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世之谜

  秋风习习,一棵苍老翠绿的大树立在庭院中央,几片枯黄的叶子如蝴蝶般飞舞而下,落正在扎马步的少女头上。少女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整洁的武术服。精致的脸颊有些微红,高挺的鼻梁调整着气息,红唇紧抿,双眼直看向远处坐在藤椅上喝茶的老人。老人家一脸悠闲自在的样子,看得少女一脸苦闷。

  “师父,我都扎了一下午的马步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和别人打架了!”少女舔舔干燥的嘴唇看着悠闲的老人认错。

  “哼!你这话我都听了几次了,你什么时候做到过!”老人冷哼一声,可话中的语气严厉中带着温柔。

  “师父!”少女俩眼生生挤出泪水叫着老人。

  “好了,别做出那副表情,你跟我到书房来,”老人放下茶杯,站起来边转身边说。

  少女甩甩又酸又痛的胳膊和腿,在他身后做了一个鬼脸跟了上去。

  “知道为什么我要你练武吗?”老人在路上背对着少女说。

  “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少女回答道,没错,当初师父就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不!你只答对了一半,你更要保护你自己,如果你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你又有什么资本去保护别人?”老人刚说完便到了书房门口,抬脚便入。

  老人等到少女进门后又亲自关上门,之后又走到书架旁,将其中的一个格子里的书全部抽出。突然少女感觉到墙面在震动,定眼望去一个石门在缓缓打开,地上落满了被震下来的灰尘。老人没有出声,少女也不敢出声只跟着老人进了那石门后的一个密室。

  “千雪,师父当年是在门囗捡到你的。师父当年是不想收养你的,因为和我待在一起很危险。还记得师父给你讲的那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吗?”老人走进去之后就便那东西边说。

  “记得,你说有一个叫作寻灵的组织专门研究一个叫灵界的地方,”莫千雪对这个故事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师父说那个组织真实存在着。

  “我就是当年那个背叛者,我的真名叫沈欲,而不是莫秦,”沈欲一脸沉重的解释,让莫千雪感到有一些难以置信,于是她以为自家师父在开玩笑,可又见沈欲那副样子又不好嘲笑他。

  “其实我能从寻灵组织的追杀中多次逃脱,不是因为我知道那扇门,而是因为我知道的灵界许多的东西。那扇门他们迟早会发现,可是我所知道的东西是超出了他们组织的认知度,因此他们几次想活抓我,我就是因为这个突破口活下来的,”沈欲目光忽明忽暗,回忆着过往,“还有就是我为什么收养里,我曾一度的了解到在灵界双生子是不祥之兆。每当双生子降临之后,他们的身上都会出相同模样的花,合名为双生花。他们出生之后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其中一个被父母杀害,二是两者长大以后互相残杀。而你身上便有一朵双生花,我想你应该与灵界有关便收养了你,只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你身的那朵花时隐时现。”

  莫千雪听后才意识到师父不是在开玩笑,秀眉微皱,回忆起自己洗澡时在镜中看冗自己颈后那一朵红色的花。当时还以为自己眼花,因为眨眼之间那朵花便消失了。

  “这是当年在你脖子上取下来的,我怕你还小把它弄丢,”沈欲说着将那条项链递给了莫千雪。那条项链是两个古朴的圆环扣在一起徂成的,不管滑动那一个圆环都会旋转成球体的形状,圆环上刻着生涩的花纹。

  莫千雪接过它之后,沈欲又与莫千雪谈了许多事……

身世之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