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Episode3

  Episode 2

  不知药效的液体一滴滴的滴入过滤机,和墨蓝色的血液充分混合。两种液体的相遇是无声的,反应却是令人心悸的剧烈。深沉的血色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泛着些许荧光的淡蓝色的干粉物质。成分不明的粘稠物体被分离出来,程序化的归入废弃物一类,顺着管道流向不知名的地方。

  这是每天一定会经受的磨难。

  我不知道那时的许墨身上喷洒了一些能吸引妖物的香,我也不知道那时四周已布下了层层妖网。我只记得那时的阳光正好,秋意正浓,金黄的梧桐叶飘落在地形成了一层厚实的毯,踩上去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美好的,如同深陷梦境。

  这也确然是个梦境。

  ?

  ?

  许墨所工作的医院,实际是一家私人的妖物研究所。

  他们不惜一切手段想要捕获某些稀有妖物,分骨拆肉,取皮食血,以得到某些能够将妖物能力转移到人类身上的物质。

  妖与人的身体结构不同,移植妖物能力进入人头是罔顾天道人伦这些固有规则的,势必会带来不可逆转的恶毒后果,因而他们需要中和剂,去抵消那些会置人于死地的副作用,确保移植人体的安全。

  我就是他们选中的那只用于提供中和剂的妖物。

  蝶妖生性善良温和,血液可解百毒延人寿,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热衷捕杀的对象。多少族人葬身于贪欲之手我并不了解,我唯一知道的是,像我这么容易就被骗到的还是头一例。

  “小姑娘,看你妖力已是族中位列前沿之地,怎地如此容易就落到这个鬼地方。”被关在我隔壁房间的是一位树妖婆婆,据说是成了为妖怪们治疗实验手术伤口的专用护士,比我们的处境略好一些,却也是个生不如死的岗位。

  有谁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类被肢解被缝合,被重新送回量身定制的牢笼,等待着粗略的治疗,准备好迎接下一轮痛苦呢?

  我并未同她讲我为何会来到这里,我也没有抱有什么这位婆婆能把我救出去的希望。到后来我也不知道我那时是怎样想的,竟就这么相信着,相信着许墨会把我放出去,我们还会像之前那段日子一样无忧无虑,真诚相待。

  所以我能够忍受,忍受着被抽取血液的寒冷抽搐,忍受着针头反复刺入皮肤的痛楚,忍受着手术后伤口被缝合宛如身体活生生被撕裂的痛楚,只是想要见一见这位笑声能让我感到幸福的医生,听他说说话,看他笑一笑,就足够了。

  可是到后来,连见到他都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

  手术次数过多导致了身体机能的减退,之前只需要树妖婆婆的治愈就能恢复如初的躯干如今被越来越多的绷带缠绕,就连眼睛也开始放弃了正常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世界渐渐地暗了下去,那些医生开始用绷带缠住我的双眼,一星期更换一次。到了后来,就得一天换一次了,我能感觉到有什么液体在从我的眼睛里往外流淌,从未停歇,只不过我无法看到它的色彩。

  再到后来,就连树妖婆婆在我耳边低喃的一些话语我都听不大清了。

  不过,即便如此,就算如此,我还是抱着期待的。因为我每天都能感觉到许墨,感觉得到他在为我梳理头发,感觉得到他在为我更换房间里的鲜花。就算我听不清他的声音了,我也能体会到他语气里的那份温柔,就像阳光一样温暖。

  究竟是什么让我萌生了要从那里逃走的想法?

  “她只是一只妖,我不会对她产生任何感情。”

  我在树妖婆婆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到了门口,用着手指感受着这一成不变的,冰冷而又狭小的空间。

  为什么?

  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听不清楚了,明明就已经辨别不出他口中所出的言语了,为什么我就听清楚了这一句呢?

  那种强撑到现在的信念,好像一瞬间就消失了。

  后面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隐隐约约得想起,树妖婆婆不停的为我更换眼睛上的绷带,却还是不起作用。

  婆婆哭了。

  我茫然的伸出手去,想要擦掉她眼角的泪水,可是我怎么也看不到,也摸不到。

  终究还是,被自己所误。

  

Episode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