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杨舒烈回来

  燕北

  焦妍妍这几日在宫中,除了每日燕栩会过来看看她,陪她用膳。其他的时间便是呆呆的看着天空。等着燕栩回来。

  这日,燕栩也回来京,一路上,他说不出的悲痛,多年的友人,就这么死于非命,他想不到理由。但他知道宫中有一个人在等消息。

  于是,燕栩梳洗一番就进宫了。依旧是上次的法子。

  燕栩端着药进了玄玉宫。焦妍妍看到进来的是燕栩,激动万分,但她告诫自己不能再冲动了。深吸一口气,走到案桌边,写了几个字,递给锁屏。

  锁屏看了字条,看见燕栩手中的药,并未起意,点头说道,“主子,您稍等,奴婢马上去御膳房取蜂蜜。给您下药。”说完便退了出去。

  焦妍妍见锁屏走远,立刻上前,说道,“他,如何?”这些日子一直喂着药,焦妍妍已经能开口说话了。只是哑的厉害,她又不想跟燕钰说话,便一直不出声。

  “你的嗓子?”燕栩听见焦妍妍的声音,犹如历经沧桑的老妇。

  “无碍,快告诉我,他如何?”焦妍妍很是焦急。

  燕栩从怀中拿出红玉递给焦妍妍,“他让我跟你说,对不起!让我带你走。”

  焦妍妍接过红玉,身子不稳,跌坐在椅子上,她有种不好的感觉,颤抖的问到,“他呢?”

  燕栩吸了一客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我把他带回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何私自离开战场,独自回来,我不敢带他回京,”燕栩说道这,看了一眼焦妍妍,看见她眼中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开心,燕栩不忍看,闭上眼,接着说道,“把他葬在城外的碧华山的最高处。也就是能在御花园看见的那做山,我把你做的金屋留给他,陪他葬在一处。”其他的,他不敢细说其中的细节,怕眼前的人受不了,也怕她问。

  可是可了好半天,他听不见任何声音。燕栩睁开眼。看见焦妍妍呆呆的看着手中紧握的红玉。不哭不叫,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心里想过所有的可能,缺唯独没有这一种。可看着这样的焦妍妍,燕栩心如刀绞。燕栩不知道如何做。也只好这么静静地站着。

  终于,焦妍妍有了反应,她松开紧握的双手,把红玉戴在脖颈。然后对燕栩说,“谢谢,谢谢你把他带回来。”

  “你呢?要走吗?需要我带你走嘛?”燕栩想上前抱抱她,可他不敢。

  “带我走?”焦妍妍看向外面,继续说道,“王爷,这世间已经无人能带我走了,现在能带我走的也只剩下死神了。”焦妍妍叹了口气。

  燕栩心中一紧,握紧拳头,说道,“你若想走,我带你离开,天涯海角,我随你去。可好?”燕栩知道自己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可他看见她如此难过,燕栩心疼,皇兄对她不好。无法让她开心。他想带走她,想让她开心,想见她笑,想见她耍赖,想见到以前的她。

  焦妍妍摇摇头,收回视线看着燕栩,“你该明白你皇兄不会放我走。已经有一个为我而死,何必再连累你。你走吧,别再来了,别让你皇兄知道,免得你遭殃。而现在的我,没有家了,在哪都一样。”

  “杨蓝蓝,我……”

  “走吧,燕栩,你是我的朋友,为了我好,就忘了这事。走吧……”说完焦妍妍回来内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自言自语到,“你丑了许多,会被嫌弃的。”然后笑着拿起梳子,为自己打扮了起来。

  燕栩看见焦妍妍反常的举动,还开始自言自语,他很想上前抓着她就走,他刚迈出一步,就听见去拿蜂蜜的锁屏进来,说道,“你怎么还在这啊,药送了就回去。”然后锁屏拿起桌上的药跟蜂蜜到了里屋。

  燕栩握紧双手,忍着心中的痛,走出了玄玉宫。他很想去问皇兄,到底是为什么,把杨蓝蓝折磨成这样,还要杀了杨舒烈。皇兄不是喜欢她吗?为什么不是好好争取她的喜欢,而是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囚禁她,还要杀了杨舒烈。他无法理解。可他不能去问,他该如何?燕栩抬头看见了那座葬着杨舒烈的山峰。只能叹息。有负他所托了。也负了自己的心。

  “主子,蜂蜜拿来了!”锁屏拿着药,拿着蜂蜜走向前。

  “锁屏,让人找点胭脂水粉来,再让人去告诉于安,把我府中的衣物拿来。”焦妍妍笑着对锁屏说。

  “主……主子,你会说话了?”锁屏听见焦妍妍说话,现在一愣,然后又见焦妍妍笑,以为焦妍妍想开了,开心极了,“是,奴婢这就去安排。”

  锁屏匆匆退下,让人去安排。

  焦妍妍笑着对这镜子说,“烈,你再等等,我打扮一下,这些时日想你了,担心你了,看,我人都憔悴了,都怨你。不过没关系,回来就好,我们要好好谢谢燕栩,他把你带回来,也安排在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你可别嫌弃我,我嗓子坏了。没那么好听了,样貌也丑了许多,但不许你嫌弃。”然后伸手摸摸胸前的玉。

  于安收到锁屏穿的话,有些不可思议,焦小姐怎么突然想开了。不过是好事。于是立刻禀报燕钰。

  “她说话了?还要胭脂水粉?还笑了?”燕钰听见后也觉得不可思议。前几日蒋进回来禀报,杨舒烈已死。难道她知道了?于是问于安,“她是否已经知道杨舒烈的死?”

  于安心中有些凄凉,当他前几日知道皇上派给蒋进的任务是杀了杨舒烈,于安都听傻了,他着实不解,那是焦小姐的大哥,怎么会杀了他呢?难道焦小姐心中所爱之人是杨舒烈。他也被这年头吓一跳,若真是如此太可怕了,怪不得皇上要杀了杨舒烈,这种丑闻如何能传的。

  “应该不是,若知道,应该跟之前一样哭闹才是,怎么会笑,应该是想通了,知道皇上您的心意了。这段时间,锁屏没少劝解焦姑娘。许是劝开了。”

  燕钰想了想于安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就给她去把杨府的衣物拿进宫吧,再把之前给她做的一并送过去,首饰挂件也一并……”燕钰听了下来,想了想,“都送到朕这来,朕亲自选。”

  “是。”于安见燕钰要亲自选,知道燕钰定是高兴的,于是立刻去办了。

  没一会,一条长长的队伍走来,有举着衣裳的,有奉的头饰的,首饰的等等,女子由里到外。

  燕钰一样一样细细的看,慢慢的挑,哪怕肚兜也是。直到选好,天也黑了,燕钰选的十分开心,一点都不觉得厌烦,第一次觉得原来挑选衣物如此开心。因为对象是她吧。

  “以后她的东西,都由真亲自挑选。”燕钰对于安说道,满脸的幸福。

  “恩,”于安想,若皇上每日如此高兴多好啊。

  

杨舒烈回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