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4.雨儿,快回家

  在庆冠派修养了几天沐白雨忽然想起来自己的事情,去找了师父坦白。

  “师父,我想起来了,我叫白……沐白雨,家住京城,出来找小哲。”出门前爹爹和紫叔叔都说过,不要说自己是京城白家人。

  “那――你还想在这山上待吗?”

  “想,”她很坚定“我要变得像师父和那天的红叔叔一样厉害才能找到小哲。”『紫叔叔说,找不到小哲,我也不用回去了』她只说了一半。

  “好吧,不过,沐白雨,之前的名字君寒,也一定要记住,那才是你的官方名字。”

  白沐雨的失踪通知了白紫两家的人,需要重选联姻人。

  “师父,你是那个能在妖兽面前保护我的人吗?”临走之前她这么问。

  “我是。”

  “真的吗?”

  “不相信师父?”

  “信,一个自称翡的人让我把这个给你。”她把手链给君季戴上。

  “等我。”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

  君季脑海中浮现出白衣男子孩子般的笑容,还有红衣男子护家时坚定的眼神。

  “好。”他看着北方,笑得温柔。

  ――

  “当师父口中“辰”字一出来,全山上下人的反应,你忘了?”

  “我以为,那只是因为辰字好,代表了他对我寄予厚望而已。”

  那日,他寻了个由头筑基,第二天。。

  “昨日,此子筑基,即日起,拜入本座座下,正式成为我庆冠派二百七七代二十一弟子,君辰。”

  ――

  “那时,他们都猜测若不是二百其实五代飞升的飞升,坐化的坐化归隐的找不着人,他就直接宣布你是二百七十六代了。”

  『厚,合着我见到他马甲就掉了』

  『哇塞,他怎么发现的。』

  『鬼知道。』

  『那你去问问呗?』

  『滚』

  “师弟?你去哪?”

  “去找师父。”他急匆匆的跑掉了。

  ――

  “师父,”跑了过去,他又不知道怎么问了。

  而他师父则歪在榻上干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揪花瓣。作为花的秦非羽就看着他,“嘶,你别揪了,看着就疼。”

  “没事,我有小心不让它扎我的手。”

  “我没说你疼,我是说花疼。”

  “你说什么?你心疼谁?”他一把捞过秦非羽的腰。

  “啊――”秦非羽直接趴到他身上,要不是他现在一米五,只怕刚好亲上,不过,他还是要皮“心疼玫瑰啊,人家招蜂引蝶的资本都让你揪掉了。”

  “没有,还可能恰恰相反。”

  “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用途,”他翻个身把秦非羽放在榻上,抓了一把花瓣“他们是供你沐浴用的。”一把撒到秦非羽脸上。

  “啊秋”秦非羽假装打个喷嚏,把花瓣全部吹到君季脸上“就是沾了我的仙气更能招蜂引蝶了也失去了他们传宗接代的能力了吧!”

  “从他们被摘下来的一刻他们就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他很恶劣的贴着秦非羽的耳朵说,秦非羽抖了一下,脸刷的红了,不过,还是淡定的接了一句

  “你好重。”

  话音刚落,君季手一松,毫不客气的压着他,也就在此时,秦非羽抱着他翻了个身,一条腿撑着地往前跳了一步,唇碰唇,让后端着花瓣就跑。

  “嘶,嘴好痛,刚刚没控制住力道。”

  “哎呦,刚刚没控制住力道。”师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干什么呢!先不提你那仙草结环,你和师父连基本的拜天地都没有,可不能胡来啊。”

  “师姐~”秦非羽暴露了小姑娘的本性,跑回了房间。

  

34.雨儿,快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