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能为力

  焦妍妍整理好自己出来,因为衣服太长,焦妍妍便手提着走了出去,看见齐浩然,问到,“你是谁?哪国的王爷,跟什么人在打造,这是哪?我怎么来的?”

  齐浩然见焦妍妍问了一堆的问题,笑着说,“你先吃着,你一边吃,我一边回答,好不?”

  于是焦妍妍做到小桌前,拿起快着吃着小菜,啃着馒头。

  “我叫齐浩然,是齐国的睿王。这里是亚城,是齐国的边境,与我们打的是鹰栩国。”

  齐国?鹰栩国?都是不曾听过的。又换地方了?难道自己死一次就换一个地方?自己是不死的吗?焦妍妍被自己想法吓的不轻。便噎到了。

  齐浩然赶紧递了水过去,拍着她的背,焦急的问到,“如何?好些了没?慢点吃。”

  焦妍妍喝了水,感觉好多了。看着齐浩然,不知所措。

  齐浩然看着焦妍妍这般不知所措,眼中蓄着泪水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可有不知道说什么,很多想问,最后只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焦妍妍”

  “妍妍?哪两个字。”

  焦妍妍用手沾了点水,在桌上写到。当她发现自己写的是隶书字体时,问到,“认识吗?”

  齐浩然点后,说道,“诤语貌,抗辩貌,”

  焦妍妍一愣。是巧合吗?应该吧。

  “我怎么来的?”焦妍妍问到。

  齐浩然无奈了,他也想知道呢,“不知,我醒来时。你……你便在我怀中了。”齐浩然有些不好意思。

  焦妍妍无奈的太口气,说到,“又来!”

  齐浩然听见又字,她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别人怀中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本不该问的,不知为何,还是出声了,“你经常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别人怀中?”

  焦妍妍淡淡的看了一眼齐浩然,“不是,这是第一次。上次在山上,不知下次又会在哪里?”说到这焦妍妍有些伤感,对来来说,死竟然也成了不可能了。

  “哦,那就好!”齐浩然这才安心。“你经常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某个地方?”

  “不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齐浩然心中有些发紧,他怕她突然就不见了。

  “我说是死,你信吗?”焦妍妍苦笑。

  “你之前死了?如何?”齐浩然心如撕裂了般痛。

  “投湖自尽。”焦妍妍看着齐浩然。

  “为何?”齐浩然颤抖的问道。

  “我爱的人,死了。”焦妍妍看着齐浩然,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我……”齐浩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不是军中的主帅嘛?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听八卦?”焦妍妍站起身。走到书案前,看见书案前的八卦图纸。笑着说,“原来你这也有八卦阵啊!”

  “你看如何?可哪有有不足?”齐浩然知道她懂,这个阵是她画的,自己梦中看了。

  焦妍妍看看他,说道,“你应该比我懂,我只知道,并不会用。”

  “我也是第一次用,并不知效果如何?”

  焦妍妍握着图纸的手指一紧,是巧合吗?焦妍妍问自己。“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阵法千变万化,很厉害而已。”

  这是刘东寻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焦妍妍,对齐浩然说到,“王爷,他们都在外头等着……您看?”

  “去子贤的帐中。”齐浩然对刘东寻说道,然后又对焦妍妍说,“你现在营中休息,我先去议事,有什么需要吩咐他们。”

  “恩。”焦妍妍点头应道。

  齐浩然带着刘东寻出来营帐。

  “王爷,她是你要找的人?怎么突然出现在你帐中?”刘东寻不解。

  “上天送来的。”齐浩然指指天对刘东寻说道。

  刘东寻哑口无言。这是什么解释。

  “齐耀明日何时到?”

  “午时。”

  齐浩然叹了口气,看有明日会有苦战了。

  来到焦子贤营中。

  “王爷,今日设宴于何处?”焦子贤问到?

  “城墙上吧。城中的东西可准备好?今日宴会上必有细作,注意与宴会所有有关的人,若找不出,便全部拘起。”

  “是。”

  “宴会的准备都准好后,杜绝他们再与人接触。其他人开始在这几处设伏。”齐浩然指着地形图,一一标记需要设伏的地方。

  各个细节落定,分派了各项任务。齐浩然才松了口气,说道,“明日半日,会有一场苦战,必须撑到午时的援军到来。各位将军对本王可有信心。”

  “有”帐中所有人有异口同声道。这些时日他们对齐浩然的能力深信不疑。

  “好,本王定能带着你们歼灭鹰栩国10万精兵。本王会带你们凯旋而归。”

  “是。”所有人齐齐跪下

  “都去安排吧。”说完便带着刘东寻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帐中,看见焦妍妍在床上睡觉,便没有打扰,走到书案前。看见一副画,是一个俊美的男子。是他吗?她心里的人,自己昏迷时跟着的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齐浩然看着别上的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齐浩然叹了口气,放下画,走到床边。看见焦妍妍脸颊上的泪水。

  齐浩然蹲下身,为焦妍妍擦拭。

  心里说道,他如此只好吗?让你这般为他。若他知道了,怕也是会心疼的。是他送你来的吗?亦或许他也曾似我跟着他般跟着我。齐浩然看看自己的身边,出声问到,“你在吗?可舍得她如此难过?我却不舍的。”

  齐浩然蹲着看了许久,也为焦妍妍擦了许久的泪。

  焦妍妍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什么,说了句,“烈,怎么办?我找不到你了。”然后眼泪又开始流。

  齐浩然除了心疼,除了为她擦掉相思泪,不知道可以为她还能做些什么?

  许久,焦妍妍醒了,睁眼看见齐浩然,一时愣了神,出现了错觉,以为是杨舒烈。

  “妍妍,你哭了!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焦妍妍这才反应过来。坐起身。摇摇头。“谁也帮不了我了。”

  齐浩然只能默默的看着焦妍妍伤心难过。

  “妍妍,起来吃点吧。睡多了,晚间该睡不着了。”

  焦妍妍点点头。齐浩然带着焦妍妍到了桌前,递了筷子给她,然后说道,“明日会有一场苦战,你在营中好好待着。等我回来,等打完这场战,我带你回京,好不?”

  焦妍妍点点头,她也确实不知道该去哪了。

  用完膳,齐浩然抱着琴走到焦妍妍身边。这是他让刘东寻找来的。是一把古筝。

  “让它陪你解闷吧!”

  焦妍妍摸着琴弦,坐到琴前,双手弹起,开始唱着。

  齐浩然听不懂焦妍妍唱的是什么,只是很悲伤。因为她哽咽了。“这是什么曲子。什么意思?”

  “这是我家乡的一种语言,粤语,这首叫与泪抱拥。说的是一个人已离开,被留下的人却不法忘怀,求对方原谅她。”焦妍妍解释着。

  “能把它写给我吗?”

  焦妍妍点点头。拿笔写下了歌词。

  来匆匆消失不知心所纵

  离匆匆碎了的心早已冻

  还苦苦哀求著

  还假装多情重

  轻轻的放下抛低我在半空

  情匆匆风吹不熄的火种

  人匆匆背上哀伤心过重

  谁可知心沉重

  如高山一样重

  迷痴痴的我欲动难动

  愿谅我愿谅我

  风中依稀听到你说的话

  生生世世未忘掉我

  只因今天有苦衷

  心中苦痛与泪抱拥

  原谅我原谅我

  清风可否吹走破碎的梦

  深心里爱著仍是你

  加快步伐沉重

  来看落泪随清风破送

  齐浩然看着歌词,然后又默默的看着,他想为她做点什么,无论事什么都可以,可什么他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看着她伤心,她着她难过,看着她哭泣,只能这么看着。

  

无能为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