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大会(二)

  二十一.大会(二)

  至于这个十年一会,对她来说是个实战的好机会,更是一个将血影声名远扬的好机会。

  “小竹。”冷笖竹出了远香城,便看见夏侯语在那儿等她。

  “小语。”冷笖竹往那边走过去。

  “小竹,你怎么一个人?你哥哥和小雪小音呢?”夏侯语问。

  “他们先走了,有要事处理。”冷笖竹坐上她的马车。马车足足可以容纳十几人,此时里面只有夏侯纹焰几人。

  “我们出发吧。”夏侯语对车夫说完就进了马车,缠着冷笖竹要糕点。

  前两日征求过夏侯家主和端木家主后,他们几个要好的便提前出发大会。

  几人走了刚近五天,夏侯语就开始不满坐在马车里了,六人在一个小镇停下,把马车放在端木家族门下的店后,六人各自买了马便又出发了。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刚出发半个时辰,就看见前面两班人马分别停着,一男一女正在争吵。

  “上官在律,你一个男人你好意思吗?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六人下马走近,正好听见女子喊。

  女子一身红色骑马装,三千青丝用一根红绳束在脑后,脸上干净不施粉黛,仔细闻,她身上不仅没有难闻的香味,反而还散发着一种茶香。

  “尉迟静,你身上哪有一点像女人了?你懂的什么叫害羞吗,除了会和我对着干,你还会什么。”男人一身青衣,怒视对面的女子。

  几人看了他们两个一眼,默契的选择无视,走向不远处树下对弈的两个男子。

  夏侯纹焰,端木涟枫和端木涟漪与两人相识,打过招呼又介绍完之后,八人在树边坐下。

  “在律和小静还是老样子,做什么事都能吵到一起。”端木涟枫看着不远处还在吵的两人说。

  “都习惯了,他们两个一天不吵上两句不舒服,可是又干什么都能遇上。”尉迟夜玄轻笑。

  “这叫冤家路窄,说不定哪天吵着吵着就吵到床上去了。”冷笖竹默默地说,不过不得不说,冷笖竹你真相了。

  八人又聊了一会,休息够了之后便一起上路,一路上有两个活宝倒是增添了许多乐趣。

  二十几日后,一行人到了焰城,此时的焰城十分热闹,除了之前有预定住处,否则根本找不到地方住,和上官轻影他们分别后,几人没有去酒楼,直接去了安府,安府很大,住了一些佣兵团的人之后还有空余的房间让几个人住。

  “先休息一天,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看着几人有些疲惫的神情,冷笖竹说。

  几人纷纷表示同意,分开和下人去房间休息,几人走开后,冷笖竹才走进自己的房间:“他们都到了没?”冷笖竹问黯魅。

  “他们已经全部到了,现在在会友阁。”黯魅回答。

  “其他人呢?”

  “全部到了,住处也安排好了。”

  “让他们报名日期截止前都自行报名,以血影的身份。”冷笖竹拿下头上的簪子。

  “是。”

  “出去吧,让他们今晚来一趟。”

  “是。”

  入夜,冷笖竹坐起来,片刻后,几道身影闪了进来。

  “主子。”

  冷笖竹挥手让他们坐下。

  “这次大会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历练的好机会,我就一个要求,无论对手是不是自己人,是谁,都拿出你们的实力。”

  “是。”

  “冰,以血影主人的身份去和轩辕王交流一下,血影会参加大会。”

  “是。”

  冷笖竹又吩咐了一些事后便让他们离开了,连暗也打发和清离开后,才躺下休息。

  第二天夏侯语便恢复往常的活力,一大早拉着端木辰出门,一玩就玩到下午,回来时还带着两人。

  “小竹,小竹,我们回来了。”夏侯语人还没进来,冷笖竹就听见她在喊。

  “小语,能不能淑女点?”冷笖竹淡定地喝着茶。

  “小竹,你看,我给你带回来的糖葫芦,我记得你很喜欢。”夏侯语挥着手上的糖葫芦,选择忽略冷笖竹说的话。

  冷笖竹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吞下后才说:“还可以。”

  “那是,我选的当然最好吃。”夏侯语嘚瑟地说。

  话音刚落端木辰便和另外两名男子进来,较高的一位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面扇子,腰间一块白玉,上刻东方,另一位一身蓝衣,一把佩剑别于腰间,一脸笑意。

  两人握拳朝冷笖竹一揖。

  冷笖竹起身,同样抱拳:“安竹。”然后示意两人坐,自己坐上主位。

  “笖竹,我哥呢?”夏侯语这才想起自己的哥哥。

  “你以为你哥和你一样闲啊,他和涟枫去处理事情,涟漪去找轻影了。”冷笖竹停顿了一下,又说:“纹焰让你差不多也过去住。”

  “我才不要,跟着小竹有好吃的。”夏侯语摇头。

  “随你,反正安府不差你一双碗筷。”冷笖竹说完又看向东方晗:“东方家主怎会有空来我这小小的安府?”

  “安小姐高抬了,在下只是想和安小姐交个朋友。”东方晗轻笑。

  “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冷笖竹抬眸。

第二十一章 大会(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