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宴会5

  东方容的话不仅把姜淑芳跟齐广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其中焦妍妍更是被惊的张大了嘴。暗暗骂道,有孕?这谎话找个太医一验就知道了,那个熹贵妃不是齐浩然的母亲吗?这是想害死自己吗?

  焦妍妍震惊的表情没有讨过姜淑芳的眼睛,心中又是一喜,“妹妹这话,本宫也是过来人,你瞧这姑娘未曾盘发,还是姑娘的落发。这倒让人容易误会呢。”

  “皇后说得是,这是本宫也是训斥了然儿的,原本早该禀报的,近些日子一直忙于皇上的寿礼,便耽搁了。”

  “哦,这样啊,那便传个太医来看看,这些日子怕累着了吧。”不等东方容回答。原野已经退下传太医去了。

  焦妍妍这次紧张的不行,齐浩然见焦妍妍紧张,“父皇,妍妍有孕,跪不得太久。”

  “起来吧。”齐广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了。有些失落,可听说齐浩然有了孩子,心中又是欢喜的。

  齐浩然夫妻焦妍妍,往自己的位子走去。用手指点着焦妍妍的手臂。

  “放心,信我。信烈。没事。”

  焦妍妍读懂齐浩然的意思。心中叹气。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没一会一个老太医进了太极殿。

  “陈太医,去给那位姑娘把把脉,看如何?”姜淑芳笑着说。

  陈太医走到焦妍妍面前,“姑娘,请伸出手。”

  焦妍妍看看齐浩然,眼中全是担忧之色。齐浩然读懂了焦妍妍的眼神。“妍妍,放心,陈太医只是把把脉,看你腹中的孩子是否无恙而已。前几日大夫说你可能有孕,只是时日尚浅,陈太医是这方面最精湛的太医,定能把的出来的。”

  焦妍妍心中疑惑。这是买通了太医的意思吗?于是伸出手。

  陈太医的手轻轻搭在焦妍妍的手腕上。探听了半天。收回手。站了起来,走到殿中。

  “启禀皇上,这位小姐确实有孕,不足一月。”

  焦妍妍一听,这下心也定了下来,焦妍妍拉过齐浩然放在桌下的手,在齐浩然的手心点着,

  “谢谢,那个太医是你的人?你越发厉害了,这么快就安排好了一切。”

  此时的齐浩然处在喜悦中,哪里还会还知道焦妍妍在与他打着暗语呢。

  东方容今日早已命曲佳去柳儿处打探,听到回报知道焦妍妍的月事已经迟了还几日了。心中便肯定了七八分。

  “皇上,妍妍既然已有身孕,这日子也拖不得了,选个吉日便让然儿他们成亲吧。”

  “不可,”德佳奇实在安耐不住了。走向前,“皇上,臣此次陪然公主前来,也是为睿王。臣觐见皇上时曾说过,我鹰栩有意与大齐联姻,结秦晋之好。我们大王属意的便是睿王。那位姑娘有孕,睿王纳做侧妃便是了。”

  “你一个小小的鹰栩国,想掌控我大齐皇子的婚事?你想要谁就该是谁吗?别忘了,你们此番过来是议和的。不自量力。”齐浩然不屑道。

  “王爷此言差矣。”德佳奇反驳,“然公主再怎么也是鹰栩国公主。鹰栩国人人都是马上英雄。齐国也就你一个站阎王。若我鹰栩真要出动举国之力,怕齐国也是伤亡惨重的。”

  “哦,是这样吗?”齐浩然一笑,“怕是使臣不知鹰栩国的国情吧。亚城一站,十多万兵马本王听说都是查哈里最忠心的战将。这几年查哈里发展虽极为迅速。可本王听说,有些部落暗地里却是不服的。你说,若是齐国出面扶持,会有多少部落站出来呢?本王好奇呢,使臣大人可好奇?”

  “你……”德佳奇还想说些什么,便查莎莎出手打断。

  “王爷,德佳奇只是一个鲁莽的武将而已,说话难免粗鲁了些。本宫只是仰慕王爷而已,本宫觉得本宫比妍妍姑娘更适合做睿王妃而已。”查莎莎看向焦妍妍。她从焦妍妍进来后便一直细细发亮,虽容貌姣好,可却喜怒于色。又正规中举,虽说她擅长琴艺与舞艺,这些都是玩乐的东西。便觉得焦妍妍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女子。

  “公主何来这般自信?尽然觉得比妍妍更适合做本王的王妃?”齐浩然不屑的说。

  “那便让本宫与妍妍姑娘比试一番,如何?”

  焦妍妍一心想回去该如何跟自己的烈说这件事,怎么无缘无故自己就被赐婚了呢。但也知道这事得厉害关系,烦恼的要命。此刻有听查莎莎找茬,再也没法伪装,“不比,你说比就比,当我是什么啊?我没空。”

  齐浩然见焦妍妍原形毕露,不禁笑了。

  查莎莎一笑,焦妍妍的不耐烦被查莎莎看成了害怕,“妍妍姑娘怕了?”

  焦妍妍摆了一眼查莎莎,不愿搭理。

  “王爷,妍妍姑娘都认输了,您放心,本宫知道大齐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妍妍妹妹有孕,日后本宫也会好生照料的。”查莎莎笑着说。

  焦妍妍一听,这些人有病是吧,各个都觉得自己是做妾的命,一时怒上心头。啪的一拍桌子。指着查莎莎吼道,“你出门没吃药是吧,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我没空,你喜欢睿王是吧,喜欢妾是吧,王爷,你收了她,侧妃我怕位分太高,你府中不是有侍仪嘛,给她一个侍仪的位分便够了。一下子了了她两个心愿。鹰栩国的那个叫查哈里的定会感激你的。”

  在场的人听见焦妍妍的话有些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一个野丫头,敢对本宫如此无礼。”查莎莎也有些恼了。

  “野丫头?本宫?”焦妍妍一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你在鹰栩国是公主,但到了大齐嘛,啧啧啧。与我这野丫头好不到哪去吧。我好歹是齐国人。齐国的冰刃永远不会对着我吧。你是鹰栩国人。哎!有些话,我怕所多了伤了你,还是不说了吧。”

  查莎莎被气坏了。德佳奇看查莎莎握紧衣角。忍耐的模样,走到殿中,

  “皇上,这位姑娘对我国公主这般无理,请皇上治她的罪。”

  焦妍妍邪邪一笑,“这个有趣了。王爷,和谈结束了?鹰栩对齐国俯首称臣了?”

  “你别乱说。”德佳奇立刻反驳。

  “没有?没有你在这趾高气扬什么?”焦妍妍走到德佳奇的旁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再找我的麻烦,我若不高兴了,鹰栩国怕一夜之间就没有。”

  德佳奇全身一颤。他觉得焦妍妍这是骗自己的,可看焦妍妍的眼神,这般肯定。想到今日震耳的巨响,还有那烟火。便不确定了。

  “你吓唬我?”

  焦妍妍一笑,“哪里的话,我就一弱女子而已。”

  德佳奇拂袖回到了位子上。焦妍妍发了一顿火。心情也好些了。

  走到查莎莎面前。看了半天。突然出手,摘了查莎莎脸上的面纱。

  查莎莎一惊,没聊到焦妍妍胆子这么大。

  不过焦妍妍想着,自己也闹了一会儿了,齐浩然没有阻止,那便是默许的。反正此刻自己莫名其妙的怀孕了。自己也仗势欺人一把。刚从进了这国泰殿憋着难受。连本带利讨回来。

  

宴会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