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莺莺

  齐浩然与焦妍妍随小斯一路走来,从喧嚣到清冷。一路上不停地介绍着这楼中其他女子,到了莺莺的房门外,小斯停下来说道,“两位公子,这边上莺莺姑娘的住出来了,若公子看完,便唤小的,小的在门外候着。我们楼中的飘飘姑娘可是这蝶城中的这几年的花魁呢!”

  “哦~,莺莺姑娘长得不好吗?”焦妍妍见小斯一路上解释着楼中其他的姑娘,看来这莺莺不太受欢迎呢。

  “那到不是,莺莺原先也是极美的,只是可惜了……”小斯惋惜的叹了口气。“莺莺刚来时性子烈的很。白白浪费了那一副好颜色。”然后小斯推开莺莺的门,示意焦妍妍与齐浩然进去。

  焦妍妍走了进去。看一白衣女子半弯着腰低着头说到,“两位公子有礼了。”

  “莺莺姑娘不必多礼。”焦妍妍回答道。

  见莺莺慢慢站起身,抬起头。艳如桃李,冷若冰霜。然儿额间有一出甚为明显的疤痕。的确可惜了。焦妍妍暗想。

  莺莺看着焦妍妍。一个面如冠玉眼若流星的男子。竟比女人还美上几分。“公子可是为琴而来。请随我来。”

  莺莺带着焦妍妍与齐浩然进了里间。

  焦妍妍看见摆放在那的真的是她的钢琴,走到钢琴前,摸着钢琴说,“原来真是你。你也来了。”

  然后搬来一张椅子,做于琴前。双手抬起。

  莺莺听见四声猛烈的声音,接着琴音激昂有力,具有一种勇往直前、不屈不挠的气势,然后是一个抒情的旋律,温柔优美、明朗的琴声与前面形成对比。不一会琴音又回到了不安的,激烈得声音。接着琴声有排山倒海的气势,自信、豪迈而勇往直前。无比欢乐。

  莺莺听的震撼无比。第一次,有一种敲击心灵的感觉。

  焦妍妍手回收。齐浩然走向前,端了一杯茶给焦妍妍。笑着说,“弹了这么久,手累不?很振奋人心的曲子。”

  其实齐浩然内心可没表现的那么恬静。心中也是随琴声跌宕起伏。只是看见焦妍妍弹的十分用力,手在琴上动作极为敏捷。转换的极快,怕她手累。

  “这是……什么曲子?”莺莺淡然的脸上出现了变化。

  焦妍妍柔了几下腕处放松一下手,接过茶,转过身看向莺莺。笑着说,“这曲叫命运,送你的。做这首曲子的人说他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命运不能使他完全屈服。喜欢吗?”

  “喜欢!”莺莺笑了。那是内心深处的笑声。

  “开心吗?”焦妍妍看着莺莺。第一眼看见莺莺,她好似看见了那个绝望的自己。让人心疼。

  “开心。”莺莺又是笑。

  焦妍妍也是笑,“小夜曲,你会喜欢的。”

  然后想起琴声,充满激情与活力。那愉悦、美妙的声音,熟悉和亲切的感觉,使人的心情很快溶入其中,从而得到洗涤、净化。

  这曲不长,一会便结束了。

  “你要带走它吗?”莺莺问道。

  “你喜欢它?”

  “喜欢,它让我觉得有了快乐。可它是你的。”

  “恩,它也曾经是我的快乐。”焦妍妍摸着琴有一丝的忧伤。不过很快,焦妍妍笑着说,“后来它陪我寻到了幸福。以后让它跟着你吧。”

  莺莺有些意外,“你舍得?”

  “对它来说,你更适合它。让它陪着你吧,我能在做一个。”焦妍妍说道。

  “可我不会。”

  焦妍妍看向齐浩然,“我能多带几日吗?”

  “好。”齐浩然笑着说。

  焦妍妍回以一笑。然后对莺莺说,“钢琴有些难学,我只能带你入门。这几日我会过来教你。你能学多少便是多少吧。”

  “谢谢!”莺莺心中有些悸动。

  焦妍妍看着莺莺的笑容,心中也稍觉安慰。

  焦妍妍便开始教莺莺如何识别键盘,又拿来了纸张与笔。写了曲谱。教其辨识。

  莺莺学的极为认真。每次焦妍妍看向莺莺,莺莺都会回以微笑。

  齐浩然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见焦妍妍讲的久了,便端上一杯茶。

  “严,你该休息了。”齐浩然见时候不早了,便出声打断两人。

  “我明日再来教你。”焦妍妍看齐浩然眼中的坚定,便知道自己反驳也无用,于是对莺莺说道。

  “好。”莺莺回答。心中却想着原来他叫严?哪个字呢?

  齐浩然带着焦妍妍回客栈。

  “她让你想起了以前?”齐浩然说的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恩,她的眼神很像。让我难过。她是一个让我看了,觉得心疼的女子。”焦妍妍说道。

  心疼?齐浩然听到这两个字突然挺住了脚。

  焦妍妍见齐浩然突然停住,有些不解,“怎么了?”

  “你心疼她?哪种心疼。”

  “这个……”焦妍妍想了想,说道。“就好似在林中,看见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它受伤了,会忍不住想去帮它的那种心疼吧。”

  齐浩然松了口气,还好是兔子。

  “想替她赎身吗?感觉她的来及定也是不简单的。”

  “想过,可她应该不会接受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伤不适合去提及。见她额上的伤,便知是个有骨气的女子。我们也只是萍水相逢。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焦妍妍伤感的说道。

  “若你想,我们也可帮她一世。”

  焦妍妍摇摇头。“她不会接受的。”虽然这次是第一次见到莺莺,不知道为何,她觉得自己好似看的懂莺莺般。

  “我们能在此处待多久?”焦妍妍问。

  “你想待多久,我们便待多久。可好?”这句话是齐浩然心里撇去身份,最想说的话,只有他齐浩然与她焦妍妍两人,没有任何无关的人与事。只是他们两人。

  焦妍妍笑了,“你是王爷,而我也有等着我的烈。岂有不回的道理。亚城应该也无事,等鹰栩国的国书到了,我们便回京吧,我想烈,很想很想。”

  “好。等国书到了便回去。”齐浩然淡淡的说。这样的日子没几日了,也不知道回京后会如何。能否瞒的住她,若是被识破了。她会如何?自己又该如何?齐浩然突然觉得心慌的厉害。

  “等回来客栈,你让人给我拿块大些的炭来,我削些炭条,写些曲谱。以后我们走了,莺莺也可以自己练。毛笔写的太粗了。”焦妍妍有些嫌弃毛笔的诸多不便。

  “好,你告诉我怎么弄,我来削,万一伤了自己,明日改教不了。”齐浩然嘴上虽说如此说着。可心里对焦妍妍说,我舍不得你辛苦,更舍不得你受伤!

  然后回了客栈,齐浩然拿着刀在一旁削着炭。焦妍妍则是写着曲谱。

  一副和谐的景色。

  

莺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