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雨儿,快回家

  师父的吻技六的一匹,每次凭借修为高将人压在身下的是秦非羽,最后不知为何累瘫在人身上的也是秦非羽。

  只是一晚上,他们也止步于接吻。

  具没法不看的人士透露,主要原因是秦非羽那一声声煞风景的师父。

  ――

  “在干嘛?”

  一大清早就看见秦非羽穿着中衣在在桌上拿着一套茶杯,捣鼓一个蜡烛,君季很好奇。

  “做点东西,能溶白银的。”

  “昨晚经过国库,发现里面有妖气,就约了星王一起去看看。”

  “嗯?”简季一边穿衣服一边瞪着他。

  “哈哈。”秦非羽把水往杯子一倒,次次啦啦的声音传来,他转身站起来,两手背在身后,歪着头大量他师父,“师父这是……吃醋啦?”

  “没错。”君季一脸骄傲的说。

  “我没约他,我和他有个交易。我助他当皇帝,他助我进族谱,瞒住我不是人的秘密。”

  “他怎么会知道你的真身?”

  “他不知道,”秦非羽坐到君季腿上,一米五的他还得仰视君季“你现在看见的就是我的真身,我早就不是妖了。”

  “要不要我帮你?”醋吃错了君季觉得有些尴尬,连忙换了话题(完全忘了是秦非羽故意让他吃醋的)。

  “我炼出来的东西是气体,可以吗?”

  “那就用杯子好了。”君季拿着杯子掐了个诀。

  “刚刚说到哪了?”秦非羽一边动手一边说“蚕灯花一族成仙之后会伴随仙雷留下一颗种子,但我留下的种子和我一样有人类血脉,可以化成人,就是昨天那小孩。”

  “所以,他真的是你的私生子。”

  “什么叫私生子,你在哪听到的怪话,他是我光明正大,轰轰隆隆疼得要死要活的生下偶不结成的。”

  “要不把他带上山?”

  “不要,没娘的孩子没法交代来历,我不想委屈了他。”

  “好吧”

  “君掌门,陛下有请。”

  “哦?那走吧!”他从君季腿上跳下来,提了剑就走。

  “君公子,请跟我来。”

  “地址。”

  “啊?”

  “去哪,我昨儿与师父折腾了这将近一宿,不想走路。”

  “啊,是,在国库。”

  “师父背我。”他像昨日他儿子求抱抱那样站在他师父面前,两人35厘米的身高差让人看着毫无违和感。

  “那你拿剑干嘛。”

  “摆设。”他抱着早上制的硝酸爬上了师父的背。

  他们直接去了国库上空,此时各家正与一个银妖打的正难舍难分。

  哗,从天而降一股水流洒在那流银之上,周围涨起来红棕色的雾。

  “你这妖道,要害死我们啊!”

  “有胆儿,竟敢当着我的面说我辰儿是妖道。”

  底下一阵吸气声,辰,虽说君季有五徒的事人尽皆知,但五徒叫什么,只有活过一千岁的人才知道他们的名字必定出于二十四节气中,再经由他们说说基本全世界都知道他君家的起名方式:

  一,星宿

  二,时间单位

  三,节气

  四,天干

  五,地支

  君季是三徒弟,取名季,但二十四节气中,是没有辰的,时间单位的第七个,时辰。(纪,年,季月,旬,日,时)

  “外界都传这掌门五弟子是继承人,看来,传言有误啊!”

  “这么说?”

  “这一代是节气,他姓君名辰字非羽,哪有一个字是节气。”

  “号啊,他不是还没起号吗?”星王说。

  『我的哥,不对,我的孙儿,号好像不是起的』

  “嘘,假装你没说那句话,”秦非羽善良的给他传了个音。

  “啊,爱妃。”忽然,有一锭金子变了形,攻击起他们“孤要为你复仇!”

  『这年头,妖怪都成双成对的了』

  『纯儿?你最近怎么这么安静』

  『忽然发现我像个电灯泡,所以要把瓦数降低一点』

  “喂,”秦非羽对着下面喊着“金王,刚刚你媳妇儿打架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

  “我被她禁锢了,直到她消失。”他很悲伤“孤要杀了你们!”

  “哦,好啊”秦非羽说。

  “你,你不要命,不要带上吾等。”

  “师父,毒气散的差不多了,下去一点。”

  “来啊,”他举起一个瓶子“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媳妇儿就彻底消失了。”

  “还给我,你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只要你俩认我为主,我就把她变回来,啊对,你媳妇已经同意了。你呢?”

  “她都同意了,我还能拒绝吗?”金王的声音有些无奈。

  『国库里的妖怪也是妻管严』众人心想。

  “那,师父,走吧,我们也该回家了!”

32.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