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面埋伏

  用完膳,齐浩然便出了营帐去了焦子贤的帐中。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纷纷议论。

  “子贤,那个女子是何人啊?怎么营中有女人啊?”齐耀今日刚到便听说了此事。心中满是好奇,出发时可不曾见王爷带女子随行,怎么几日就冒出一个呢!

  “呵呵,你不知道啊?那我又怎么知道,我知道的跟你是一样多的。”焦子贤笑的回答。

  “有什么奇怪的,王爷毕竟是男子,还是个英明神武的男子,风流倜傥,真是好时候。我倒是好奇女子的样貌,你们说何等女子能让王爷倾心?”言旭上前说道。

  “听说那女子长得极为貌美呢。也不知王爷何时找来的?我啊,这才发现王爷不仅用兵入神。找女子的能力也是出神入化。”焦子贤笑着说。

  齐浩然听也焦子贤的话,咳了一声。里面的人立刻换上一副严谨的态度,站起身,立在一旁。

  齐浩然走了进来。

  “王爷。”众人纷纷行礼。

  “齐耀,辛苦你了。”

  “齐耀不敢称辛苦。”

  “八卦阵练的如何?”齐浩然继续问到。

  “不辱使命。已经完毕。随时可以列阵。”

  “恩,这几日阿布耐应该会重整旗鼓。多注意阿布耐的动向,怕是再过几日,他们也该有援军了。”齐浩然说道。

  “援军?会有多少?我们可需要上奏申请援军?”焦子贤有些担忧。

  “暂时不必。之前本王已经派人去打探。再过几日该有回信了。此次鹰栩突然如此大规模进犯,必有原因。在知道原因之前。不可轻举妄动。言旭,你可清点此次伤亡人数?”

  “已清点完毕,我军伤三千,死五百。杀敌两万八千人。”言旭禀报着。

  “明日有齐耀出城列阵。咋们也该看看八卦阵的效果了。”齐浩然笑着说道。“齐耀,你负责搭建高台。那两万的士兵着几日好生修养,过几日便有任务了。”

  “是。”众人回答。

  等齐浩然回到自己营中已经是晚间了,听见里面传来琴声。忽而快,忽而慢;忽而强,忽而弱,乐曲激昂,振奋人心。

  “妍妍,此为何曲?”齐浩然走进焦妍妍问到。

  “十面埋伏。可惜了,是古筝,若是琵琶演奏,效果更好。”焦妍妍十分喜欢这首曲子。应该说焦妍妍喜欢古曲。古曲有很深的底蕴。也因此,她学了不少的乐曲。

  “十面埋伏?倒是应景。妍妍可有兴趣,看看你画的八卦图,再奏上一曲十面埋伏?”齐浩然说道。

  焦妍妍眼睛一亮。想啊,怎么不想。可又觉得战场太危险了,伤了倒不怕,死可绝对不行,“还是算了,我现在最怕死了!”焦妍妍有些泄气。

  齐浩然见到焦妍妍的表情。便知道她是极想看的。只是怕自己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心中之人了。于是说道,“妍妍放心,有我在,定保你毫发无伤。”

  “你确定?”

  “恩。确定。”

  焦妍妍瞬间就笑了。“好,那你可好好保护我,可别让我死了。”

  “恩,一定。我命人去给你准备琵琶。”齐浩然看见焦妍妍的小调皮。觉得战争也变得如此丰富了。

  用完膳,齐浩然看着各种报上来的消息。而焦妍妍便在一边抚琴。

  夜也深了,焦妍妍停下琴,对齐浩然说,“我去睡了。你呢?这两日我睡你帐中,你睡哪啊?”

  齐浩然被焦妍妍一问,也不知道了,因为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想了好一会儿,说到,“我睡外间。行吗?”

  “恩,那我去睡了。”然后打着瞌睡便去了里间。

  齐浩然命人送来了被褥,行军床榻,便睡在了外间。

  这一夜齐浩然睡的十分安心。

  第二日,齐浩然带着换了一身男装的焦妍妍出来营,自己则带上面具,登上了八卦阵中的指挥台。焦妍妍抱着琵琶坐在他的身旁。

  昨日阿布耐便已收到了齐浩然的信,说今日一战,阿布耐前日在齐浩然这损兵折将,发了一大通脾气,今日定要赢下这一场。

  “睿王,你今日这又是做什么?”阿布耐看着对面奇怪的列阵,有些不解。

  “阿布耐将军,这是本王为你练的八卦阵,你闯闯看,看是否满意,你初次闯阵,本王在送你一曲,给你助助兴,你意外如何?”齐浩然说道。

  “哼,这些花哨的东西,有什么用。真刀真枪的来吧。”阿布耐不屑的说。

  “那本王在这等着。”齐浩然拿起令旗,示意各方准备。然后对焦妍妍点点头。

  焦妍妍手指轻弹琵琶。琴声由散渐快,慢慢演奏开来。

  下面的人听了焦妍妍的琴音,多了几分紧迫感。

  阿布耐命人带了3万人马,从正面进攻。

  随着敌军的靠近,焦妍妍的琴声开始变的急促。低下的将士不不自觉的提高警惕。

  待敌军攻入阵中,焦妍妍的琴声也变得更加嘹亮了几分。阵营后方的兵士知道前方已经攻阵,盯紧帅台上齐浩然手中的旗帜。

  齐浩然变化的手中旗帜的动作。前方的阵行开始不断的变化。鹰栩军如同入了一个迷宫,一个充满埋伏的迷宫,到哪都是陷阱。有突如其来的利箭,有无端冒出的石块。让人防不胜防。

  鹰栩军这次入阵的是比拉诺瓦。也是多年征战的老将,比拉诺瓦立刻反应过来,集中兵力想攻一处。可发现齐兵立刻散了开来。来了一对手举盾牌的兵士,犹如一道铁墙。

  比拉诺瓦想绕开这道铁墙,却发现根本无法绕开,墙中是不是得出现箭枪,比拉诺瓦无奈,只能下令转去别处。杀出一个人缺口出去。可一旦他对准一个地方全力攻击,对方就对散开,铁墙顶上。他只能退到别处。就这样,比拉诺瓦开始绝望了,他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出去。

  听着焦妍妍的琴声。比拉诺瓦知道今日怕是要葬身于此了。大吼一声,“此为何曲?”

  “十面埋伏。”焦妍妍回答道。

  不过一会儿,焦妍妍的琴声开始转慢,变得轻快。

  低下的兵士知道,应该是已经绞杀所有的入阵者了。士气大振。原来自己练的八卦阵如此厉害。

  阿布耐听着焦妍妍的琴声,再看对面阵中回复平静。大吃一惊。怎么会?比拉诺瓦也是十分有经验的将军,三万人马怎么会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时辰里就全军覆没了。这不可能。这阵中有什么?

  “可……可有人出阵?”阿布耐一把抓住前去探查的哨兵。

  “将……将军,无一人……出阵。”这哨兵也吓的不轻,他离的最近,听的最是仔细,他只听见哀痛遍野的狂叫。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布耐怒不可揭。

  “不知……属下只听见惨叫声。然……然后就没了。”

  阿布耐一把把哨兵扔了出去。怒视齐浩然。咬着牙说道,“撤兵。”

  此时琴声变得极其活跃,欢快。

  齐浩然挥动旗子,下令道,“收兵。”然后对焦妍妍一笑。

  焦妍妍回以一笑。

  

十面埋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