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雨儿,快回家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很久没有和师父睡一张床的秦非羽又钻进师父怀里了还用一只胳膊压着他,

  “就说你睡姿最差了。”先不提师父还压根儿不想吵醒睡死的徒儿,就是他想,他一个渡劫期的也推不开一个已飞升的,就算他封了骨龄和表现修为。

  于是师父把手松开一点,继续睡。

  足足一个时辰后秦非羽醒了。

  什么情况。师父的手搭在他腰上,他的头枕在师父的肩上,一条胳膊搭在师父的胸膛上。

  『不对啊!昨天明明不是这样吧!』

  『对啊他刚刚醒了。』

  『嗯?师父自己挪的?』

  【对啊不然我挪的?】

  『他居然没有推开我自己走,这可是日理万机的掌门啊!』

  『或许。。他是想这样』

  『怎么可能,这个样子根本不像师徒啊。』

  『你可以试试,他现在肯定醒着,你去亲他一下。』她的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不要。』

  虽然这么回答,他还是攀上了君季的肩膀,抬起头假装自己要亲上去,却没有动。

  『快快快,往上,往上,在往上点。』

  “师爷,师叔,掌门师爷,大师伯,三师伯,九师叔,小师叔”一个孙辈的小家伙冒冒失失的进来了。

  『我去』

  “咋了咋了!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他也不装了,直接移了过去,推开门问到。若是二师兄或是三师兄在定要和他好好讨论一下是谁更不成体统,可惜俩人都不在。

  “回禀小师叔,我们师兄弟在鬼峰适应死气时忽然那尸体爆发出一大股怨气,七师兄一时收不住功晕厥了。”

  “在哪?”

  “鬼峰。”

  『喂去,二师姐怎么教的徒弟啊,练习死气吸收时出的事不在鬼峰还在灵峰吗?』

  “滚。”带着浓浓的起床气吼向那个小师侄,挥挥衣袖关上门,匆匆梳洗起来。

  “启禀小师叔,思雨被怨气侵入,已经昏迷。”

  “思雨?我的天哪,带路带路。”

  刚刚洗完脸,三师兄的小徒弟就冲进来把刚刚的事简略的重复了一遍,他才想起二百七十八代七是风思雨,四师兄君露的单传徒弟,兼干儿子。他要出事了三四师兄怕是要打死自己。挥手捞来一件外衣腰带一系。

  “冠院北一室。”

  室字还没落地他就运起轻功踩着屋顶掠向鬼峰。

  一路御空灵力消耗极大,亏的路上没碰到人不然以后谁还信他是元婴期。

  他慌慌张张的推门进去四下看了一遍开始打坐,运起掌门嫡系的庆冠诀吸收怨气。

  在名门正派中人称我庆冠派为魔教就是因为这样的功法,庆冠派的所有修炼功法都是什么气都可以吸收的,庆冠诀吸收转化为灵气最快,但容易走火入魔,其次是青雅诀,掌门和大长老一脉的功法,走火入魔几率降低,但有几率被入侵,只可惜大长老只收一徒还遇害了,剩下的虽然都不会走火入魔但也会被入侵,症状为痛。

  庆冠诀最好的就是转换比吸收快,省了吸收时刺骨的冷,速度永远不会慢,但也不能太快,要是走火入魔了,那就真的是邪魔歪道了。

  不出一刻钟,屋里的怨气死气尸气都让他吸的干干净净,那时,他还思考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今天这袖子又长又重,难道因为揪了两片花瓣掉表现修为和年龄了?

  又过了一刻,他救醒了思雨师侄封了那尸体,出去。

  只见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一低头,发现自己穿的是师父的红色黑边外衣又系了自己的红色金边腰带本就无比滑稽,况且,师父的外衣不需要系腰带。

  也是这时,他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干了什么,他是直接穿过鬼峰结界飞进来的,除过掌门长老督察师父所有弟子都必须走正门的鬼峰,他是飞进来的,就因为他穿了师父的衣服。

  随后,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飞回掌门殿。

  此时,早就醒来的师父无奈的抱着小了一圈的衣服,等着小徒弟回来,他的素养不允许他光着(不其实他有穿中衣)出去,即使外面没人。

23.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