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焦妍妍来了

  齐国边境亚城。

  齐浩然来到亚城已经五日了,

  “王爷,齐耀来信,说干过来要须三日。八卦阵已经完成,将士们已经熟练掌握。”焦子贤说道,“王爷,我们带两万人守了5日了,再不出兵,怕对方也会攻击了。两万人,怕是受不住啊。”

  “子贤,这几日,你可看出敌将阿布耐的性格?行兵风格?”齐浩然放下战报问到。

  “啊不耐勇猛。”焦子贤说道。

  “那是打战时。齐浩然说到,“本王猜我们的其他城门必定布满了眼线。我们进城时,是带2万人进来的,阿布耐应该已经得了战报。为何不进攻?他不信,他怕有诈。是一个极其细致的人。本王之前安排的事,如何?”

  “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记住,不许有过多的火把。今夜子时行动。”齐浩然说道。

  到了子时,齐浩然站再南城门上,看着外出飞沙四起。下令开南门。笑着问焦子贤,“如何?”

  焦子贤原先不明白为何当日入城时,齐浩然把所有的马屁留在了山中,后有让他们砍了许多树枝。看着这场景,他的齐浩然真是神人,笑着说,“看着应有最少有十万人。”

  “子贤,兵者,轨道也,会下棋吗?善谋者谋势,不善谋者谋子,谋势重于谋子谋事为上,谋子为下。知道兵与将的区别吗?兵贵其勇,将贵其谋。”齐浩然拍拍焦子贤的肩膀说到。

  直到天快要放亮,齐浩然对焦子贤说道,“”让回来的兵士都回去休息吧,明日继续。”

  “将军,暗哨来报,亚城昨夜子时开启,飞沙四起,应是齐军的援军到了。”

  “来了多少人?”阿布耐问到。

  “不知,估摸着不少于10万,这些日子城中四个城门禁闭,眼线无法送出消息”米多奇说道,米多奇是阿布耐的副将。

  “原来之前真只有两万人,错失先机了。这领兵的睿王和他的将领可打探到?”

  “都是一些从未打过战的人,”米多奇说到。

  “在探,召集所有将领,商议。”阿布耐对齐浩然的做法不解,他是要做什么。

  “将军,末将以为我们首要的任务是与连线接上,否则不知道齐军的具体兵力,实在不利于我们作战。”

  “本将也知道,可是如何做?”阿布耐烦的也真是此事。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商讨了整整一日,最后决定,派使者前往。

  以议和为名。于是连夜发了信件给齐浩然。

  齐浩然拿到信件笑了。递给了其他的将领。

  “王爷,怕其中有诈。”言旭说到。

  “自然是,应该是接不到城中眼线的消息吧。”齐浩然淡淡的说。

  “城中有眼线?”焦子贤惊讶的问道。

  “否则呢,以往每次对战,对方好像知道我军的人数,布局。每次出击,要么获益极少,要么无功而返。你们真当他们如此厉害?只怕这些眼线留在城中日子不短了。”齐浩然手指轻敲桌面。

  “王爷,为何不找出这些眼线?以处后患?”焦子贤问到。

  “不是时候,动静太大容易引起百姓不安。”

  “王爷既是如此,我们更不能让对方进来了,太危险了。”周末北上前说到。

  “无妨,就怕他不来。对了杨隧大将军如何?”

  说到杨隧,焦子贤脸都黑了,自从出兵后,杨隧就对齐浩然各种说教,他们几个小将自然也是逃不过去的。后因齐浩然把八万兵士留在翠峰林中训练,杨隧便闹了起来,扬言要告诉皇上,痛骂齐浩然不会打战还刚愎自用,误国。最后齐浩然一怒之下软禁了杨隧。杨隧日日在军营中怒骂。听的焦子贤脸都黑了。“杨隧大将军跟之前一样,日日中气十足。”焦子贤愤愤的说道。

  “他倒是老当益壮。”齐浩然笑道。

  “王爷,杨隧大将军日后回去是否会参你啊。”焦子贤进一个多月与齐浩然的相处,他对齐浩然很是佩服。也极为敬重。

  “无妨。赢了,便好了,至于鹰栩的使着,回信,说本王明日宴请对方用晚膳。”

  “王爷,不可,太危险。”言旭出声说到。

  “你们可觉得本王是不分轻重之人?是不顾大全之人?你们不信本王?”齐浩然扫了所有人一眼,说道。

  “末将不敢。”众人纷纷跪下。

  “你们只要做到信本王便可。子贤,今晚继续,跟昨日一样便可。另外,准备箭,投石,火油,明日使者走后,连夜命所有的百姓全部往南边撤。但不可出城,告诉他们,大军要演练。怕扰了他们,让他们将就一日。日后朝廷自会补偿。”

  众人接了令,便都退下了。

  齐浩然命人打来水,梳洗了一番。便歇息了。

  睡到半夜,齐浩然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往他怀里钻。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个声音说,“我冷。”

  齐浩然抱住了她。觉得很舒服。有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日,杨舒烈齐浩然醒来,被眼前的景色惊的说不出话。

  因为他怀中抱着一个女子,一身奇异的装束。极为暴露,雪白的肌肤。就这么呈现在他的眼前。女子盘缩在她的怀中。

  齐浩然咽了咽喉咙。猛的做起身,问到,“你是谁?为何在我身边?”

  焦妍妍迷迷糊糊的听见一个声音,是烈的,她一下清晰过来,开心极了,叫到,“烈……”

  可当她看清楚对方后,是一个心如同跌入冰潭,眼泪忍不住落下,双唇紧呡,怎么会这这样,为何不是他。

  当齐浩然看清她的样貌,心中狂喜,是她,居然是她。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看让看到自己后,眼泪一直掉,一副很绝望的样子,他又心疼的不行。

  默默走向前。轻轻的问道,“你怎么了?你是怎么来军营的?从哪里来?”

  焦妍妍听着齐浩然的声音,还有他的语气,跟杨舒烈那般相似,哭的更伤心了。哭了一会,她开始发现不对了。她在的地方好像不是玄玉宫。这是哪?她怎么来的?焦妍妍转头看着齐浩然,他又是谁?样貌长得跟他的烈有的一拼。军营?于是一边哭一边问到:“你……你……谁啊,这……这哪?”

  齐浩然被焦妍妍的样子逗笑了,不自觉的摸摸焦妍妍的头,笑着说道,“好了,不哭了,等会要丑了。”

  齐浩然被自己不自觉的动作吓一跳,焦妍妍着细细打量眼前的男人,觉得好熟悉。

  “王爷……”刘东寻听见帐中有动静打算进来伺候熟悉,被眼前的景像吓的不知道自己进来的目的了。女人?哪来的女人?还穿成这样。

  齐浩然听见刘东寻的声音回过神,立刻拿被子裹住焦妍妍,厉声说道,“出去。”

  刘东寻听见齐浩然的发怒的声音,立马低下头回到,“是。”然后退了出去。

  齐浩然找了自己的衣物递给焦妍妍,对焦妍妍说道,“你先穿我的吧。营中没有女子的衣物。”

  焦妍妍拿着衣物,想不明白怎么回事。看看自己的衣服,于是换了下来。

  齐浩然命人准会早膳。编外外面候着。心中想着,她是哪来的?如何就悄无声息的睡在他的身旁一夜。想到这,齐浩然红了脸,心里泛着甜意。

  

焦妍妍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