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宫宴1

  宫中

  “然儿,此次你功不可没。想要什么封赏?”齐广眉开眼笑。今日杨隧早早入宫与齐广汇报了亚城的时,齐浩然的阵法与各种策略等等一一禀报,却唯独没有汇报自己被齐浩然软禁的事。

  齐广听了也是十分惊讶,没想到齐浩然还有这样的本事。之前真是忽视他了。蓉儿不仅聪慧,还善教养。教出一个如此有能耐的儿子。齐广心中有了计较。

  齐广既高兴也是忧愁。高兴的是因为他是君王。有一员猛将,可以为他保家卫国。忧愁的是因为他是父亲。明知道自己的儿子们之间为自己的位子互相争斗。他却还要扶持有能力的儿子去争斗。

  因为齐国历代皇帝都是如此。只有争到最后的强者,才能坐在那把金椅上。才能确保齐国一直强大下去。

  几百年多少代的皇帝全身从这争斗中脱颖而出的那一个。

  “八卦阵是齐耀训练出来的,冲锋陷阵的也是焦子贤言旭等人。儿臣不敢居功。也只是给了他们机会而已。”齐浩然站起身,拱手说道。

  “他们朕自然会赏,但你作为伯乐,朕也该赏。”

  “那父皇,儿臣想讨一道旨意。儿臣的王妃,儿臣想自己选。”齐浩然说道。他现在有妍妍了。不能取任何人,哪怕娶了摆在那也不行,他的玉蝶上不能出现别的女人的名字。

  齐广却以为齐浩然想挑选助力,毕竟王妃的娘家的好与坏,只是对以后由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他两人的王妃也是他们自己挑选的,齐广觉得这样也公平。于是说道,

  “好,朕答应。你的王妃将来由你自己定。无论是谁,只有你与朕说,对方也同意,朕便答应。”然后又赐黄金万两。天云锦10匹。玉如意一对等等。封赏了齐浩然。有封了齐耀为正三品铁令将军。焦子贤正三品冲骑将军。言旭从三品兵部将等等。

  “然儿,朕听闻你那八卦阵中有战音。十分激昂,振奋人心。可是真?”

  “是,父王,那是第一次动用八卦阵,儿臣便命人在身旁奏乐,激励将士们奋勇杀敌。”

  “是什么曲子?竟还有这般能力?”齐广在听杨隧说起时已是十分好奇。可杨隧称自己并未亲耳听到。

  “是用琵琶所奏,曲名为十面埋伏。”

  “今日奏曲的人可曾带来?”

  “她只是一介布衣,儿臣并未带她来。”齐广的话让齐浩然想到了一点。焦妍妍容貌过于娇美,是否应该遮掩一二呢?

  “那真是可惜了。”齐广有些惋惜。没能听到。

  “皇上,您若是想听,这便命人去找来便是了。顺便赏一些东西给他,他定会感激皇上的。臣妾刚经皇上这么一说,也想听听那琴因呢。”皇后姜淑芬在旁一直等着插嘴的机会。这会有机会了,怎么会放过,立马接上话。

  “然儿,那琴师可在京中?”齐广见姜淑芬如此说,便问齐浩然。

  “在是在的。只是回京途中奔波劳累,风餐露宿。她经不住,病倒了。在儿臣府中修养着。那曲子十分长,若是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支持不住,父皇何不等她养好了,再召见她,也可以让父皇听的尽兴。”齐浩然委婉的回绝。

  “这倒是有趣,父皇这才说想听,你那头的琴师就病了。只是半月的奔波而已,至于病倒吗?又不是女子哪会说病就病了。”齐浩宣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哪会放过抹黑齐浩然的机会。

  “皇弟,一个琴师而已,至于让你堂堂一个王爷为他扯谎,可是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坐在齐浩然身边的齐浩阳立马也接上话。他做在一旁听了一晚称赞齐浩然的话。正一肚子的郁闷呢。

  齐广听了也是不悦,看向齐浩然。

  齐浩然站起身,跪到厅中。

  “父皇,儿臣并未说谎,她是真累病了。她是个女子,并非男子。比不得男儿,半月的车马劳顿着实让女子吃不消的。请父皇明鉴”

  女子?这下惊讶的不止齐广,还有在场的所有人。一个女子敢上战场?

  “女子?”齐广问道。

  “是,她是亚城中的一个女子。家人都在此次战役中身亡,只留了她一人,儿臣见她善琴,便留下了。”齐浩然早早就想好了焦妍妍的来历,并做好了一切的安排。

  “倒是巾帼不让须眉了,罢了,让她养着吧。等她病好了。再为朕奏上一曲吧。起来吧。”齐广赞叹的说道。

  “是,谢父皇。”齐浩然站起。重新坐到位子上。

  挑衅的看向齐浩宣与齐浩阳。

  齐浩阳拿起酒杯示意齐浩然喝酒,并回以一笑。他知道这些小计量并只是下酒小菜。但他对那个女子缺多了几分兴趣。他觉得事情并不会像齐浩然说的那般简单。嘴角不禁露出那似有似无的笑容。

  “那定然会是个倾城的美人吧,”齐浩阳看齐浩然举杯。

  齐浩然一笑。“肃王府可是缺美人,本王倒可以回敬肃王几个。”

  “若是睿王把她送给本王,本王倒是乐意收下。如何?睿王可舍得?”齐浩宣阳看似不经意的喝着杯中酒。余光却从未在齐浩然身上离开。经过这一战。齐浩阳知道,齐浩然必定是个有勇有谋的人。只怕以后会极难对付。

  有看向太子齐浩宣,眼中都是不屑,一个看似精明,实则无太多沉伏之人,若不是有个地位高的母亲和有些陈算的外祖父。他又有什么资格与自己一争。

  齐浩然看向齐浩阳,一脸嫌弃的意味,“肃王你可知自己不仅口气大。味道也很重,熏到本王了。”

  齐浩然的话出乎齐浩阳的意料。被呛的咳嗽不止。

  “肃王怕是把自己熏着了吧。”齐浩然拿起酒自顾自的喝着。

  齐浩阳缓和了些,“睿王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待啊。只是去了趟亚城,回来便变得这般……”

  “犀利。是吧?肃王。”齐浩然接了齐浩阳的话。

  “犀利?”齐浩阳不明白这词的意思。

  “肃王不懂?那本王替你讲解一番,犀利的意思是切中要害,一针见血,深入中心。”齐浩然想起焦妍妍,这些东西都是从她哪里学的,不禁笑了,有看看齐浩阳黑着脸,“平日里只听说肃王才华横溢,通古博今,看来也是那些人阿谀奉承。肃王应当远小人才是。”

  “你……”齐浩阳被齐浩然顶的竟不知道回什么。

  “本王如何?肃王还听不得自己弟弟的规劝?那本王不说也就是了。何须动怒呢。莫伤了我们兄弟情义。来喝酒。”齐浩然举起酒杯。

  “哪里的话,”齐浩阳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起酒杯笑着说,“今日睿王的话,本王定当放于心中。”

  两人相视一笑。

  

宫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