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大会(五)

  二十四.大会(五)

  七人回到行宫,轩辕翼和宇文璃正在正宫等着。

  “笖竹。。。”见到冷笖竹,宇文璃兴奋地跑过去,然后拉着她上看下看。

  等到她看完坐下后,冷笖竹这才握拳:“轩辕王,轩辕后,昊王,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五王子,这些年多谢你们的招待,我的记忆已经在慢慢恢复,我不属于王宫,也不是你们的女儿,所以希望你们不要在过问我的身份。”

  “笖。。。”宇文璃还想说什么,轩辕翼打断她:“算了,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只是,你的记忆?”轩辕翼明白冷笖竹能有这能力,背后势力一定不弱,而她又是这种爱自由的人,王宫的确不适合她,但不明白她所说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我如果没有猜错,我不属于天启大陆,而我的真实年龄已经不止十六了,当初为什么会变回婴儿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事情我想在解释不清楚,不过,希望你们对这件事保密,现在的我,是安竹安小姐。”冷笖竹说。

  几人点头,相处了这么久,无论冷笖竹怎么变,在他们心里她还是那个会向他们撒娇的女孩。

  几人又聊了一下午,用过晚膳后冷笖竹才回安府。

  “小竹,你真的是冷王吗?”夏侯语围着冷笖竹问。

  “小语,你已经问了我一百四十八次了,我确实是冷王,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记得不要传出去。”冷笖竹边炼药边说,这是一种极其毒的药,一滴不仅能要了人命,还能毁了一魂,炼制时需要很小心,而且需要强大的灵魂力,因为这是用灵魂力炼制的。

  “你先回房吧,我还要炼药。”冷笖竹下逐客令。

  “那笖竹我明天再来找你。”夏侯语说完就离开了。

  夏侯语走后,冷笖竹设下结界开始专心炼药,再次走出房门已经是十天后了。

  “主子。”冰将这十日的账本交给冷笖竹。

  冷笖竹接过账本放在桌上,看向她:“这十日有发生什么吗?”

  “主子,没有发生什么。”冰眼神躲闪。

  “冰,你的伪装术终是需要再加强,说吧,和谁?”冷笖竹说,冰的脸色不对,完全是恩爱不久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潮红。

  “主子,属下昨晚被下药了,和。。。和二王子。”

  “你怎么和他牵扯上了?”冷笖竹问,那日他们用餐时轩辕澄澈确实一直注视着冰,原以为只是好奇她的身份而已。

  “主子,几年前,我伪装成宫女在宫里当差,因为受了伤晚上偷偷去万花宫摘花疗伤,却被暗卫发现,误以为是刺客,躲进二王子宫里,被他发现了,在他那儿过了一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十天前他就一直来找我,说。。。说要娶我,昨夜我按例去会友阁,听说有人在天字一号房(最好的一间宿房)闹事,上去时发现是二王子,被他带进房喝了一杯茶就。。。”冰解释道。

  “生米煮成熟饭?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这件事你自己做主,喜欢他就答应了,不喜欢的话我帮你解决,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

  离大会开始还有三天,冷笖竹还没有去报名,所以收拾了一下,带上疏雪便去报名。

  报名很简单,只要交三枚银币,取一张号码牌,在号码牌对应的地方记上身份即可,比赛后可以凭号码牌换回十枚银币,倒是还赚了七枚银币,所以报名的人一直很多。

  两人取了号码牌正要离开,这是一个声音叫住她。

  “安竹。”

  冷笖竹转身,叫她的是上官轻影,他身后还有一男二女。

  “轻影。”冷笖竹点头。

  四人走过来,上官轻影向三人介绍:“这位是会友阁的安竹安小姐。”然后又向冷笖竹介绍:“安竹,这是我妹妹,上官依水,这个是令狐天洛,还有他妹妹令狐夏影。”

  三人朝冷笖竹鞠躬,冷笖竹点点头,他们三人都是血影的人,平时和冷笖竹还是有些接触的。

  “你也来报名吗?”上官轻影搭话。

  “是,你没和涟漪出门?”这几天几人经常两两一起出门,冷笖竹看着他们一对对的,可是一种煎熬,她是越来越想那个男人了。

  “涟漪和涟枫他们有家族的要事处理,所以我只能陪妹妹了。”上官轻影轻笑。

  “轻影,不是还要去城外吗?安竹小姐一起去如何?”令狐天洛问。

  “不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告辞。”

  “告辞。”

  与四人分别后,还没走上多久,又遇见东方晗和黯魅。

  “小姐。”黯魅恭敬的叫。

  “安小姐。”东方晗朝她点头。

  “你们相处得不错嘛。”冷笖竹笑着说,她最近可是被他们一对对的秀恩爱秀惨了。

  “晗哥哥。。。”东方晗两人还没开口,一个女声便在他们后面传来,紧接着一个粉衣女子跑了过来,脸上的妆化得恰到好处,因为小跑过来,脸上带着粉红,倒是个美人儿。

  “晗哥哥,你怎么还和她在一起,她一个丫鬟怎么配得上你,晗哥哥,我们可是有婚约的。”女子挤开黯魅拉住东方晗。

  “小琦,那不过是你爷爷和我爷爷喝醉的玩笑话,怎能当真,而且我只把你当妹妹。”东方晗拉开她的手走到黯魅身边。

  “可是晗哥哥,她不过是一个丫鬟,她配不上你,我们两个门当户对,我哪点不如她,她就是一个狐狸精。”

  “无论她是什么身份,她都是我爱的人,也是我东方晗认定的妻子。”女子一直说黯魅的坏话,东方晗有些微怒。

  “令狐琦,不要再来纠缠晗,我已经跟你说过两次了,这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还纠缠晗,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忍让不代表我怕了你,你也别以为我好欺负。”黯魅隔在东方晗和令狐琦中间说。

  “你是什么身份,主子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丫鬟插嘴,不要以为晗哥哥喜欢你就能改变你是个丫鬟的事实,你和你的主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蒙着脸,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指不定和几个男人上过。。。啊。”令狐琦还没说完,黯魅一巴掌扇了过去,此时四周围着一群人看戏,令狐琦一下子被扇飞落入人群。

  “令狐琦,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这么诋毁我的主子。”黯魅生气地说,冷笖竹在他们几个心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怎么忍得了心里的神被诋毁。

  “小音,不要生气。”东方晗连忙握住黯魅的手,轻声抚慰。

  那边令狐琦的丫鬟连忙扶起她离开。

  冷笖竹看完戏走上前:“东方晗,你呢最好不要再让我遇见这种事,我绝不允许我的人受委屈,想娶小音为妻,首先就给我摘掉这些烂桃花,我的人,要么一生潇潇洒洒一个人活着,要么她的男人就要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冷笖竹说完便带着疏雪拐进会友阁:“把令狐琦处理了,该怎么做你明白的。”冷笖竹对疏雪说。

  “是,疏雪明白。”

  “你先离开吧。”冷笖竹走进夜竹间,关上门,独自坐在桌边,手里把玩着仙令。

第二十四章 大会(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