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夜折磨

  齐浩然一路心情低落。回到府中,来到了兰陵院中。

  “妍妍”齐浩然看着灯火下的焦妍妍。趴在桌上,右手挑着灯芯。十分温馨的画面。

  焦妍妍听到有人叫他,立刻飞奔了过去,楼主齐浩然的腰。甜甜的笑着,“你回来啦。我等好久了。都快等累了。”

  齐浩然见焦妍妍嘟喃着嘴。轻轻的啄了一下。“对不起,回来晚了,让妍妍等久了。下次一定早些时候回来。”

  “恩,下次记得早些。把我一个人丢这,我会委屈的。”

  “好,一定。”齐浩然笑着牵着焦妍妍坐下,看只有焦妍妍一个人,便问,“你怎么一个人呢?柳儿没在旁边伺候吗?”

  焦妍妍玩弄着齐浩然牵他得手,“以前就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盯着我,你忘了?还有你的手剪子都退了,手便的漂亮的许多。”焦妍妍抬头看着齐浩然。

  齐浩然一阵紧张,怎么把手忘了。那身上呢?她没有与杨舒烈有过肌肤之亲?会记得吗?齐浩然想了好一会说道,“当时来的时候伤的有些重。王爷为我请了一个神医,他医好了我。神医很厉害,是不是?”齐浩然试探着问。不知道焦妍妍信不信。

  “恩,的确厉害,比的上我们那的医生呢。”焦妍妍知道对这个时代不太了解,世界之大。有这种医术也是有可能呢。自己都能不死。还有比自己的存在更匪夷所思的吗。

  齐浩然这才放心。才一天。再往后呢。自己真要好好把谋划了。这真是比谋划那个位子困难。因为她还聪明了。“有些晚了,早点休息吧。”

  “也好。明日你带我去京中逛逛吧。我想去。”

  “好,明日带你去。”于是齐浩然牵着焦妍妍到床边。“你早些睡,我明日再过来。”然后再焦妍妍额头亲了一下,打算离开。却被焦妍妍拉住。

  “你去哪?”焦妍妍奇怪。出征前他们都是一起睡的,这会为什么要走?

  “我也去歇息啊。”齐浩然不明白焦妍妍为何这么问。

  “你去哪歇息,为何去别处歇息?”

  齐浩然看着焦妍妍眼中的委屈。不知道如何回答,“我……”

  焦妍妍不等他回答,一把抱住齐浩然,哭着说,“烈,别走。燕钰只是关着我而已。并没有碰我。你信我。别走。好不好。”

  齐浩然抱紧焦妍妍,抚摸着焦妍妍的背,哄着。“妍妍,我没有怀疑过,只是怕你累了而已,想你好好休息。仅此而已。真的,别哭,好不好?”

  “真的?”

  “恩,真的。”

  “那别走。我要闭眼时最后一个是你。睁开眼时第一个是你。”

  “好。”齐浩然嘴上回答的十分干脆。可心里却十分慌乱。

  齐浩然为焦妍妍擦了脸,“怎么这般爱哭。以后不许了,看着我难受。”

  “你难受就好。我就高兴。”

  “你就是上天找来折磨我的。”齐浩然宠溺的说道。

  “恩,折磨你一辈子。可好?”焦妍妍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甘之如饴。”

  焦妍妍脱了外衣便跳上了床,见齐浩然站在不动,“你怎么还不上来啊。傻傻的站着。打算入定吗?”

  “哦,”齐浩然慢慢走进。

  “不脱外衣?”

  “啊~哦!”齐浩然慌乱的解着衣裳。

  焦妍妍笑着做起。移到床边。跪直身提齐浩然解着衣带。打趣的说,“这般换乱,可是怕我吃了你。”

  齐浩然闻着焦妍妍身上的香味。不敢再看,苦笑着回答。“不是。怕我克制不住吃了你。”

  焦妍妍妩媚一笑。红着脸“又不是没有过,现在倒怕了?”

  齐浩然睁开眼。看着焦妍妍的娇羞模样,果然他们……心中有些酸味。也只是如此。“好了,睡吧。”

  齐浩然扶焦妍妍躺下。自己规规矩矩的平躺在猜测。全身僵硬。

  焦妍妍侧着身,支着头。看着齐浩然闭着眼,手指轻轻从齐浩然的额间沿着鼻梁往下滑,感觉到齐浩然呼吸声变得沉重,玩味心变又起了。“这样睡,不会不舒服吗?全身硬邦邦的。紧张了?”

  齐浩然不敢睁开眼。只是用手握住焦妍妍捣蛋的手放于胸前。有些无奈。“妍妍,别闹,睡觉。”

  焦妍妍想抽回手。可被齐浩然死死的握着。只好放弃,这可难不倒自己。于是焦妍妍凑近齐浩然的耳边。“将军,可确定?”

  齐浩然猛的睁开眼。转头看向焦妍妍。

  焦妍妍看见齐浩然那双嗜血的眼睛,笑的更是灿烂。又靠近了几分。注视着齐浩然。好用自己的鼻间摩擦着齐浩然的鼻尖。

  齐浩然整晚都在告诫自己克制克制在克制。可也经不住焦妍妍这般的诱惑。齐浩然眼睛煞红。滚动着喉结。最后妥协了一步。只是吻吻她,浅浅的点到为止。

  然后微微扬仰起头,迎上了焦妍妍的唇。焦妍妍的回应。让一个原本打算浅浅的吻失了控。齐浩然抬手压住焦妍妍的头。失控的吻变得火热,变得好似无法缓解齐浩然的干渴。

  齐浩然也不知自己何时把焦妍妍压在身下,双手也变得不安分。开始游走。

  唇也开始游离了起来。直到听见焦妍妍的一声低吟。齐浩然才反应过来。看着身下焦妍妍,衣裳不整,露出了玉脂娇夫。齐浩然深吸一口气。倒在一侧。过来许久才平复好。“妍妍,我……”

  焦妍妍从齐浩然离开,便开始注视着齐浩然。心中满是疑惑。直到看着齐浩然慢慢平静。“你什么?”

  “我……”齐浩然也不从何说。“我有些地方不记得了。”

  “齐浩然跟我说过。你现在还记得什么?”焦妍妍有些紧张。这次的他变的有些不同了。好似又回到了他们刚开始的时候。之前她也怀疑过是否烈出事了,这个人是顶替的。可是当她见了。相处了,她知道是他,因为人再怎么变有些小动作只怕本人也不会知道。比如吻。烈的吻每次结束会在结束时轻轻的咬咬他的唇,然后再舔一下才会离开。还有手移动的习惯也是一致的。这些都对的上。可问题出在哪呢?

  “我记得不过。只记得与你的一些相处。你教我写字,学兵法。为我跳舞。为我抚琴。还有……”齐浩然看了下焦妍妍。怕她怀疑,“还有一起也时常这般**我。让我失控。”

  “恩,刚开始时,你也是这般忍耐的。”

  “我可曾娶你?”

  焦妍妍摇摇头,有些伤感,“原本你答应从战场回来便请燕钰赐婚的。可是我因为一时激动,让燕钰知道了我们的事。燕钰把我带入了宫。后来燕栩偷偷进宫来找我。我便让他去找你。他在半路碰见擅自离开战场回京找我的你。你死后,他把你与我送你的金屋葬在城外最高的山峰………………”

  齐浩然见焦妍妍眼中的忧伤。把她抱入怀中。听着焦妍妍讲着以前他与杨舒烈的故事。结合自己梦中,脑中的画面。一一对应。

  渐渐的怀中的声音变得小了。然后是均匀的呼吸声。齐浩然亲了亲焦妍妍的额间。给焦妍妍换了个舒适的姿势,让她好睡的安慰些。可自己确实一宿未睡。美人在怀。一个正常的男人如何睡得着啊。

  齐浩然想着是不是该找些药吃着,否则这以后夜夜如此。虽幸福,却也是入进火坑,非被这团火烧死不可。

  “”

  

一夜折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