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战,焦妍妍晕倒

  刘东寻把面具交给了齐浩然,齐浩然拿过面具,问到,“她在做什么?”

  刘东寻想了想,现在王爷不能分心的,于是说道,“抚琴,她在抚琴。”

  “她可有说什么。”

  “没……没有”刘东寻一阵紧张。也幸好刘东寻站在齐浩然身后,要不以齐浩然的明锐,定会发现刘东寻的不对劲。

  “恩,也好”,齐浩然说道,她没事就好。

  等一切布置完毕,天也开始见亮了,齐浩然带上面具,站于城墙之上。静静地等着。

  到了辰时,齐浩然看见远处出现星星点点的人影。

  “下令,准备。”

  半个时辰后,阿布耐带着他的精兵抵达城下。“你可是睿王?”

  “本王是,阿布耐将军,昨日刚派人说有议和议和的意思,怎么今日一早就兵临城下呢?”

  “哈哈哈哈,睿王,有些机会错过就没有了。是不是。昨日听米多奇多睿王是个美人一样的男子,今日还以为能见识见识睿王的倾城之貌呢,可惜了,这鬼面具,不太好看啊。惊着本将军了呢?”阿布耐笑的肆意妄为。

  “王爷,这个阿布耐,让我去宰了他,”焦子贤见阿布耐嘲讽齐浩然,怒不可揭。

  “你如此冲动的性格将来如何带兵,要兵士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吗。”齐浩然厉声说道。

  “末将知罪。”焦子贤低下头。

  “阿布耐将军,你可有几分把握能胜。”齐浩然问到。

  “你们区区两万多人,本将帅兵10万,瑞王,你觉得有几分把握。”阿布耐自信满满的说。

  “哦~阿布耐将军好手段啊,这也打探的如此清晰。可你确定吗?你确定那个给你消息的兵头真的拿到的是真的,而不是假的?”齐浩然笑着说。

  阿布耐听齐浩然提到那个兵头,心中也有些放呧咕了。米多奇见阿布耐有些犹豫,立马说道,

  “将军,别让他骗了,若城中有兵,他岂会在此与我们纠缠,该出兵才是。别忘了之前。怕是援军还未到,将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阿布耐看着米多奇,犹豫了下,想了想,“攻城。”

  3万先锋军一拥而上。

  “投石器,弓箭准备。”齐浩然一声令下。

  “准备就绪。”

  齐浩然举行令箭。看着敌军的距离。到了瞄程中,挥下令箭。

  瞬间箭与石头嗖嗖的一一飞出。

  如同雨一般落地。只是落地的不是透明的雨水,而是鲜红的血水。

  又过了一个时辰,下面开始架起长梯,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往上爬。

  “木头准备。”

  城墙的士兵纷纷举行大型的木头。

  “扔”

  瞬间看见长梯上的人滑落。有些被砸中

  如叠罗汉般叠在城墙下。

  阿布耐见此景不妙,又命令2万人前去,他不信那些乱七八遭的东西用不完。

  不远处又开始有人用过了,密密麻麻的。

  “准备投火油桶。”

  一个个大型的火油桶装上投石器。齐浩然举行手中令棋。等待时机,“放。”

  一个个火桶砸了过去,敌军原以为是石头,可砸下来的是水。再各个不解的时候。齐浩然说道,“头火死。”

  一个个火球横空出世。两万人的对外瞬间一片火海,叫唤声不绝于耳。

  “齐耀还有多久会到?”齐浩然问道。

  “刚有人通报,说齐耀马不停蹄的赶,半个时辰就道”焦子贤兴奋的说。

  “停止火油攻击,命人全部装油瓶。”齐浩然也送了一口气,来了就好,这两万人是保住了。

  “是。”焦子贤领命退下。

  “投石全部准备。”齐浩然再次下令。齐浩然等着阿布耐全军进发。

  果然不过时,阿布耐全进进发了,齐浩然笑到。“发。”

  阿布耐命人分散队伍,躲避石头,全力攻城门。

  城门响起来一声声巨响。

  “王爷,他们功城门了。”刘东寻说道。

  “留一部分守城墙,其他人,跟本王去城门。”

  “是。”

  齐浩然骑着马,对着城门,静等。

  半个时辰过去,城门被冲开,“火油”

  一声令下,死出想起了瓶子破碎的声音。

  “王爷,火油已全部投尽。”焦子贤说道。

  “杀。”齐浩然举起剑,一声吼。

  喊杀声惊天动地。血染城门。

  也不知道杀了多久,只听见有人喊了一句,“援军到了。”顿时士气大振。

  阿布耐见此,立马吼道,“撤退。”

  焦子贤见阿布耐要逃,对齐浩然说道,“王爷,末将请令出城追击。”

  “不用。清理城中,修缮城门,休整队伍。收兵”齐浩然说到。

  “为何?”焦子贤问到。

  “齐耀的人马连日奔波,已是疲惫不堪。阿布耐只是见援军来了才撤兵,却不是逃,离开城中便会立刻休整。区区两万人,如何应对?”齐浩然耐心的讲解。

  “是。末将又冲动了。”焦子贤低下头说道,自己确实该改改了。

  齐浩然吩咐好了所有善后。也让齐耀带将士先休息,然后便打算回营帐。却见刘东寻跪在地上挡了路。

  “怎么?”齐浩然不解。

  刘东旭便把昨日隐瞒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齐浩然赶回营帐,在门楼听见琴声,有种不好的感觉,便账外的士兵,“她弹了多久?”

  士兵为难的说,“一夜未停,属下进去劝过几次,姑娘好似听不见一般。不理睬,就这么弹着。”

  齐浩然冲进去,看见焦妍妍。“妍妍,歇会,好吗”,齐浩然走向前,握住焦妍妍的手。

  焦妍妍看见齐浩然先是一愣,好似自己不认识他,又撇见桌上的面具,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抱起面具,问到,“他……他在哪?”

  齐浩然见焦妍妍很是不对劲。试探的问,“你不是说他死了吗?”

  “死了?他死了?他怎么会死呢?”焦妍妍有些痴痴呆呆的自言自语。然后突然面色一变,拿起面具,怒视这齐浩然,吼道,“不不不,他没死,面具是他的,我为他画的,是他,是他。”说完噗的一声,鲜血从口中喷出,然后倒了过去。

  齐浩然下坏了,立马抱住焦妍妍。冲着门外吼道,“快,军医,快,传军。”

  刘东寻闻声进来,下焦妍妍倒在齐浩然怀中,嘴边还有血,这么严重,立马转身去请了军医。

  军医给焦妍妍把了脉。扎了针。

  “怎么样?”齐浩然焦急的问道。

  “这位姑娘抑郁在心怕是有些时日了,又伤心过度,身体本就不好,又大喜,再大悲才会如此,至于之前王爷说的有些时常,应该是一时大喜大悲所致,等醒了便没事了,不过她身体很不好,大喜大悲都不好,尤其大悲,只怕会要她命的。”军医说到。也叹了口气,他也是第一次见如此年纪的姑娘能伤心成这样。

  齐浩然握着焦妍妍的手。他此刻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怕。怎么办?

  齐浩然看着她,问着自己怎么办?

大战,焦妍妍晕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