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雨儿,快回家

  “爹爹!”虽说秦云翡确实是去找儿子的,但宝宝这样的出场方式着实吓坏了他,一个小娃娃,泡在鱼缸里。

  “哎呀呀,不是叫你好好等着吗?”秦云翡连忙从储物戒里拿出衣服把他裹上。

  “爹爹我饿了。”

  “那走,尝尝御膳房的菜。”

  等他晃晃悠悠的回去,刚好又换了一轮菜,他大摇大摆的抱着孩子走进去往师父后边的桌子后一坐,当起了奶爸,不久后,大殿里居然摆上了擂台。各家公子都上去了,秦非羽自然不能示弱,丢下儿子上了擂台,无视了师父散发的黑气以及秦绩兴焦急的暗示。并且夺了魁。

  “父皇,我不要嫁给他。”

  “珠儿,住口。”

  『卧槽,什么情况』

  『人家在比武招亲』

  “正好,我也不想娶你,我只想上来收拾个人罢了。”他顺手指了一位紫衣少年。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这货不是有婚约吗?他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打扰了。”跳下了擂台。

  “这……”皇帝风中凌乱着。

  “父皇,即使珠儿选婿,为何不让珠儿自己选呢?”

  “虽说拜君公子所赐台下皆败者,但他们都是一等一的优秀青年才俊大可……”他停了一会,“大可让没有受伤的勇士站出来由珠儿挑选。”

  “哝,这个要不要啊?”秦云翡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大大的花球,缠了几圈红纱抛着玩“小爷刚在御花园摘得,便宜你了。”

  『脸呢――』众人虽然不敢说,但心里都这么想着。

  “不闹。”师父终于开口了“来,给我。”君季把玩两下收走了,绕是在这样正式的宴会,他的坐姿也永远端正,可以说还不如秦非羽,此时有些微醉,就更不端正了,酒劲上来也不管殿里的公主选婿了。

  “非儿,过来。”

  “师父?”他从后面的桌子直接蹲着挪了过来,可惜他忘了他宽的夸张的衣袖,踩了一脚,然后就势扑到师父怀里“师父。”

  “来,尝尝,”师父倒了一杯酒要喂他喝。

  “别,我自己来。”一杯下去,啥事没有。

  “味道如何?”师父黑着脸问。

  “没味。”当然没味,他师父的酒全被他换成了水。

  “本身大了啊!”

  “喝酒伤身。”他从师父怀里拱了出来,“来,来颗葡萄”他剥了一颗葡萄送到师父嘴边,师父下口的那一瞬间又塞到自己嘴里,

  “哈哈。”他得意洋洋的笑着。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师父居然直接伸头从他嘴里把葡萄又抢回去了。

  “你要吃我再给你剥一个吗!”秦非羽小脸通红捂着嘴,连忙观察四周,此时,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挪开了视线,公主最终把绣球丢给了国教秦绩兴的师弟,大殿内起哄声不断,也就秦绩兴有心情观察他。他松了一口气。

  为了防止师父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干出令人惊讶的事,他默默的把新一轮的酒换成了薄荷茶。

  夜。

  基本醒酒的君季站在房门口赏月,吃橘子,正好遇上了准备出门的秦非羽。

  “非儿?”他递了一瓣橘子,发现秦非羽已经把表现修为提到化神期,他整张脸显得成熟,棱角分明,偏他还不愿束发,只系了鬓边两撮再用红绳轻轻笼在身后,两圈红红的线中间扯着一个松松的蝴蝶结,显得十分慵懒,他在白天衣服的基础上加了一个红色白绒披肩,君季忽然不想他出去了,悄悄在橘子上动了点手脚“来,吃橘子。”他换了半个橘子给他。

  下一瞬,本来距离他十米的秦非羽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想他抢葡萄一样的抢走了他的橘子,然后跑了。

  成年后他的身高一米八穿着这件衣服也有了衣袂飘飘的效果。

  

30.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