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大会(六)

  二十五.大会(六)

  “你先离开吧。”冷笖竹走进夜竹间,关上门,独自坐在桌边,手里把玩着仙令。

  第二天,夏侯语赶在冷笖竹用早膳的时间闯进她的院落,冷笖竹正坐在桃树下用膳。

  “小竹,我们今天去踏青怎么样,我们昨天发现一个山洞,因为天晚了没有进去,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夏侯语一边吃东西一边说。

  “好。”冷笖竹答应,反正这几天她也没有什么事,出去走走也好。

  两人用完膳,一出安府的门,就看见门口等着一大群人,分成几堆在聊天,明显是在等她们的。

  冷笖竹黑线了,这儿至少接近百来人,她看向夏侯语:“都是你叫来的?”

  “不是,我只给各大家族主家的女眷送了请帖,没有那么多人啊。”夏侯语连连摇头。

  听见两人的声音,一群人全部走过来。

  冷笖竹还没说话,又听见马蹄声,由轩辕昊空和慕容紫依带头,他们六人也来了。

  “参见昊王,昊王妃,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五王子。”众人除了冷笖竹,纷纷行礼。

  “都起来,今日不分君臣。”轩辕慕辰贱贱地走向冷笖竹:“安竹,早啊。”

  “轩辕慕辰,你几个意思。”冷笖竹瞪向他,除了知道她身份的,其他人一脸震惊,纷纷在心里猜测冷笖竹的身份。

  “哎呀安竹,你不是要去踏青吗,踏青要多人才有意思,所以我就给各大家族送了请帖。”轩辕慕辰说完看向众人:“来来来,一一报上自己的名号,让安小姐认识认。。。啊。。。”

  轩辕慕辰还没说完,冷笖竹抬脚对着面前的男人的屁股就是一脚,轩辕慕辰摔了个狗吃屎。

  “三哥,你怎么就是不长教训呢,自讨苦吃。”轩辕愉致在一旁偷笑。

  众人纷纷默契地装作没看见,一一向着冷笖竹介绍自己。

  冷笖竹把中间那些看不顺眼的都碾回家,剩下几十人,除了冷笖竹认识的宇文三兄妹,司徒五兄妹,东方两兄弟,令狐两兄妹,端木三兄妹,夏侯两兄妹,尉迟两兄妹,上官三兄妹,轩辕昊空六人,只留下令狐梓浩,令狐紫悦,慕容辰风,慕容辰夜,慕容溟夜,南宫烁,南宫语唯,南宫璟和南宫瑾言,除了血影的人,其他人都是冷笖竹觉得值得一交的人,也就没在冷着脸,转身叫上冰和黯魅。

  “安竹,人到齐了,我们出发吧。”轩辕慕辰讨好的靠过来。

  冷笖竹看着眼前一共四十人的队伍,若是一人一马,队伍太过壮大了,想了一会,看向轩辕慕辰。

  “你准备全部骑马?”

  “对呀。”

  “可我今天就不想骑马了,你说怎么办?”冷笖竹把玩着手上的纳戒。

  “那你想怎样去?都听你的。”

  “就等你这句话。”冷笖竹笑着拿过他的纳戒,手一抖,二十把剑被抖出来,飘在空中。

  “这些剑可都是好剑,这么扔在纳戒里太浪费了,既然你说怎样都依我,那就御剑去,两人一把。”说完跳上其中一把,直接坐下,估计能坐着御剑的也就她了。

  其他人对视,然后跟着跳上去站好。

  轩辕昊空自然和慕容紫依一把,端木辰和夏侯语,上官轻影和端木涟漪,尉迟静和上官在律,轩辕澄澈和冰,东方晗和黯魅五对自然各一把。

  宇文无情和宇文以轩两兄弟一把,司徒沐雨和司徒沁雪姐妹一把,轩辕尘轩和宇文朦月竟然站到一起,司徒浩念和司徒浩天两兄弟一把,司徒君烨则和东方隼一把,令狐兄妹两把,端木涟枫和夏侯纹焰也站到一起,慕容辰风和慕容辰夜一把,南宫兄妹两把,慕容溟夜和尉迟夜玄一把,只剩下一把,而上官依水站在上面,两个大男人不好意思上去,冷笖竹笑着将纳戒扔回去给他:“你们再拿一把吧。”说完带头离开。

  众人飞了半个时辰,最后在城外离魔林不远的一处山谷停下,山谷的位置挺隐秘的。

  山谷开满红色的花,其他人不认识,冷笖竹确认识,那是彼岸花,传闻地狱之谷才有,眉头皱了皱。

  “你们说的山洞在这儿?”冷笖竹问,她听金金他们说过,地狱之谷是存在的,而且通往冥界的大门就在地狱之谷。

  “是啊,这儿很美吧,昨天看见的时候我也很惊讶,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地方。”夏侯语说。

  “是啊,很美。”传说彼岸花是被鲜血染红了,这儿很美,也危险,这儿美得让人沉迷。

  “我带你们去那个山洞。”夏侯语兴奋地说。

  “不,你们都留在这儿,纹焰带我去,这儿有危险,而且。。。”冷笖竹伸手一个水球打向天上,确被挡住:“这儿没那么简单,你们小心一点,我去看看那个山洞,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都惊讶了,点头,这儿这些人都看不出冷笖竹的修为,一致认为她修为最高,只能先听她的,能不能出去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冷笖竹和夏侯纹焰走向北面,其他人警惕的靠在一起。

  走过几堆乱石和一条小路,两人来到一个洞口,洞里十分暗,什么都看不清,将夏侯纹焰留在外面,冷笖竹独自走进去,拿出夜明珠照明,一拿出夜明珠,冷笖竹就震惊了,周围有好多鬼魂,只是他们好像没看见冷笖竹一样。

  走到底,冷笖竹看见一个门。

  “主人,那个就是人界鬼魂通往冥界的门,凡人看不见。”暗夜说。

  冷笖竹看着身边的鬼魂,疑惑。

  “主子,他们冥界收不回去,这个冥王就清楚。”

  “我们去冥界看看。”冷笖竹将暗夜放出来,一人一精灵走向那个门。

  进了冥界大门,走过一条漆黑的路,面前出现一片彼岸花,比外面更红,更妖艳,冷笖竹慢慢走,一边走一边观察,冥界其实和人界差不多,只是没有了太阳,四周似黑夜一样,天上挂着月亮一般的冥月,四周有许多星星点点的暗光,照亮路,一路上有不少鬼魂,张望着冷笖竹来的方向,似乎在等着谁,走了许久,便看见一条河,河边,一名夫人正在分汤。

  “她是孟婆,为轮回的鬼魂分汤,让他们忘记前生,投胎重生。”暗夜解释。

  冷笖竹走过去:“孟婆,你好。”

  孟婆听见声音抬起头,怔了一会连忙下跪:“参。。。参见上仙。”

  进了冥界冷笖竹的面纱就拿下来了,现在孟婆的反应使她更相信她的身份与那个与她长得一样的凤有牵连。

  “你起来吧。”冷笖竹说完走过轮回河上的忘川桥,这儿的一切似乎有些熟悉。

  冷笖竹还没逛够,便有几个穿着官服飘了过来:“见过上仙,不知上仙前来,有失远迎,望上仙莫怪。”

  “冥王?起来吧。”前一句问的是暗夜,后一句是对冥王说的。

  冥王起来后,连忙问:“上仙,不知您是否是来还生死簿的?”

  “生死簿?”

  “就是上仙万年多前带走的生死簿呀,现在一些鬼魂无法收到冥界,人界已经发生不少鬼魂侵占人的身体的事了。”

  冷笖竹疑惑,暗夜将前因后果说了一下,原来万年多前,凤因为贪玩拿了一本生死簿去玩导致的,冷笖竹在凤戒角落发现被遗忘的生死簿,还了生死簿,冷笖竹便带着暗夜离开了。

  离开冥界,带着夏侯纹焰回到众人所处之地。

  “安竹,发生什么事了?”轩辕昊空问。

  “没事了,以后不要靠近这里,走吧,我带你们离开,这里阴气重,待久了就回不去了。”冷笖竹说完在前面带路,众人跟上离开。

  四十人又找了一条小溪,在河边烤鱼,玩了一天便回去,之后一一准备大会去了。

第二十五章 大会(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