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大会(八)

  二十七.大会(八)

  “我知道了,你去看心上人吧。”冷笖竹调侃清和暗。

  “主子。。。”清红着脸跑开。

  等他们离开后,七小只被冷笖竹放出来,从刚才他们就向她报告说凤戒有异常。

  从灵魂空间出来,七小只围着发光的凤戒。

  “主人,你的凤戒。”暗夜将凤戒交给冷笖竹。冷笖竹伸手去拿,凤戒一拿到她手上,冷笖竹便一片眩晕倒了下去。

  与上次一样,眼前浮起白雾,慢慢的,雾散去后,冷笖竹看见凤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男人的脸同样看不清。

  “凰哥哥,女娲姐姐说哥哥还要好久才会回来。”

  “没事,我们一起等。”

  “嗯。”凤抓着糕点,吃完之后拍拍手:“凰哥哥做的最好吃了。”

  “小馋猫。”男子语气很温柔。

  “凰哥哥,闪闪说暗夜送了她一个戒指,说是人间求婚的,要有戒指才能成婚。”

  男子取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枚戒指,将其中一枚戴在凤的手上:“凤,这是我用我们的血液制成的,又在师父的灵池里浸上九百九十九天,里面有我们的所有记忆,送给你。”戴好之后,又说:“以后,你的叫凤戒,我的叫凰戒。”

  “嗯,谢谢凰哥哥,凰哥哥,我帮你戴上。”凤拿出另一枚,小心翼翼的戴在凰手上。

  白雾再次聚起,再散去后,凤正坐在一名男子肩上,男子的身形是凤的几十倍,凤坐在他肩上就向木木他们坐冷笖竹肩上一样。

  男子的样貌算不上很帅,却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哥哥,快变小,凤要去玩了。”

  “好。”男子很宠凤,身形慢慢变小,变小后,跟在凤的身后。

  “哥哥,我要吃你亲手做的鱼,哥哥快去做,凤儿饿了。”凤拉着他的手。

  男人宠溺的笑了笑,轻轻刮了她鼻头一下:“小馋猫,哥哥这就去做。”说完转身,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又是一阵晕眩,冷笖竹慢慢起身,凤戒的光慢慢暗下来,冷笖竹将凤戒收好。

  “主人,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蓝蓝开口问。

  “我没事,你们要不要去玩?还是回灵魂空间?”冷笖竹对着几人笑。

  “主人,我们回去修炼,不能给主人拖后腿。”木木说。

  “好。”将几只收回灵魂空间,冷笖竹盘腿修炼。

  第二天,到了比赛时间,冷笖竹这才到现场。

  今天重新抽签,冷笖竹抽到空白签,只需要与赢的人比。

  比赛刚开始,台上两个人就纠缠在一起,暗始终处于下风,与昨天连痕和冰比一样,很快,暗被打下台。

  问了连痕的意思后,最后一站定于半个时辰后。

  半个时辰后,冷笖竹脸上的面纱换成一个面具,银色,没有任何图案或花纹,只在右下角处刻着一个英文字母,X,血,寓意是不要忘记血的教训。

  两人上台,比赛开始,冷笖竹将衣袖化为水袖朝连痕甩过去,连痕欠身躲过,手上幻化出一道雷往这边劈过来,冷笖竹右手化为冰掌将雷扫落,地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坑。

  “你,很厉害。”连痕说完又冲了上来,手上两把弯刀。

  冷笖竹化出两把冰剑,挡开他的刀,化解他的攻击,反手刺上去。

  连痕一个空翻躲过,弯刀变成双剑刺上来,冷笖竹冷静的躲过,两把剑划开,手里出现一条火鞭,轻易化解他的攻击,执起鞭子往他双手甩去,伴随着火鞭飞过去的,还有冰刺。

  这一次连痕有些狼狈的躲过,还没反击,冷笖竹的火球已经飞了过来,连痕一一躲过,执剑冲上去,两道身影慢慢交缠在一起。

  半个时辰后,冷笖竹以剑挑开他的剑,剑抵在他的脖子上:“你,输了。”

  连痕退后,握拳:“你的确很厉害。”

  冷笖竹收回剑,说:“血影的名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发展起来不是开玩笑的,而你,过于浮躁,要时刻记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再回。”连痕说完便先行离开。

  “冰,剩下的,你来处理。”冷笖竹对冰说,看了十大家族那儿一眼,带着血影的人便离开了。

  血影大胜的消息很快传开,血影与安小姐是一个人,安竹佣兵团是血影的一个小分支也很快传开。

  冷笖竹回了安府便去了地下训练场,等了一刻钟,所有在焰城的血影成员便都到了。

  人到齐后,冷笖竹站起来,拿出一张纸,纸上画着的正是冷笖竹之前看见的陌生男子戴的凰戒。

  “现在给所有人发布一个命令,全力寻找这枚戒指,找到了,立刻上报。”

  “是。”众人将戒指的模样立刻记清,说。

  “最近,王室和几大家族有什么异常没?”

  “主子,轩辕愉致一直在打听魅五的消息,轩辕慕辰则一直在打听魈十二的消息。”轩辕尘轩(魍三)说。

  “嗯?魅五,魈十二,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和他们。。。”冷笖竹看向两人。

  “主子,王室到达焰城时,我负责查探消息,去过他的房间,和他碰过面。”令狐夏影(魅五)说。

  “主子,比赛时,我和轩辕慕辰一组,我帮过他,救过他一命,他说要娶我,我没有理会他。”上官依水(魈十二)说。

  “你们的私事自己私了,有什么困难直接和冰或者清说,让她们帮忙。”

  “是。”

  “主子,宇文泠月要血影杀两个人,一个,是出巡的冷王,一个,是昊王妃,她已经找了血影很多次了。”宇文无情(魑十五)说。

  “宇文泠月?”冷笖竹把玩着手上的凤戒:“找个机会,杀了,我的人,她想杀?她还不够格。”

  “是。”

第二十七章 大会(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