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宴会2

  “烈,我今日与齐浩然一起进宫吗?那我还化妆吗?”焦妍妍与齐浩然用完午膳。想起出门要化妆,就有些头疼。

  齐浩然见焦妍妍不愿意的表情,想着焦妍妍不觐见,便说道,“你不愿意就不画了。带个面纱吧。混在那些人中。”

  焦妍妍一听不用化妆,高兴急了,奔带齐浩然的面前楼主齐浩然亲了一下齐浩然的脸颊。“烈,你真好。对了,你不是给我做面具了吗?还没好吗?”

  “好了,不过那个面具是让你以后打理金满楼的时候用的。这次进宫若是用了,以后若是再出现,哪怕不一样的样式,肃王怕也会联想起来。”齐浩然解释道。

  焦妍妍点点头,“还是烈想的周到。听你的。”

  “嗯,进宫不许生事,让柳儿陪着你。宫中的规矩多。你要听柳儿的。知道吗?”齐浩然有些担心焦妍妍不懂宫中的规矩,引人注意。

  “知道了。这话你今日已经说了好多遍了。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小妖精,就你最傻是淘气。”齐浩然见焦妍妍嘟嘴,一脸嫌弃自己唠叨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你先收拾一下,我去找王爷。王爷一会儿来接你。”

  “嗯,知道了,你越来越啰嗦了,跟个大爷一样,”说着便把齐浩然往外推。

  “记着我的话知道没?有事找王爷,所有的事都听王爷的,不许擅作主张。”齐浩然一边被焦妍妍推着往外走,一边还再继续交代。

  “知道了,知道了,今日他说一我绝不说二,他要我往东,我绝不去西,行了吧,我记着呢。快走吧。”焦妍妍敷衍的说。

  “一定要记得,知道不?”齐浩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啰嗦老爷爷。”说完,啪的一声把门关上。然后便做到梳妆台前,对柳儿说,“柳儿,给我梳妆吧。简单些。按我之前教你的那样简单的。这些发髻都收了。这么重的发髻,发饰。我脖子经不住。”

  柳儿一笑,“知道了,小姐。还有,穿哪件衣裳?”

  焦妍妍看看挂着的衣裳。指了指,“就那件浅粉色的吧。”

  等焦妍妍梳洗完没多久,齐浩然也来了。看着一身粉衣的焦妍妍,甚是娇俏动人。

  “妍妍,好了吗?”

  “好了,我们走吧。”说完焦妍妍便打算往外走。

  “等等。”齐浩然出声阻止。然后从柳儿那拿过面纱递给焦妍妍,“你忘了面纱了。烈交代过我。”

  “呵呵,忘了。”焦妍妍吐吐舌头。结果面纱带上。

  两人一起出了府,上来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皇宫去了。

  “妍妍,烈交代过,等会进来宫,你万事都要听我的,宫中……”

  还不等齐浩然说完,焦妍妍接了齐浩然的话,“宫中不似府中。看似繁华,实则危机四伏,上至嫔妃皇子公子,下至宫女太监,各个都是一线搭一线,说错话,多做事还是少做,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是不是。烈都说了好几遍了,我都会背了。”

  齐浩然见焦妍妍对他白眼,心中想着,同一个人,只是两张脸,说同样的话,一个等来的是俏皮可爱的撒娇卖萌,一个却是彻彻底底的嫌弃不耐烦。差距真大,落差真大。心中忍不住的失落。却不敢再多说。怕若焦妍妍厌恶。“嗯,记得就好。”

  “嗯,记得,我答应烈,今日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对你唯命是从,马首是瞻。”

  “你真听烈的话。”齐浩然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了些许酸意。

  “那是自然。他都是为我好嘛。”

  “我也是……”齐浩然刚开口见焦妍妍突然收回看向外面的目光,看向自己,心一紧,立马咽下“为你好”三个字,说道,“我也是为你们高兴。”

  焦妍妍一笑,“谢谢,我们有今天也是因为你,感激的话说多了也没用,我与烈商量好了,尽我们一切的可能帮你坐上那个位子。当我们的谢礼吧。”

  “嗯,谢谢你们。”齐浩然笑着说着话,心里却苦涩的不行。却又无法说出口。憋的难受的厉害。齐浩然怕自己的眼神会被焦妍妍发现端倪,便闭上眼假寐。

  焦妍妍见齐浩然闭上眼以为睡着了,看着外面的行人,心里愉悦,不禁哼起了歌。

  齐浩然靠着一边,静静地听着焦妍妍哼歌,虽然只有旋律。但他知道,焦妍妍此刻心情不错。很高兴。自己的心情也随着焦妍妍的曲调,开阔了不少。

  齐浩然进了宫,并未带着焦妍妍在身边,而是让焦妍妍与今晚献艺的群人在一起。免得引人注意。

  柳儿陪着焦妍妍。焦妍妍则是忙着在今夜需要的东西做检查。保证万无一失。

  而其他人都各自忙人自己的事,化妆的化妆,调试乐器的调试乐器。所有人都知道今夜是为皇上献艺。各个紧张的不行。

  焦妍妍看着大家这般紧张。于是走到正屋中间,搬了张椅子站了上去。拍着手,“大家都聚过来。围成一个圈。”

  听见焦妍妍的话,众人都围在焦妍妍站成一个圈,

  “大家都坐,就坐在地上。”焦妍妍说着,“我知道,你们都不是专业的舞者,你们第一次见皇上。是不是很紧张了?紧张很正常。现在也无事,我给你们讲故事吧。然后你们来猜,若随猜中了,我便给他一锭银子。可好?”

  众人听见有银子眼睛一亮,纷纷点头。心中那些紧张都被此刻的兴奋取代。

  “我说好后会把答案写在纸条上。你们可以互相商量,然后把答案写在各自的纸条上。交给柳儿,限时一个时辰。”焦妍妍想着。一个时辰后,正好天黑了。

  “好了,大家静静。我要开始说了,大家仔细挺好。”焦妍妍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等安静下来后,焦妍妍说道,“在一个小城中,有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的父亲去世了,留下一大笔家产,死前没有说明留给谁。为了争夺家产,两兄弟斗得不可开交。

  哥哥有家酒楼。一天,哥哥请弟弟喝酒。弟弟怕有毒,不敢喝。哥哥说:“弟弟,你看,这么热的天,这杯酒里有冰块,很解渴的,不信我喝给你看。”说罢,哥哥喝了起来。哥哥喝了一半,弟弟看没事,就接过杯子把酒喝完了,可没过多久,弟弟就死了。

  经过调查,官府认定弟弟是中毒而死的,可哥哥也喝了同一杯酒,为什么没死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焦妍妍说完后,写下了答案。见其他人沉思一会,让后议论声四起。

  焦妍妍走到一边,做到窗边,一边喝酒茶。一边看着天,想着她的烈在做什么。

  “”

  

宴会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