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雨儿,快回家

  “师父,我大概要闭关一阵子了。”

  “哦,自你上山以来从未必过关,今儿怎么想起来闭关了!”君季第一反应就是他受伤了立马检查起来。

  “我今天早上突破却没有长出萼片,而且,我准备提修为到化神,忽然成年,也需要时间。”

  “你跟我来。”说完师父揽着他御剑向北走。

  “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

  『你丫又煞风景』

  然而师父没有理他。

  天池。

  “先研究一下你的萼片吧,三个月后皇帝请客吃饭。”君季临走前说。

  八十九天后。

  “师父~”秦非羽又像第二章那样撞进师父怀里,只是这次,他师父没在讲课,倚在榻上看书,见他要进来就站了起来,结果还没站稳,就被扑倒了,他没有感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一只手挡在他脑后。

  “手没事吧。”他顺手给秦云翡换个姿势,自己坐起来检查秦云翡的手。

  『我想他应该担心他的床』纯儿吐槽到。

  确实,榻背裂开了。

  “萼片的问题解决了?”

  “嗯,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转化魔气修炼进度太快,不扎实,稳定一下就好啦!”

  “走,去你师姐那,师姐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君季放下他,揽着他朝门外走。

  “来人,把这榻,拿去修修。”

  外面进来四个人,直接给换了一张。

  『我的天,这两个人刚刚干了什么,榻都换了一张』窗前绣腰带的沐白雨捂着嘴,思想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师姐的房间一开门就是个衣服架子。红色的大氅,宽大的袖子上用金线缀着宝石,珍珠,袖子下面还各吊着一个红色流苏,流苏的绳子上也穿着一颗红色的珠子,衣服背面绣着一只凤凰,每一根羽毛尖上都有一颗宝石,凤头高高抬起,红衣绣金丝这确实符合他张扬的性子,只是师姐恶趣味的绣了一只凤凰,这就让秦非羽感到万分难受。

  “师父,这是按照我成年的尺寸做的吧!这我哪里穿的上。”

  “无碍,不会绊倒你。”君季倒是很满意,不知是满意那只凤凰,还是凤凰里的阵。

  里面的衣服倒不是那么珠光宝气,只是很普通的红衣绣金丝而已。

  他一贯没有束发的习惯,再加上一直身体没有及冠也有足够的理由不戴冠,所以即使他进山二十年庆冠派都知道他二十三,为非作歹近十年,外界还是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只是这样他穿着这套衣服,更像女人了,何况他现在身材娇小衣服的下摆拖在地上。

  『啊,这两个人串通好捉弄我吧!』

  『冷静,冷静,等你成年了,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说来,师姐做的衣服,他还真舍不得脱。

  “师父,今天我和师姐要下山一趟,”换好之后他行一礼,对师傅说。

  “这是……”师姐好像看到了什么,出现了一瞬间。

  君季知道,他只是在通知他,自然不会阻止“去吧!”

  ――

  “师姐,你不是要看我儿子吗?我们现在就去!”

  ――

  勤劳的红樱在院里种了花,师姐一进去就十分开心的这摘一朵那摘一朵。

  “红樱姐姐~”秦非羽叫到,“宝宝呢?”

  “公子,小公子在后院修炼呢!”

  后院池子里红樱也种了荷花,

  “嗯,今年有莲子羹喝了。”

  “你儿子呢?在哪呢?”

  “师姐,来。”他牵着师姐的袖子,在水中开出一条路,师姐想要冻结脚下的水,“别,我要吓吓他。”

  “你这般坑你儿子,就不怕他练功时走火入魔了?”

  “怎么可能,咱俩又不是摆设。”

  走到池子中间秦非羽伸手进水中轻轻弹了一下宝宝的花晶。

  哗,一个三岁娃娃出现在面前

  “这莲花就是为了给你挡光的?”师姐揉着宝宝乱七八糟的头发问到。

  “哇,美女姐姐,你是我娘亲吗?”

  于是他又被弹了一下。

  “宝宝,想要见到你娘亲,那就只能等到爹爹成亲的时候。”

  “你在孩子面前说师父是他娘亲真的好吗?”

  “他不小了。”秦非羽传音说。

  “爹爹成亲,那起码还要等十年呢!”

  “他为什么这么说。”

  “种族原因吧,我自开始用蚕灯花的传承开始,在十五岁停了九年,他血统比我纯,只怕长得更慢。他长大了给我们做了婚契,仙草结环,仙界最高契约。”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从仙界下来的?”

  “这怎么可能,我要是在仙界,我就是等在南仙门成雕塑,我也不会下来。”他半开玩笑的说“是我作为仙草的传承,灵性越高越好,这可是来自天地的祝福。”

  『束缚还差不多。』

  『咳,你怎么知道他血统比你纯?我觉得我没说过。』

  『想要获得更多纯合子的方法:自交』

  『噗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

  『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没有性别的生物!』

  『我想这不干扰。还有,我有一半人类血统,我有性别,没有的,是他。』

  『他还有四分之三呢!』

  『看脸呢?我好歹看得出是个男的,他虽然和我长得像,换上女装就是女孩。』

  “爹爹,漂亮姐姐说今天下厨给我做好吃的,不给你吃哦!”不知何时,师姐和宝宝已经跑到池子对面了。

  “哈哈,去吧去吧,今天爹爹和你红樱姨姨吃天香居的外卖,不给你吃。”

  他来时就送了一张菜单以及一颗灵石去天香居掌柜的桌子上,刚好,师姐做好饭,天香居的菜也送来了,天香居他的专属外卖,食盒里垫着钢板钢板下点着炭火不同的菜需要不同的温度炭的数量和状态也不一样,两方加起来一桌都摆不下,师姐不明白外卖的意思做了四个人的量,秦非羽不知道师姐的意思,点了三个人的量(当真亲爹?)

  “干脆在院子里吃吧!”秦非羽扯了个毯子出去了,天香居的小厮连忙端着饭菜出去。

  “来啊,拿酒来!”师姐豪爽的喊到,“不知姑娘酒量如何?”

  “小姐为何不邀秦公子?”

  “师弟喝酒只睡不醉没意思,而且若是师父知道他喝酒了我俩都要挨罚。”师姐嫌弃的丢掉酒杯,直接拿碗。

  虽说是以舞蹈出名的花魁但也并不是没陪过酒

  酒量当然不是问题,要不是因为秦非羽特地让人把另一坛运回去他俩还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

  “师姐今天很尽兴啊!”

  “对呀,红樱姑娘虽然是个风尘女子但谈吐一点不输京城贵族。”

  “红樱姐姐是他们重点培养对象之一,因不满十六还没接过客,只是舞姬。”秦非羽解释到,“她也是识字的。”

  “饱读诗书?”

  “这我就不知道了。”

28.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