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后的时刻

  燕北

  经过两日的时间。一家古筝也出炉了。

  焦妍妍又开始每日抱着古筝到御花园的假山上,弹奏,整日一曲一曲的弹,琴声跌宕起伏。在御花园飘荡着。

  “她在何处?”燕钰压压自己的太阳穴,今日与大臣们议事,说的便是边境之事,杨舒烈离开前线的事,已经传回。

  各个大臣纷纷表示杨舒烈违抗军令,理应处死。

  赵奕站在一侧,想着整件事,觉得匪夷所思。觉得自己疏漏了哪里。却又不知到底是哪。甚是无奈。

  燕钰在听了一场争论,便下了旨,通缉杨舒烈,捉拿杨府所有人。

  “皇上,焦小姐,这两日每日都在御花园的假山上抚琴。现在只要一进御花园便会有琴声呢。”

  “恩,这样也好,你去把解药拿给她的,我迟些时候去看她。”燕钰吩咐了一下,这两日焦妍妍的举动也让她放心不少。

  “是,奴才就去。”于安退了下去。

  于安退出,走到门口时,看见赵奕立于门外,于是问到,“赵相,可是还有事,要见皇上?”

  “是,”赵奕原本是走了的,可是想想觉得还是求求情,之前人太多,不便杨蓝蓝的事,杨蓝蓝毕竟帮过自己,于是折了回来。便听见燕钰与于安的对话,焦小姐?谁?

  “赵相,若是为杨大将军求情,您还是别进去了。”于安知道赵奕与杨舒烈的关系于是劝解道,毕竟已无必要了。

  “谢谢于公公提点,本相不是替舒烈求情,于公公放心。”

  “那便好,那奴才退下了。”

  赵奕进去面见燕钰,“皇上,臣想求提杨蓝蓝小姐求情,年纪她曾多次提点,如今也是病着,牢里不适合养病。望皇上开.”说完赵奕跪地,

  燕钰抬起头看着跪地的赵奕,淡淡的说,“你起吧。杨府其他人,朕已另做了安排,并未打算抓入牢中。你无须提杨蓝蓝担忧。”

  赵奕在来的路上想了一串的理由,原本要拿出来劝说的,可随曾想会是如此,便不再多言。退了出去。

  一路上赵奕左思右想,可怎么都不对,哪里不对呢?便听见琴声。脑中突然蹦出杨蓝蓝三个字。于是寻找琴声来到御花园,上了假山。

  赵奕看见了焦妍妍很是诧异,怎么会在宫中,焦小姐?是她?

  “蓝蓝小姐?”赵奕疑惑的问道。

  焦妍妍听见有人叫她,便听了下来,看见是赵奕,她微微一笑,“赵相,许久不见,一切可安好?”

  “你是最近宫中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位焦小姐?”赵奕身为一国宰相,自然知道一些风声,怎么会是蓝蓝小姐呢?

  “应该是吧!”,焦妍妍无奈的笑笑。

  “你怎么会变成焦小姐,怎么会在这宫中?你可知舒烈突然离开战场,所为如何?”赵奕问出了一串的问题。

  焦妍妍听见杨舒烈的名字,心中一颤,抬头看下远处,有看看赵奕,今日一见,也知道何时会再见熟人,外面的事也该交代了,“赵相,我本姓焦。名妍妍。”焦小姐相信只要这么一句话,应该能让赵奕全都明白。

  赵奕一听,后退一步,跌坐在石头上。“舒烈是为你回来的?”赵奕看下焦妍妍,“你可知道他如今可能在何处?”

  焦妍妍双手放在琴弦上,再次弹起,“他已经回来了,就在不远处看着你我,赵相不必找他,能否请赵相帮我带句话给金满楼,与醉仙楼。金满楼以后归楼中姑娘共同所有,醉仙楼归紫儿所有。让紫儿以后若是能帮杨府的人,便帮上一帮,尤其是杨管家。”

  “焦小姐,最后一个问题,有生之年,可还有可能见到舒烈?”赵奕握紧自己的膝盖,他怕自己听见最不想听见的话。

  “不可能了。”焦妍妍淡淡的说。

  赵奕坐那坐了许久,站起身,“焦小姐的话,我会带到,焦小姐保重。”

  然后便转身走了。

  焦妍妍看着远处,手不曾停,“你到是有一个极其聪明的朋友,不知他是否会怨我,无妨,我知道,你是不会怨我的,是吧!今日的琴,如何?可喜欢?我是喜欢的,”

  赵奕出来宫,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应该去何处,便去了瑞王府。

  当看见燕栩时,他明白了,没有劝解,坐在一旁,拿起酒壶,喝着。

  “赵奕啊!你来啦,”

  “恩,瑞王,来了,”

  燕栩有些许醉了,搭着赵奕的肩膀说道,“是为什么呢?”

  赵奕一听,苦笑了,怪不得焦妍妍嫌他蠢,“为情。”赵奕喝了一口酒。“舒烈在哪?我想去看看他。”

  “碧华山,山顶。”

  赵奕听了举着的杯子掉了下来,沉思一会,然后哈哈哈大笑,说道,“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样也好。也好啊。”赵奕拿起酒壶大口大口的喝着。

  燕栩趴在桌上絮絮叨叨的说着:为何……为何。

  赵奕看着燕栩,说道“怕是再过段时间你便知道了。”然后便离开了瑞王府。去办焦妍妍所交代的事。被紫儿哭着问,小姐如何?赵奕也只是淡淡的说,她不错,要出趟远门与心中之人。

  接下来的日子焦妍妍除了美日抚琴。盯着钢琴的制作。便是看着燕钰时常过来看着她。

  燕钰这段时间过得极为开心。慢慢也放松了戒备。焦妍妍出去开始自由了许多。嗓子也恢复了。

  焦妍妍开始在御花园唱歌,在御花园跳舞。俨然成了这御花园的一道精致。

  燕钰便经常站在远处听着焦妍妍唱歌,看着焦妍妍跳舞。他心中有说不完的幸福。

  “皇上,焦小姐近些时候越发美了。”于安见燕钰看的痴迷。心里也看心。

  “是啊,她的笑容也多了,她跳舞时,时常再笑,近几天,朕经常看见她笑。越发美丽了。动人了,这样的她,让朕如何舍得。”

  “是。皇上也是终于等到了,往后会更好的。”于安说道。

  终于,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钢琴终于好了。焦妍妍试了几次,甚是满意,连夜让人把钢琴抬到了假山上。

  第二日天刚微亮,焦妍妍迫不及待的起来了。叫来了锁屏为自己梳洗。拿出来婚纱,换上。

  “主子,这件衣服穿不得。”

  “没事,今日是个好日子,你给我再披肩披风就是。”焦妍妍心情极好。

  锁屏拗不过焦妍妍,只好找了件厚实披风为焦妍妍披上。

  焦妍妍看着镜中的自己,说道,“美吗?”

  锁屏笑着说道,“今日主子尤其美,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

  焦妍妍心里笑到,“我也这么认为。走吧,去御花园。”

  于是焦妍妍带着一个包裹去了御花园,路上还采了花。

  焦妍妍上了假山。手指在钢琴师划过。觉得不错,便做了下来弹了一曲。这曲便是婚礼进行曲。然后对假山下锁屏道,“锁屏,去玄玉宫再那些糕点来,让他们忙我再去摘些花来。要白色的花”

  待人都散了。焦妍妍走下假山。看着远处,拿着花,说道,“烈,我来了。”揭开披风一步一步入了湖中。

  湖水有些凉。烈,我冷……

  

最后的时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