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齐浩然要领兵

  齐国

  齐浩然除了谋划自己的将来外,也根据东方容所说,派人找到了那个道士,他想知道,为什么会有梦中的景象。回来的那个人告诉齐浩然。

  人一旦离魂,魂魄会飘荡,肉眼凡胎是见不到的魂魄的。魂魄可能会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跟着某个人身边,也可能随处飘荡。魂魄回体便会偶尔记得他所见过的事。还有一种就是借尸还魂。需要某种法器。便可做到,至于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从未听说过。

  难道自己真的是魂魄飘到那女子身边?她又在哪呢?

  “王爷,刚八百里加急,边疆可能要有战事,已经送进宫了。”刘东寻进来禀报,“皇上下令召集文武百官议事。”

  “恩,进宫,路上跟本王说说具体情况。”齐浩然换上朝服,带着刘东寻进宫。

  一路上刘东寻解释。鹰栩国,一个以游牧为主的国家,近几年发展的极为壮大,原只是草原的一个小部落,善骑马,兵士彪悍。而其查哈里王子英勇无比,喜欢征战。前年继位。近两年频频发动扰乱边境各城。

  由于是游牧民族,一年四季并没有固定的地方,又是一旁草原,齐国出兵几次,却无法剿灭他们。也只好年年防守。

  进了宫,上了宝霄殿,齐广端坐龙位,目光凌厉。

  “鹰栩国又在边境屯兵,此刻聚集十万大军,不似之前几万,怕是来着不善,众卿可有对策?”

  左相姜达文上去说到,“臣主张议和。派议和使,前去。鹰栩国兵士肖勇,又是无根之人,难以绞杀。历年进犯,主要为粮。”

  太师江云上前说到,“臣放对,我泱泱大国岂可屈膝求和,臣主战。”

  太子齐浩宣上去说道,“太师,可有出战的人选?近几年与鹰栩国战,缕缕损兵折将,却未见伤其根本。苦的是我大齐百姓。所以儿臣以为议和为上策。”

  肃王齐浩阳上前,“儿臣不赞同,我大齐又非无兵无将,岂可如此懦弱,有一便会有二,岂非让我齐国任人鱼肉?”

  朝堂上两派系争的面红耳赤。各说各的道理,只有齐浩然一派,因齐浩然不语,尚书令赵阔等人便等候一旁。

  齐广身为帝王,又怎会不知道朝堂中的各派。于是问到,“瑞王,你可有政策?”

  齐浩然出列,拱手说到,“儿臣以为,左相与太师说的都有道理,儿臣也赞同。”

  “你这是什么话,说了等于没说。难道要一边打一边议和吗?胡闹。”齐浩宣不屑的说道。

  “太子顺序错了,不是一边打一边议和,而是先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必须战,而且要大胜,议和,也必须要的,不过不是我们提,而是要他们提,此次10万大军,怕也是他鹰栩国的主要精兵良将了,此机会难得,一句歼灭。方为上册。”

  赵阔一听,心中了然,怕是睿王已有一副完整的对策。立刻应声道,“臣以为,睿王所言一针见血,机会难得。”

  “必胜?睿王好大的客气啊。是不是有你领兵出战啊。”肃王齐浩阳轻蔑的说道。

  “父皇,儿臣愿领兵出征。”齐浩然上前说到,这是立军威的好时候。岂可错过。

  “睿王,战场凶险,还是让其他人去吧。”齐广想到东方容,不忍她忧虑。

  “父皇,既然睿王请出战,必有策略,儿臣觉得睿王睿智,最适合不过,到时候派个好的将军给他做副手也就是了。”肃王见齐浩然要领兵,一个没打过战的王爷,会什么,他要找死,也省了自己出手。

  “儿臣也同意,觉得睿王也最适合的人选,”太子应和。这么好的机会谁会错过呢。

  “父皇,儿臣愿意领兵,希望父皇准儿子亲自点兵。”齐浩然说到,心里早已分析透彻,自己的势力中,军放势力极其薄弱,无法与其他两排相争,他需要有兵权的将军,但现在拜将的多数是两派的人,还有就是中立派的人,自己必须扶持起来。

  “好,朕给你10万兵马,准你亲自点兵,10日后出发。”齐广说道。

  就这样,一锤定音。

  齐浩然散朝后,赵阔上前,“王爷,此次是危也是机,王爷几分把握。”

  齐浩然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母妃一手扶持到现在,不得不说,他的母妃目光如炬。留下给他的虽不多,却个个是能人。

  “赵大人,看顾好粮草,我们该动动了。他们也该变变了。”齐浩然看着远处,淡淡的说道。

  “太子,睿王此番如此大动作,须谨慎了。”姜达文说到。

  “此战并非易事,睿王又从未领兵出征,许番少不了挑选善战的将军,为自己立功。孤猜他会选父皇的人拉拢,从父皇手中夺帅?胆子倒是不小。父皇怎么会许他。我们啊,静观其变就好。倒是肃王,最近动作频频,等睿王走了,咋们也要动他一动了。”

  无独有偶,肃王这边某得也是此事。“外祖父,你说睿王是何意,怎么突然想起领兵出征呢?”

  “他想拉拢武将。”江云肯定的说。“要么拉拢皇上的人。要么自己扶持武将。一时之间扶持武将,还在这么重要的战役中,应该是以拉拢为主,扶持为辅。睿王虽有些势力,唯独没有军方的,肃王可防着,不用过多花心思,倒是睿王一走。便只有太子跟我们。不用担心睿王的冷箭,可以动上一动。”

  “如何动?先动兵部,粮草。借此次机会,拉下兵部侍郎孟非,断太子一臂,外祖父,以为如何?”齐浩阳说到。

  “可行,但要好好谋划一番,定不能让火烧到自己身上,要周全。”江云沉思一会,说到。

  皇宫中齐广也见了东方容。

  当齐广走进东华宫,听见悠悠的琴声,曾经的点点涌上心头。齐广走了进去,见东方容聚精会神的抚琴。心中有些触动。

  曲佳看见齐广来了,正要出声,被齐广制止。便只是弯腰行了礼,给齐广沏了茶。

  半久,只听见东方容有些抱怨的说,“然儿,怎么今日还不来,我这有两处总是弹不好。他也真是的,多奏几次就开始要走。这几处转折极难,我总是弹不好。”

  “娘娘,您一拉王爷弹琴就是好半日,几个章节来来回回的弹,王爷哪经得住啊!”曲佳笑着说。

  “哦,朕倒是不知,然儿还会琴艺,比他母妃的还精湛呢,”齐广见东方容的举止笑着说道,他也是许多年未见东方容如此神态了。

  “皇上?”东方容寻着声音看去。见齐广做于厅中,走了出来,“皇上,来了怎么也不出个声呢,也好让臣妾知道。”东方容行了礼。

  “无妨,也是许久未听爱妃抚琴了。”

  “臣妾也是近来从然儿出得了几首曲子,有了些兴趣,便玩弄一番。”东方容静静的说道。

  “容儿,委屈你了这些年。”齐广忆起往昔,多少还是有情分的。

  “臣妾不委屈。臣妾有然儿,十分知足。”

  “然儿是个好的。今日他主动要求领兵出征,朕也允了,朕会派人照看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你且放心。”齐广握手东方容的手,轻轻的拍着表示安慰。

  东方容一听领兵出征,心头一紧,又想起齐浩然的能力。也放心了些,说道,“臣妾放心,然儿虽是臣妾与皇上的儿子,但他也是皇上的臣子,为君为父分忧,他义不容辞,他尽忠尽孝,臣妾以他为傲。”

  “就知道容儿通情达理,今夜朕宿在东华宫,好生听听容儿的琴声。”

  “皇上,臣妾今日见萧淑妃妹妹有些郁郁寡欢,您去看看吧,怕是生您气了,你我也是几十年的夫妻了,臣妾懂得。您去吧。下次等臣妾练好了琴,再去请您。”

  “这……”齐广想了想,见东方容没有半点不悦,于是就安心了些,原本今日是说好去萧淑妃处的。“那朕等你。”然后用了晚膳,便离开了。

  “娘娘……”曲佳上去,替东方容不平。

  “心不在,留人做什么?恶心自己吗?我东方容还不至于如此委屈自己。”东方容淡淡的说,眼中的忧伤却无法掩饰。

  

齐浩然要领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