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雨儿,快回家

  “你们还知道回来?”一进院子,就看见师父房门大敞着,师父侧躺在上面眯着眼睛。

  沐白雨一下酒就醒了“师父。”连忙行了一礼。

  “夏至已过,不是我与师姐回来晚了是天黑的早了。”说完,打了个哈欠直接回屋了。

  “你师弟没喝酒吧!”

  “没有,我有盯着他。”

  “行了,回去睡吧!”师父起身门关上了。

  房间里,沐白雨发现桌上有碗醒酒汤。

  ――

  第二天,秦非羽还是选择了以十五岁元婴后期出门,衣服这样有一个好处,足够他藏一个小孩在身后。

  到了皇宫,他把小儿子往水壶里一塞顺手丢给了旁边的宫女。

  “姑娘帮在下把它倒进那边的鱼缸里吧?”

  小宫女当然不会拒绝:“是,大人。”

  “姑娘,那花在下就赠予你了。”

  “谢谢大人。”

  “美丽的姑娘愿意接受才是在下的荣幸。”

  无疑,他的举动又被无数名门正派人士骂了。

  “哇,路子这么野,皇宫的妹子都敢撩。”城楼上立着一个人,金色圆领袍,国教的人,是位王爷。

  『你撩妹的样子真是。。。』

  『我的哥,我当了五年姑娘了,你现在让我去撩妹?』

  『你这五年就没有被撩过吗?不能学学?』

  『还真没。』

  『算了,就是有你也意识不到,更何况谁敢撩你。』

  国宴会从下午开到晚上,半个时辰换一遍菜,六遍之后只加酒不换菜。各宗各派像他这样从不沾酒的还真不多。

  攀比,也是国宴的一大意义,毕竟以往不会有这么其的,不让自己的得意门生露个脸都对不起自己,这不儿,作为皇室和国教的代表,秦绩兴已经开始发言了。

  具纯儿调查,这小子才出现不久文言文肯丢不会,只能照抄别人的。

  『得,给兰亭集序改了个地点』

  “哈哈”他很符合自己人设的笑了起来,君季也看着他微笑。

  “不知君小公子有何高见?”他虽然感到尴尬,但还是需要礼貌的问一下,必竟也是皇族的代言人。

  “若是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你还修真干嘛,老老实实在家当王爷多好啊!”

  “这……”

  “又不是人人都有小公子这般好的运气和资质,入了庆冠派还平安修到了元婴期”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屏风之后传来。

  “珠儿?住口”皇帝组织到。

  “若是他厉害,他也写一篇啊?”

  往日若是有人让庆冠派的人写文章,那么他们只会选择喝酒,这也是昨日师姐说今日有的他喝的原因,但,先不提他也是穿越户,吟诗作对写文章这方面,他小的时候就已经被父亲教导的很好了,不过,他还是恶趣味的选择了抄袭,一方面他懒得奉承这些人,另一方面他要向秦绩兴示好,于是他选择了滕王阁序,好好的一篇文章被他删删改改读了出来,没错,是读了,他在书柜上找到了语文书,改了地名,改了星宿改了典故删了结尾最后表达出的意思就成了:小爷想要当个好人你们偏要小爷当坏人,也就皇上人好愿意请我来帮忙,不过不管怎样,小爷以后还是会继续做好人的,现在,玉,小爷也抛了,想引出些宝石来,就拜托大家啦。

  随后也有人写文章,但又有哪一个能比得过天才少年王勃的呢?

  换过一遍菜后,秦绩兴借机离开,并示意他也离开,心念传音是可以被修为高的人偷听的,秦云翡直接故意漏给师父听了一段,好吧,总共也就四个字,秦绩兴也怕被偷听。

  “师父,我出去一趟。”说完就走。

  ――

  “君兄,留步。”

  “何事?”

  “君兄上山之前家住何处,父母如何?”

  “你管,而且不要叫我哥。”

  “那如何称谓您?”

  “大爷。”

  “啊?”

  “我说,你应该叫我大爷”

  “什么意思?”

  “家父姓秦,名稷昶,字永明”

  “啊!你是永明太子的儿子。”

  “对啊,不只是你,我高了你五辈,你爹都要喊我声大爷。”说完,拦住了换酒的宫女抛个媚眼,把庆冠派的酒全都换成水。

  “你如何证明你是永明太子的儿子?”

  秦非羽抬手,将两片袖子合在一起,袖子上的图案合并成一条龙,同时一条半透明的龙从图案的龙头处飞出,冲上天之后又落下绕在他周围。

  “龙气?”他感觉不太对

  “太子未封时的隐龙气,被引灵防护阵引出的现象。”

  他忽然想起他叫秦非羽来不是研究他的身世的,“你知道我今日写的什么吗?”

  “我记得你今日并未给文章赐名。”

  “兰亭集序。”

  “哦!”

  “你若何时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说完给了他一沓传音符。

  “我到不知道同为元婴期,星王如何帮得了我。”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收下了传音符,“不过大侄孙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小爷也不客气了,今夜,我要见皇帝。”

  “你要见父皇?”

  “没错,我今日随你出来也就只有这么件事儿。”

  “喂,你今日写的是滕王阁序吧!”见秦非羽要走他直接喊到,敬词也不用了。

  『终于决定坦白了?』

  “我都改成那样了,你还听得出是滕王阁序,干嘛不自己改。蠢货!”

  “你这性子会吃亏的。”他一副长辈的样子让秦非羽很不爽,“况且你还不是人。”

  “你什么意思。”秦非羽警惕的问。

  “想和前辈结盟而已。”他微笑的说。

  “有你这么求人的吗?”秦云翡一脸嫌弃的说,为了防止他说出让自己更讨厌的话,秦非羽直接提了条件“我要进祠堂。”

  “好,今晚子时宗人府门口,我与父皇等你来。”

  “好吧,晚上见。”

  “呃,你不回去了吗?”

  “回去干嘛我已经退席了。”

29.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