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朝会

  一夜未眠的齐浩然早早便起了。亲了一下焦妍妍。便拿着衣物在外间穿戴,轻轻的开了门,出去了。

  看见门口站着的柳儿,“等她醒来了,问起本王,就说本王有事,出去会,午间再带她出去。”

  “是,王爷可是要梳洗?”柳儿见齐浩然黑着眼圈,眼睛发红,十分憔悴。

  “不了,以后见本王这样叫公子。说话注意些,别出来差错。”齐浩然吩咐着。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模样憔悴。他怕焦妍妍看见,这才早早起来。想起昨夜焦妍妍那不安分的睡姿。齐浩然又是甜蜜又是煎熬。生不如死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是,公子。”柳儿回答,心里确实喜的,因为她觉得怕是过不了多久,府中便该有小世子了。柳儿仔细琢磨着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以及应对之策。免得误了大事。

  齐浩然哪里知道柳儿的欣喜。只知道等会还有朝会呢。那便在马车中眯会吧。

  出来兰陵院。刘东寻也候在院外。

  刘东寻见齐浩然出来,走向前,“王爷,时辰好早,这么不多睡会。”刘东寻看齐浩然憔悴的样,定是一夜未睡。想法与柳儿相同。

  “梳洗下吧,本王在马车上歇会。让马车干慢些。”

  齐浩然与刘东寻到了昨日安排的锦华苑。梳洗了一番,便出来府,一上马车,便靠在软椅上睡了。

  齐浩然骑马跟在后头。吩咐马夫把马车赶得稳些,尽量慢些。原本半个时辰的路,马夫硬是用了一个时辰。

  到了宫门口,刘东寻见时辰还在。便没有去叫醒齐浩然。直到宫门口越来越多的马车赶来,吵醒了齐浩然。刘东寻递了漱口茶给齐浩然。

  齐浩然整理好,便下来马车,往太极殿走去。

  “王爷。”

  齐浩然听有人叫唤,便转过头,看见了许久不见的赵阔。“赵大人,身体可已经无恙?”

  “臣,有罪。辜负了王爷的信任。”赵阔十分自责。

  “无妨,这次有惊无险。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日后小心些便是。”齐浩然淡淡的说。

  “下官惭愧。日后定好生防止身边人。”赵阔拱手伏腰,“王爷,为何轻易让出议和的事?可是其中有什么问题?”

  “现在还不知,但本王觉得可能没这么简单。”

  “王爷,可以在中间设置些障碍?”

  “不必,本王不做危害齐国利益的事,至于别人,本王管不着。不过我们该着手对付太子与姜想了。他们府中可安排了人?”

  “都安排了,也收集了一些佐证,只是这些无法让太子与姜相倒下。臣便一直放着。”

  “无妨,就让那些成为压倒太子与姜相的最后一根稻草。肃王那边也细致一些。此人心思缜密。不易对付。”

  “下官知道。”

  两人说话间,焦子贤与齐耀走了过来。

  “王爷,昨夜没睡好?”焦子贤一脸奸笑。齐耀也是笑着看着齐浩然。

  齐浩然有些郁闷,“多事。”说完甩袖去了。

  “齐耀,你说王爷是会娶还是纳呢?”

  齐耀笑笑,“你想知道?自己去问吧。”然后也走了。

  太极殿中

  “皇上,臣有所奏。”盐郎中苏海平走到中央。“皇上,海东三域日前发来急报。今日大雨连连。海水飞长。三域所煎熬出的盐更是稀薄。所以上报,希望调价。”

  “盐价现在已是三担粮食才换取一斤半,不可再长了啊,皇上。”盐郎令高飞走入殿中反驳苏海平。

  “不长?盐紧缺,一时捉襟见肘了。你是否有生盐之法。”苏海平对高飞说道。

  “只是几日暴雨,过来这几日,自然会恢复。等死几日何妨?可对百姓却是一个极大的负担。请皇上明鉴。”高飞跪于殿中。

  “臣以为该长。水质的稀薄,煎盐所需的成本便会增加。理应加高价格。”姜达文说到。

  “儿臣也这么觉得。”太子走向前。

  齐浩然则是笑笑,从赵阔给的汇报中,齐浩然知道盐郎中苏海平是姜达平的亲信。盐是齐浩宣重要的银钱途径,中饱私囊。齐浩阳也十分想要盐部。只是没有好的契机,夺取盐部。

  齐浩然看着朝中为盐价争论不休。有赞叹的,有反对的。也有不做声的,比如齐浩然的人,因为齐浩然不做声。还有一些齐广的人也是沉默不言。

  吵了好半天。齐浩然因为昨夜未睡,忍不住打了个瞌睡。却被齐广看入眼中。

  “睿王,你可有好的建议?”齐广也是被吵的头发了。利于弊他自是知道的。他个人觉得盐价再加百姓确实负担不起。可姜达文两朝元老,若无无法反驳的理由,他定不会松口的。

  “父皇,儿臣觉得与其再次争吵,不如让各位大臣都回去想想。涨与不涨都说明其中厉害关系。今日大臣都才知道。思虑总是不太周全。

  赞同赞的人应该出一份章程,写明涨多少?何时涨?若百姓有怨声,该如何平息?赞同不涨的,也出一个章程,想一个应对盐紧缺的法子。这样再议起来也方便,无需这么吵吵闹闹,又议不出结果。”齐浩然说道。他也要回去好好想想。涨盐价于百姓而言并非好事。

  齐广觉得齐浩然说的有道理,“朕赞同睿王的说法。涨与不涨都写个章程上来,这章程就有盐郎中与盐郎令来写。明日早朝再议吧。”

  苏海平与高飞双双应道。但不同的是苏海平满脸喜色,高飞满脸愁色。

  退了朝,赵阔上去,“王爷,此事……”

  齐浩然举手阻止了赵阔,“你要说的,本王知道,与民不利。不过本王现在也无可行的办法,让本王先想想吧。高飞何人?”

  “高飞是去年的状元。有些才干。是富商之子。在朝中为人孤傲。但也正直。臣之前想拉拢他,他直言只想为民为官。其他不想。”

  “恩。看来他为官得罪了不少人。”齐浩然淡淡的说。

  “是。在盐部很是被排挤。皇上倒曾经说过,他只会做官,不会为人。若不是皇上还有几分看中高飞,只怕他今日早不在这朝堂之上了。”

  “父皇确实也是明君。”齐浩然还是欣赏齐广在位为政所做出的各种措施。身为帝王齐广无口厚非。

  “盐部,真是头疼啊。你也回去与他们议议,看是否有什么可行的法子。”

  “是。”

  然后齐浩然便出了宫,在马车上又睡着了。

  

朝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