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雨儿,快回家

  “好你小子,居然调戏姑娘调戏到白家去了!”

  “谁知道那白家姑娘名花有主嘛!她脸上有没有写着‘紫氏所有’几个字。”

  “一看就知道你又没好好听课,白紫两家世代联姻,又要避免近亲结婚,所以……”后面说到的什么秦非羽已经不在清楚了。

  『这白紫两家还真是思想前卫,都有近亲结婚的概念了!』

  『嗯嗯!』

  『哎呀!不关机啦!』

  『啊!露馅了~』

  “非儿?非儿?”

  “嗯?师父,怎么了。”

  “来跟为师说说你此次去除了闯祸还干了什么,是怎么遇见你师姐的?”

  “我啊……”

  此次秦非羽下山是为了抓一只蛇妖。此妖仅仅百余年的年龄,却已有六阶修为,不化成人形反而吃人,一看就是个想要越过仙,走旁门左道直接成神的,留不得。

  于是,“年轻气盛”的秦非羽就带了一众金丹期的外门弟子御剑飞到京城密林。

  见到蛇妖后他拔下自己的两根头发,系在中指、食指上,以此为引牵来两根仙级花瓣,对着那蛇就抽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那蛇一点事也没有。。

  反而被激起了怒气向他咬过来,“啊!”

  “叮”一把剑飞过来,击歪了那蛇的头。

  “看来这家伙也不怎么样嘛。”

  “师弟(叔)为什么这样说。”

  “一把灵气的六阶老蛇我站着不动都打不到我,真废!还凶兽呢!”

  他忽然脸色一变手上绕的花瓣也金光闪闪,

  “不过是个贪得无厌的废物。”金丝一圈一圈的绕上蛇身,猛地一拉,那货被活活勒死了。“大家要什么东西就去拿吧,我只要蛇胃里的东西。”

  于是一行人取血的取血,挖胆的挖胆,最后留下了一个完整的胃。期间,秦非羽一直背对着那个方向。

  “处理干净了没?”

  “好了,小师叔。”

  “师弟,你要那蛇肚子里的东西干嘛?”

  只见秦非羽拔出身后师兄的剑,对着那蛇肚子一挥,一大片的暖光从蛇肚子里泄漏出来。

  “*,果然贪得无厌!”

  一阵抽气声之后。

  “小师叔居然爆粗口了唉”小声嘀咕。

  “小师弟,你想的倒划算啊。”

  “还劳烦各位师侄,协助非羽将这些蚕灯花种回河里。”他撇了那个小人之心的师兄一眼。

  “啊~这么好的东西小师叔居然让我们种回去。”很多孩子们发出了遗憾的叹息。

  “不要强迫这些有灵性的生物,你们把他们种回去,作为报答,他们会把一部分花瓣甚至整朵花都送给你们。”他从剑上跳下来,轻抚着那些花瓣,捞出一朵,率先种了下去。

  等他们种完,太阳都下山了,而每一个人都起码得到了十二片花瓣。

  “不必问你们师父了,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蚕灯花不管做什么都是好用的,只要不去烧。”

  说完跳上湖边的大榕树,贴上几张符把剑往两个树枝上一放睡了。

  纵然大家都有些害怕这位小师弟,但愿意和他一起历练的师兄也是不少的,他一贯作息规律而且不和他们争天材地宝,还给他们解围不愧是掌门最优秀(宠)的徒弟。

  “哇,这就是标准的君氏睡姿啊。”

  君氏睡姿,掌门的标准睡姿,躺的笔直,而且两手搭于腹部(所以入夜后的掌门寝殿被门内小辈吐槽为义庄)

  ――

  “哈哈,平日里,就你睡相最差,还在外面装的怪像。”

  “哪有!”他一拍大腿,跳了起来,“不那样睡根本在剑上躺不了好吗!”

  “好了好了,快回来,鞋子都没穿呢,怎么不叫师兄给你洒驱虫药呢?”

  “地上有血。。”

  师傅汗颜,那地方他也是去过的,那妖兽吃人,有血是肯定的,但在他们去之前的一旬,那蛇连肉都没沾过,小徒弟杀人(物)也不会见血,地上应该早就没血了吧。

  “闻着腥气,会做噩梦。”

  秦云翡的又一大弱点,近不得血气。

  他爸爸也是,于是他爸从来不吃肉,偏偏他口味像他妈,吃肉不吃菜,吃米不吃面,所以他家做饭肉一定也腌的一点腥味也没有,好巧不巧的是他被捡回来的第三天,有个小厨娘没有处理好鱼,被他闻到了,于是,当晚,他就成了第一个睡了掌门的床的人。。。

  小小的一只,穿着白天才换的红色小袍(群)子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掌门的房子里,看的纯儿一阵无奈。

  『八九十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跟个小孩一样一路平地摔。』

  『我也不想啊!我从来没穿过这么长的裙子,而且我这一世只当了十五年的人。』

  『唉,哎?小心门槛!』

  “咚”

  『唉。』

  ――

  和师傅睡觉真的很不舒服,师傅如同葬礼遗容一般的睡姿叫做了恶魔求抱抱的秦非羽十分难受,最后,在他有意无意的折腾下,有着七岁身体的他钻进了师傅规规矩矩搭在腹上的臂弯里,宁愿被师傅的胳膊压死也要寻求那奇怪的安全感。。

  ――

  

21.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