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宴会1

  皇宫中从天还未亮,便已经忙活了起来。今日齐广的的寿宴,又有鹰栩国的使臣。所以格外隆重。

  国泰殿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姜淑芳的总管太监原野正在国泰殿叫唤着,“都仔细着点,”原野一边走一边用手中的拂尘敲打着那些动作慢些的宫女太监们。

  “这个颜色怎么回事?怎么不是正黄的?撤了撤了。”原野瞧见帝后的宴桌上的布有一小块较深的颜色。问着摆放用膳的器皿的小太监。

  “原公公,这……”小太监仔细看了看布上那块较深的印记,想了会,“哦,这里是刚刚摆放了一盆水仙花的。后来公公你说皇后娘娘最近闻不得水仙花,便撤下了。”

  原野想了想好似真有此事,但还是打了小太监一巴掌,“撤了你不会仔细些把布也换了吗?不知道就算水干了颜色也会变化吗?没用的东西”原野说完便拂袖而去。

  原野走到国泰殿外,看着殿外搭起的台子,走上次,站到一个监工的太监总管边,“时公公,这台子从昨个下午便搭上了,贵妃娘娘可有说什么用啊?这么大台子,贵妃娘娘真是费心思了。”

  小时子是东华宫的太监总管。此次是奉了东方容的命再次监督台子的搭建,小时子伺候东方容也二十多年了。是个会做事的人,也很守奴才的本分。

  “原公公,主子的事,我们做奴才的怎么会知道,领了旨办事才是本分。您说是不?”

  原野立马换上笑脸,“那是那是。您忙着先,咱家也去看看宴会其他的布置。”

  小时子也回以一笑,客气的说,“原公公请便。”

  没一会方遇奉了齐广的命前来查看,正好见到两人,便走上次,“两位,在这聊的不错,聊什么呢?”

  两人间方遇上来搭话,俯身请安。原野奉承的说道,“方公公。您老怎么来了?有什么您传一声便是了。这天开始转热了,累着怎么办?”

  “原公公说笑了,咱家也是奉命前来,哪能不遵旨,小心……”方遇拿手在脖颈间一比划,笑着回答。

  “是是是,是小的唐突了。”原野又立马点头哈腰了起来。

  “咱家看着还不错,皇上交代,今个儿有鹰栩国的使臣,让原公公多注意些,伺候的人要伶俐些的。没别的事儿。”方遇说道。

  “是,小的这就去亲自检查一下伺候的人选。”原野从头到尾都挂着一张笑脸。

  “去吧。”等原野走后,方遇看向小时子,“小时,刚原野又来纠缠打探了?”

  方遇,小时子,二人是从小伺候便伺候齐广的。后来东方容进了府,齐广便把小时子给了东方容。两人感情极好。直到东方容开始不在那般受宠了,小时子怕连累方遇被人诟病,便开始疏远了些,方遇也明白小时子的用意,虽来往少了许多,但感情却更加深厚了。

  “没什么。只是来打听这台子的用处而已。”小时子云淡风轻的说。

  方遇一笑,“小时,你这几年越发像贵妃娘娘了。什么都看得淡了。”

  小时子也一笑,“我呀,这辈子最感激的便是皇上将我赏了贵妃娘娘,贵妃娘娘懂我。明白我胸无大志,从来不会让我沾半点腌臜的事。管好东华宫便是全部了。日子过的舒心着呢。”

  “是啊,贵妃娘娘不易啊。这些年,也只是收拾了害她的人。光明正大的收拾,皇上也是知道的,否则这些年,娘娘也不会这般得皇上的信任。”方遇想起东方容走过的二十多年,从一个灵动的姑娘一步步变得端庄稳重,有些感慨,“说来,睿王也是好的,皇上最近提的越发多了。你回去告诉娘娘,也让娘娘宽慰些。”

  “小遇,莫在泄露皇上私底下的话了,你该知道这宫中都是透风的。被有心人知道了,又该煽风点火了,怕是于你又该不利。”小时子听了方遇话,想起了那一次由于方遇见贵妃娘娘在前朝中有些作难,便替了一个人名,却不知道怎么被皇后的人知道。告到了皇上面前,说方遇串通后宫的人,干涉朝政。那一次方遇差点被打死,是后来他收了信,急匆匆跑回东华宫告诉了贵妃娘娘。这才救了一命。从此他才疏远了方遇。

  方遇会心的笑笑,“嗯,知道,那我先走了,自个当心些。”

  小时子点点头。然后看着远去的方遇。心中有些惆怅。叹了口气。

  此时原野也赶回了姜淑芳的九凤宫,“娘娘,那个小时子嘴紧的很,又一直在旁边盯着。奴才无能。”

  姜淑芳刚抬手示意伺候她梳头的舒心退下。舒心退到一旁侯着。

  “东方容这次想干嘛?昨个派人来说今日会出席皇上的寿宴。这都多少年了?一个从来不出席宴会的人,怎么突然就想了呢?还在太极殿搭台子,等用完膳,只怕也太黑了。搞什么呢?”姜淑芳百思不得其解。

  “娘娘,会不会是打算开宴前啊。这么大的台子,跳舞或者唱戏都太大了些。有什么需要这么大的台子呢?上面足足可以站下百来号人呢。不过奴才觉着吧,定是与皇上的寿礼有关的。您说会不会是睿王的?”原野也是不解。

  “睿王?”姜淑芳沉思了会,“下面的人可打探出来了吗?睿王送什么?还有肃王?”

  “肃王送的是肃王妃亲手绣的百寿图。不过听说里面的眼线说昨日肃王找了一块好大的生姜呢。

  至于睿王。什么都没准备。睿王府的眼线说,睿王最近几个月很宠一个女子。不知道哪来的,给那个女子送了好些东西。可却不是珠宝。都是一些木头啊,铁啊等等。若这几个月能称的上礼物便,便只有一张会发音的桌子。听说那个桌子叫钢琴。那位姑娘时而会弹上一会,乐声很是美妙。那位姑娘据说很善琴艺。睿王进一个月给她置办许多的乐器呢。”原野一一叙述自己所得到的消息。一会又想到什么,

  “对了,娘娘,那位姑娘好像还善舞。进一个多月,集合了府中好多人,有婢女有太监,有小斯。在一个院中,不许进也不许出。我们的人听见里面有各种乐器的声音,还有规律的脚步声。”

  “善琴艺与舞艺的姑娘?睿王不会是打算送的礼物是美人吧。当年皇上就是被东方容的琴艺所迷。”姜淑芳想起当年就咬牙切齿。

  “不是,这个奴才肯定。睿王日日都让那个姑娘宿在他的兰陵院中伺候着呢。据说那位姑娘是个倾国佳人。睿王哪里会舍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原野见姜淑芳眼中的怒气。赶紧解释。

  “倾国佳人?”姜淑芳心中立马有了些盘算。右边的嘴角上翘。心中一喜,“有意思。台子,善琴艺与武艺的女子,还有那么多人。应该是一出舞。而且人还不少。”

  “舞?什么舞需要这么多人啊?”原野从来没听过有什么舞需要几十个这么多的。

  “不知,但应该十有八九了吧。本宫现在要做的便是让睿王不能在天黑之前献礼。那便什么舞都没用。那么多人,国泰殿根本无法展开。所以他们才想到在外搭台子。”姜淑芳心里一阵舒畅。

  “娘娘英明。”原野见姜淑芳眉间带笑,立刻哈腰着说道。

  

宴会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