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宫2

  坐在齐浩然对面的齐浩宣愤懑的独自喝着酒。

  姜淑芬把三人都看在眼中。心中有些气。一个江苏儿把肃王教的善使手段,懂得收拢人心。现在又出一个骁勇善战,懂得随机应变的睿王。而自己的儿子,看着精明,自己稍不盯着就出纰漏。她不明白自己不必东方容与江苏儿差,如何儿子会这般模样。姜淑芬看着喝闷酒的齐浩宣心中叹息。

  “皇上。睿王此番也是十分辛苦了。不如接待鹰栩国的来使,让宣儿出面如何?让他也历练历练,毕竟是皇储嘛。”姜淑芬柔声试探着齐广。

  齐广想了想,齐浩宣毕竟是太子,多给点表现的机会也是应该的,于是看着齐浩然。“然儿,皇后的意思,你以为如何?”

  齐浩然看了眼姜淑芬。说道,“一切听从父皇的意思。”

  齐浩然从刘东寻此次去鹰栩探得的消息知道。鹰栩王查哈理能几年间如此迅速的壮大,除了自身英勇外还有一个谋士。可却无论如何也查不出来。此番怕是那个谋士会跟随。此次议和。定然不简单。既然皇后想让太子立功,那让他们应付便是,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加上妍妍的事,自己只怕也是分身乏术。何不乐得逍遥自在。

  齐广见齐浩然知进退,也是十分高兴。日后有机会也会多给一些。弥补此次齐浩然受的委屈。

  “那便就这么定了。宣儿可要好好表现。你皇弟都已经灭了鹰栩的锐气。你若再做不好。那就实在不应该了。”

  “是。儿臣定当办好此事。”齐浩宣站起来谢恩,心中兴奋无比。

  姜淑芬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齐浩然独揽。

  齐浩阳确实沉思。因为齐浩然答应的快爽快。看似没有半点不情愿。是因为父皇还是其中定有隐情?看来自己回府后要查的事不少啊。

  “皇上,再过些时日便是您的寿辰了,睿王大战告捷。此番可要好好庆祝一番。”姜淑芬笑着对齐广说道。

  “恩,今年是该好好庆祝。就由皇后安排吧。”齐广笑着回应。

  “是。”姜淑芬应道。

  没一会,曲佳来到齐浩然耳边低声细语的说了几句。

  齐浩然站起对齐广说,“父皇,儿臣想去见见母妃。母妃想儿臣了。”

  “去吧。蓉儿不喜宴会。说来定也是等急了。”

  齐浩然告别了齐广,来到了东华宫。

  “母妃。”

  “本宫不让曲佳去寻你。你可是今日便不来了?”东方容有些抱怨。自己担心受怕,他倒好,这般淡定自若。

  “哪里的话。只是被缠住了,一时脱不开身。”齐浩然上去扶着站在东华宫门口等着自己的东方容。心中有些愧疚。“让母后操心了。”

  “知道就好,往后可以好好孝顺本宫。”东方容见齐浩然面色红润。这才彻底放心。

  “是,儿臣日后定好好孝顺母妃。”齐浩然见东方容此时的神情有几分焦妍妍的感觉。忍不住就笑了。笑自己无论看谁都想起焦妍妍。

  东方容看着齐浩然。不仅脸上,眼中都是带着笑意。难道……于是笑着问,“看来此战,然儿可不仅仅收获权利呢?”

  “儿臣找到她了。”齐浩然不想东方容从别人口中知道。

  “她?”东方容有些吃惊。“你找到了?”

  “恩。一觉醒来,她便在我身边了”,齐浩然想起那夜抱着焦妍妍一晚,有些脸红。

  东方容见齐浩然一脸春色。也是笑的不行。以为他们发生了什么,“倒是母妃小瞧了自己的儿子了。”

  “母妃,你误会了,儿臣没有……”齐浩然看东方容的脸色还有她的话,知道她是误会了。于是想解释一番。

  “罢了,母妃也没说什么。你喜欢就好。改日带来让母妃见见。当时你可是答应过的。”东方容一副不答应誓不罢休的模样。

  齐浩然也是无奈。觉得自己的母妃越发的孩子气了。再想想焦妍妍也不知道两人一起会闹出什么事。

  “儿臣知道,日后待她休息了一些,便待她来见母妃。”

  “恩,那我等着,快些,”然后又恢复了之前严肃的模样,继续说道,“与我说说吧,今日宴会上的事。”

  齐浩然便把宴会上的事与东方容一一说细说,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那个姜淑芬真是够操心的。”东方容轻蔑的说道,“不过姜达文不简单。他之前帮太子收拾了粮草的烂局。害我担忧极了。怕你粮草不足。还好寻儿让人带了消息给我。”

  “母妃可查出赵阔身边的细作。此人知道我们的计划,定是赵阔身边人。”

  “是赵阔两年前收的一个妾室。应该是肃王的棋子。太子没这么会谋划。埋了两年。行刺了赵阔便自缢了。”

  齐浩然沉思一会,“母妃也要小心身边的。只怕不止赵阔身边,你我身边怕也埋了些深的棋子。”

  “我这还好。出来曲佳,其他人都是不知事的。以往就防范着,倒是你身边,除了柳儿与寻儿是我自幼养大的,其他人都是你开府后安排的。你后院的女人更是多的厉害。回去后也好好的肃清一番,免得日后成了祸患。”东方容一一嘱咐着。

  “儿臣知道。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动静太大。儿臣会注意的。母妃放心。”

  “恩。你找的那几个军中的人,可靠的住?”

  “他们原就是一些地位不高的。在我之前应该无人会去拉拢。靠的住。但我也会注意着些。怕的不是他们会叛变,而是他们身边的。日后也会好生交代他们的。”

  东方容见齐浩然事无巨细,都安排的极为妥帖,想的也周全。

  “然儿越发无需母后操心大事了。那母后是否应该操心然儿的子嗣呢?”

  说到子嗣。齐浩然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妍妍当自己是杨舒烈。今日又被如此调戏。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若自己克制不住要了她。哪日被妍妍发现自己骗她,他真是想都不敢后果会如何。齐浩然默默叹气。

  “母妃,现在哪是说这些的时候啊!”

  “为何不是时候?然后你年纪不小了,该是考虑此事的时候了。你不是找到她了吗?”东方容有些纳闷,然儿不是很喜欢那个女子嘛?怎么会不想要子嗣呢。“然儿,你可别告诉母妃,她不喜你。”

  “母妃。”齐浩然面露难色。

  “你强要了她?”东方容提高音量,她万万没想道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干出强抢民女的这种恶霸行径。

  “没有。”齐浩然被东方容的话吓一跳。立刻反驳。见东方容一脸怒意。“母妃,事情有些复杂。儿臣也一下子说不清。今日也晚了。下次儿臣再与你细说,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妍妍的来历也不寻常。儿臣知道的也不太清楚。等儿臣清楚些了,再与你说,可好?”

  东方容见齐浩然如此说,便也只能作罢。让齐浩然回府去了。可心里不免担忧。

  “娘娘,王爷并非那些纨绔子弟。您该信王爷。”曲佳见东方容担忧。劝解道。

  “也许吧!本宫只怕那孩子被情所困啊,算了。歇了吧。”

  

宫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