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叛徒(二)

  三十四.叛徒(二)

  “夜,我要进宫一趟。”将手上的信捏碎,冷笖竹看向慕夜寒。

  “我陪你。”慕夜寒玩着她的头发,似乎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冷笖竹看了他一眼,点头。

  第二天,两人从安府出发,一人骑着一匹马往王宫去。

  冷笖竹一身黑衣,脸上一个银色面具,完全可以看出她血影主子的身份,慕夜寒一身黑衣,脸上一个金色面具,寒王的身份显而易见。

  很快,血影和寒王一起进宫的消息便传遍帝都。

  而此时,两人直接走进正在上早朝的朝堂,轩辕翼连忙让位。

  “参见寒王。”众人行礼。

  “免礼,本王此次只是陪夫人来。”慕夜寒瞄都不瞄他们一眼,眼里只有冷笖竹一个。

  冷笖竹朝他一笑,拿出象征冷王的玉佩,放在一旁的龙椅上,说:“这次进宫,只是为了归还玉佩,至于那些传闻,我想聪明的人应该知道这是谣传,这小小一个天启大陆,还入不了我的眼。”

  又从灵魂空间拿出一瓶丹药,走向轩辕翼,将丹药交给他:“这个是我炼的丹药,有助于你们修灵,就算是这些年多谢你们的收留。”将东西交给他,冷笖竹和慕夜寒便往外走,而后又想到什么,回头:“这么多年来你们王室的烦恼,即将迎刃而解,不过,若是你们再不在意女孩,下一次,轩辕家便永远没有不会有女孩出现。”轩辕王家没有女孩出生是因为受了禁制,多年前,女孩众多,又不受王族重视,更甚的是有一代君主直接让她们自生自灭,所以被下了禁制,不会再有女孩出生。

  两人说完便回了安府。

  两人刚进安府,便看见黯魅和疏风等在会客厅。

  “主子。”看见两人走进来,两人连忙行礼。

  “起来吧,找到了吗?”

  “主子,找。。找到了,叛徒是。。是疏雨。”黯魅低下头说。

  冷笖竹刚拿起来的杯子掉下:“什么?!”

  “主子,刚收到的消息,所以的消息都是疏雨放出去的,她,已经逃往冰城,我们的人正前往冰城抓人。”黯魅拿出一沓纸,说。

  “你们准备一下,我。。亲自去冰城。”冷笖竹闭上眼,将悲伤的情绪掩藏起来,和慕夜寒回房。

  “凤。”慕夜寒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冷笖竹双手环住他的腰,说:“我没事,很快就好。”

  许久,冷笖竹在他怀里睡着了,慕夜寒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帮她盖好被子,起身回到会客厅,黯魅和疏风还在会客厅等着。

  慕夜寒将一只冰蝴蝶交给她们,说:“只要让它碰一下要找的人接触过的物品,它就会找到那个人,你们先去,我们随后再去。”他也不想插手,但他觉得应该快些处理这人界的事回天界去,那里更适合他的凤。

  “是。”两人说完便转身离开。

  慕夜寒回到房间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拥进怀里。

  半个月后,冰城。

  黯魅他们有了冰蝴蝶的帮助,已经找到疏雨,将她关在冰城的地下刑房,冷笖竹两人接到消息后也赶了过来。

  “主子。”几人朝冷笖竹和慕夜寒行礼。

  冷笖竹挥挥手,几人起身在前面带路。

  这几天冷笖竹的情绪一直有些低落,慕夜寒只是默默陪着她。

  来到地下刑室,疏雨双手双脚被铁链扣在墙上,比起那些被五花大绑的,她还算自由。

  冷笖竹和慕夜寒在椅子上坐下,四黯三疏站在两边。

  “为什么。”冷笖竹看向她。

  “呵,为什么?安,你觉得,被背叛两次的滋味怎样?呵。”疏雨轻笑一声,直视冷笖竹。

  “你。。。你是樱?”

  “呵呵,被人连续背叛两次的滋味怎样?你不是在乎他吗?我偏要夺了你的爱,你不是在乎血影吗?我偏要毁了他。”

  “樱!为什么?这两世,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姐妹,你为什么。。。”冷笖竹一脸镇定,然而微颤的手还是暴露了她的情绪。

  “为什么?呵。从小,我哪点不比你好,什么时候不比你努力,凭什么你永远在我之上,凭什么!”

  冷笖竹看向她,身边元素开始混乱,慕夜寒握住她的手,冷笖竹才渐渐平静,看向她,只是轻轻笑了笑:“你不配和我比。”

  她看向疏雨,这次慕夜寒也控制不住她的情绪,冷笖竹浑身散发着黑气,她站起身:“我是你为姐妹,而你。。。上一次是我的愚蠢,导致了那个结果,这一次我绝不会放过任何背叛我的人,我要你生不如死,魂飞魄散。”

  上一秒还在原地站着的冷笖竹,下一秒已经在疏雨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我记得你最在乎的,是你的脸。”说完在她脸上划下一刀,“你最引以为傲的,是这双纤细的手。”说完用匕首割下她的手。

  最后将匕首扔进她小腿里,转身:“把所有的刑罚在她身上用一遍,用最好的药吊着她的命,等到她死了,将这瓶药洒在她身上。”说完将一瓶药扔给黯魅,那药是她按照木木他们所说的方法制的,只沾一滴上,伤的便是一魂,撒上一瓶足以使她魂飞魄散。

  冷笖竹走到慕夜寒面前,便晕了过去。

第三十四章 叛徒(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