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Episode4

  Episode 3

  有时候,我会回忆起从前的一些事情。

  理发师笨手笨脚的有趣模样,街边孩子与父母的嬉笑打闹,盛开在夏夜的烟火,绽放于冬季的梅,所有的都是那么美好,让人有还想好好活下去的欲望。

  一边是痛苦至极只求一死的躯干,一边是渴望美好只求存活的心灵,我被夹在二者之中,踌躇不定。

  “我……会死吗?”

  许墨为我梳理头发的手顿了顿:“当然不会。”

  “那你们会放我走吗?”

  令人心寒的沉默。

  “当然了,等下一例手术完成,我就带你永远离开这里。”

  那一天,破天荒的,我那几乎完全丧失的嗅觉,捕捉到了几丝撒谎的意味。

  我想,我已做好了选择。

  ?

  ?

  自那之后,我每天都在盼着许墨能够离开研究所,我还拜托了树妖婆婆和几位由许墨负责的妖怪帮我打听消息。

  许墨离开研究所,就意味着他会带着另外两个负责捕获妖物的工作人员离开。其中一人名为白起,能力应当是风场控制,他所控制的风里会混有能麻痹妖物感官的药粉;另一人则是周棋洛,能力似乎是吸引力,对周围一定范围的人群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方便转移人们注意力,避免捕妖事件暴露于公众眼前。

  他们三个离开,就意味着,我的计划能够成功百分之九十。

  每一天都是在惶惑与不安中度过,每一天许墨都还前来探望我,一如既往的帮我梳理头发,陪我聊天,在将花瓶里的花换成新鲜的。从前我还会在意花的种类,确实是每天都在变,而现在,我已无意理睬这些琐碎。

  强颜欢笑,努力的表演出一副与从前并无差别的模样,这是极耗费精力的,为了养精蓄锐,我不得不舍弃一些曾经必要的生活习惯。

  比如说,起床散步。

  整日里待在床上绝不好受,却总比在这里继续无望的等待下去要好。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期间我有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不可以再相信许墨,不可以再听信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但每当我这么做时,心底却总有一个声音在询问着我——

  那你之前那般相信许墨又是为什么?

  那你之前那么还念你们共度的时光又是为什么?

  是呀,这又是为什么?

  人类的情感,那种复杂的情感,我不懂。

  亦是不想懂。

  更是不必懂。

  ?

  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许墨一大早就离开了诊所,带着他的同事一起。看来是寻找到了新的目标,而且目标的珍惜度应在我之上,因为许墨身上喷洒的香料明显比当初我闻到的浓郁了许多。

  他今天还是一样的来探望了我,梳了梳头发换了一束花,然后简单问候几句,便急匆匆的走了。

  之前好像也是这样的,而我却觉得他陪伴我的时间是那么长。

  就好像是这医院的走廊,那么长,长的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

  树妖婆婆被我打晕了,正好好地躺在我房间的床上,不过片刻便会醒来。这是我个人的计划,我个人的决定,没有必要去拖累他人。成败与否均由我自己承担。

  痛,撕心裂肺。

  我挣扎着,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向天台挪动着,此时此刻我一定像是从前未化形破茧时的模样了,艰难地蠕动,只为求取那一线生机。

  身上的绷带和衣衫都被打湿了,我也不想探知那是何种液体。我只知道,在我攀爬到距天台不远处的楼梯时,医院的警铃响了。

  他们已经发现了。

  但许墨他们应该比那些无用的保卫更早知道,说不定现在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的手机是和我房间的摄像头直连的。

  我有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当初我的计划里会包含着这么恶毒的因素。

  是报复吗?是不甘吗?

  我想都不是。

  也许只是想让他见我最后一面。

  不过现在都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

  我只知道,在我推开天台门的那一瞬,我便自由了。

  ?

  ?

  那天中午,一个病号服被血染透,似乎全身上下唯一完好无损的部位就是那飘逸的黑色长发的少女爬上了天台。

  树妖婆婆在楼底下,看的不太真切,少女的面庞上似乎挂着两行被风干了的墨蓝色痕迹。

  那是蝶妖血液特有的颜色。

  她听到了身后,医院大门口,那位教授奔跑的声音,也听到了他的呼喊。

  但终究是来不及。

  那一刻,被囚禁于狭小空间中的蝴蝶终于腾身而起,将她美好的令人落泪的身姿展露于人前,引来千万同样美丽却不及她夺目的同类为她伴舞。

  舞姿轻缓优美,却只能维持一瞬。

  最终,只是如绚烂的花朵,逃不过于地面绽放的厄运。

Episode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