样子。这让雪梅有些嘀咕。于是奉了茶,提议道。“王爷,让切身为王爷舞上一曲可好?”

  “恩。”

  梅雪欣喜万分,命琴师上前。琴声响起。梅雪翩翩起舞。

  齐浩然兴致缺缺的看着雪梅。犹如看一块石头,经不起半点涟漪。齐浩然撇开眼。看向琴师。

  突然脑中浮现一个身影。好似昨夜梦中的女子。他闭上眼。女子在抚琴。他慢慢走进,女子的样越来越清晰。他心掉狂乱不止。女子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她为他抚琴吗?齐浩然看着。听不见,只是看着女子的手在琴上拨弄。

  女子对他一笑。让他血脉膨胀。他静静的看着她抚琴。

  齐浩然站起身。走到琴师跟前,“起开。”

  琴师一愣,梅雪也停了下来。

  琴师回过神。站了起来,弯腰退到一旁。

  齐浩然坐到琴前,闭上眼睛回想自己看见的琴法。

  照着刚女子抚琴的指法,依次拨弄着琴弦。

  一首婉转优美的琴声响起。

  梅雪听着齐浩然的琴声,沉醉其中。心中却是惊涛骇浪。王爷再亲自为她抚琴?想不到王爷琴艺如此精湛。

  然后梅雪开始随琴音起舞。

  齐浩然听着自己抚出的琴音。心中却是羡慕,羡慕那个男子,能让她为之抚琴。

  一曲闭。梅雪停了下来。婉声问到,“王爷,此为何曲?好生优美。”

  “幽兰操。”齐浩然淡淡的回答。然后走进后侧的书室。

  梅雪打算跟上,没走几步,便听见齐浩然对自己说道,“出去”。梅雪停下脚步,她有些不明所以。刚还为自己抚琴伴舞之人,怎么一转眼,又这般冷冷清清。

  齐浩然走到书案前,拿起笔,一边回忆,一边画,画的极为细致。

  一个时辰过去。齐浩然停下笔,看着画下的人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就是这样。没错,是她!她是谁?

  齐浩然看了好一阵子。却想不起来。提笔在画上写到: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心满意足的收起画,走出凌云阁。

  “王爷。”梅雪见齐浩然要走,出声阻止道。

  齐浩然停下来。回头看看梅雪。

  梅雪双手紧握腰间的香囊。暗暗下来决心,不能让他走。于是打开腰间的香囊,走到齐浩然的跟前。

  齐浩然看见梅雪走进,一股幽香扑鼻而来。立马警惕起来后退,眼神中充满厌恶,严厉的说道,“不入流的手段。”说完转身离开了凌云阁。

  梅雪停到齐浩然的话,脚下踟蹰。彩玉见状,立马走向前,扶住梅雪,“娘娘?”

  “他不会再来了,他厌恶我了,”说完淅淅的哭了起来。

  刘东寻见齐浩然出来,立刻走向前。“王爷?”

  “找到她,裱起来,挂在本王的寝室之内。”齐浩然把画递给刘东寻。回来自己的宣化院。

  当齐浩然走到宣化院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上端的“宣化院”,说道,“把宣化院改了。”

  “啊~改……改什么”刘东寻不解的问到。

  “兰陵院,”齐浩然说出脑中突然冒出的这三个字,“以后这就叫兰陵院了”。说完,未等刘东寻反应过来,便走了进去。

  

入睿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