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琴痴东方容

  接下来的几日,齐浩然开始上朝,偶尔也会在齐广的询问下发表自己的意见。也陆陆续续的看了不少人。开始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

  “母妃。”齐浩然进入东华宫。看见东方容在修剪着花。

  “然儿来啦。”东方容放下剪子。满脸笑意的说。

  “王爷,您日日来请安,娘娘这些日子别提有多开心了”曲佳走向前,接过东方容的剪子。

  曲佳是年轻时,是一家富人家的小妾,被主母不喜,当日生下孩子没多久,便被害死了,曲佳伤心欲绝,愤怒之下下来,杀了主母,逃了出来,待她定下神时,生无可恋。有了轻生之意,后被东方容多救。便做了齐浩然的奶娘。

  这次齐浩然终于醒了,她便回到了宫中,做了东方容的管事嬷嬷。

  “母妃高兴就好,儿臣二十多年未曾孝顺过母妃,实在有愧。”齐浩然拱手说道。

  “你我母子,何须说这些话,说到底也是母妃未曾照顾好你。”东方容拉着齐浩然坐下,“听说,你在找一女子,可是那梦中的女子?”当东方容听说此事,便断定了该女子的身份。

  “是,只是儿臣不知她的身份,深处何地?”齐浩然并无隐瞒东方容的意思。虽接触的时日善短,但他看的出,东方容做为母亲,把自己看的极重,作为长辈,也是个开明,通透之人。于是便说了这几日脑中浮现的一些景象。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会有这些景象。

  东方容听了齐浩然的表述,沉默片刻,说道,

  “母妃这几日也在想此事。然儿所学非常人能习之,据然后所述,母妃大胆的假设,是否有可能,然儿在沉睡时,有一魂魄离了体,飘置某处?当日有一个道士曾见过你,说你硬是魂魄离体,于是本宫让他做了发,却不见你醒来,便不再信了。”

  “还有此事?母妃可记得那个道士,现在在何处?若真如那道士所言,那……那位女子,应该是确有其人。”齐浩然心中瞬间有了希望。只要存在,定是能找到的。

  “然儿,你钟情于她?”东方容见齐浩然如此神色,自己便是过来人,明白几分。

  “儿臣不知,只是儿臣在梦中见到她时,欣喜,有种别样的感觉,想到她时,儿臣很开心。”

  “哎!你若只是一般富贵人家,有钟情之人,那是幸事。做一对举案齐眉的夫妻,也是一桩美谈。可然儿,你生在帝王家,在这无情帝王家,若你退,那便是葬身涯,若进,则是无情地。举案齐眉便成了后宫独宠。这种女子,后宫女人容不下,百官也不会答应。你可曾想过?”

  齐浩然久久未曾说话。

  东方容见齐浩然不语,回忆自己走过的路,哀伤的说道,“在本宫嫁与你父皇时,本宫以为本宫有你父皇的心就够了,本宫容的下其他女人。

  可渐渐的,本宫还是难过了,本宫出嫁前,你外祖母哭的厉害,说后宫女人如战场。她怕苦了本宫,她只想本宫嫁入寻常百姓家。可本宫还是嫁于你父皇。

  人人都说本宫善谋,聪慧。可这么多年,本宫并不想过如此的日子,本宫后悔了,虽不曾亲手杀人,却也谋划了许多这后宫女人的性命,换来今日今时的地位,与我们母子性命无恙。

  母妃从你学到的东西,可以看出,她并不母妃逊色,此等女人,可甘愿在这无情的宫中生活?你可曾想过?”

  东方容的话让齐浩然有些慌乱。他不想她过那样的生活,可他面前确实只有两条路,要么坐上那个宝座,要么被其他兄弟吞并。

  “母妃……儿臣……”

  “然儿,好好回去想想,想明白你与母妃的处境,母妃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无论你是否找的好那个女子。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母妃便不干涉其中。若因她,你弃了活路,母妃定然不会袖手旁观。这点你需铭记在心。”东方容坚定的说道。

  “这点母妃请放心,那个位子,儿臣要,儿臣不会将自己与母妃的命交与别人之手,任人鱼肉。”

  “听你这么说,母妃也就放心了,”东方容立刻换上了笑容,“听寻儿说,你琴艺甚为精湛。为母妃抚上一曲。解解乏。”

  “是。”齐浩然站起身,接过从曲佳从内室取出的琴。

  齐浩然坐在琴前,闭上眼回忆自己脑中的指法,然后拨弄琴弦。

  在齐浩然沉醉在自己的意境中时。

  东方容却激动不已。她在听到时,只是有些诧异,可听到后面,她便激动了。

  东方容自幼习琴,也善琴。可以说她是齐国之中琴艺的佼佼者。当年齐广就是东方容精湛的琴声索引,才见到了东方容。有了她们后来的事情。

  东方容越听越激动,她以为她这一生都不会听见这曲子完整的演奏了。

  等齐浩然平弦听音。东方容再也克制不住,站了起来,走到齐浩然身旁,心情极为不平静,声线都有些颤抖,“然儿,可知这曲为何?”

  齐浩然沉思一会,摇摇头。

  “是那个女子所奏?”

  齐浩然点点头,“我见她弹奏,可我听不见声音。”

  “哈哈哈,”东方容顾不得形象,大笑道,“她真是世间难得的女子啊。词曲名外广陵散。流传下来的只不过25段,你刚刚足足弹了45段,应该是整曲了。”

  东方容好似突然想到什么般,“然儿,你再奏一曲,我拿笔几下。你再想想她可还弹过什么?你都来一遍。让我记录下来。”

  齐浩然见东方容的样子,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东方容,没有平日里的严谨,没有平日里的端庄,更没有平日里的那点点的忧伤。此刻的东方容,写上写满了开心,兴奋,放下贵妃的头衔,只是一个琴痴,遇见一个知音人。

  “母妃,原来儿臣不及琴谱啊!”齐浩然笑着说。屋内的人也都乐了。

  “你这孩子,连母妃你也笑话得?”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真的好多年好多年这么笑过了。真舒坦。

  于是齐浩然应了东方容的要求,便又奏了几曲。

  东方容亲自在一旁一一记录,啧啧称奇,“我原以为这梅花三弄是整片的,居然是漏篇,奇哉,妙也。哈哈哈。可惜了这曲,你也不知道是什么,”东方容拿起另一曲,直摇头,“当听这曲定是一首古曲。你好生回忆回忆,无曲名实为可惜,说不定是失传的琴谱呢!”东方容催促着。

  齐浩然无奈了,这样的东方容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哪里还是慈母啊,俨然一个不大目的不罢休的琴痴。

  于是又来来回回奏了几次。

  “潇湘水云”齐浩然把出现在脑中的名字说了出来。

  “果然是失传的。”东方容一听名字。啪~的一声手一拍桌,站了起来。大声说到。

  “然儿,来继续!”

  “母妃,我已经弹了一下午了,一共给了您三曲了,还不够吗?”齐浩然哭笑不得。

  “你这孩子,这些曲子流传下来,那可是造福后世的,再则,我是你母亲,你刚还不是说要孝顺我嘛?”

  曲佳也是第一次见东方容如此,也是吓一跳,不过又一笑,现在的东方容像个孩子,吵着要糖吃。于是上去,“娘娘,您也不能把王爷锁在宫中一直弹琴吧,天色也晚了。王爷该出宫了,王爷现在是重要时刻,该谋划的事还有很多呢!”

  “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哎!任性了”东方容听见曲佳的话,才想起自己如今的身份,于是说道,“然后,出宫吧,那日有空了,再给母妃奏一曲。你的曲子啊,太有魅力,都让本宫忘了身份了。”

  “看见母妃如此,儿子高兴,那女子懂的比儿子多,若寻着了,儿子第一时间送她来见母妃。”齐浩然笑着说。

  “对对对,她会的定然比你多。你去吧,寻到了告诉我一声。”

  “是。儿子知道。”然后又交代了别的,齐浩然便出宫,回府了。

  

琴痴东方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